首相安华共委任55名正副部长完整名单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清风拂吹
12:00am 07/10/2022
郭丽云|离殇
文: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一个水煮蛋的念想,竟源于童年的特殊节日里重复六次的记忆。

我小学的儿童节庆典,每个学生会获得一份内含水煮蛋的恩物袋。水煮蛋是家协主席的养鸡农场所供应赞助,在一众零食里独特存在。如今始知,成长以来吃水煮蛋的感觉,是神经传导物质多巴胺给大脑传递奖励机制的兴奋讯息,是这份记忆的储存让幸福感延续。

ADVERTISEMENT

逢此节日会唱诵《儿童节歌》,我依稀记得歌词:“时光匆匆不留停,儿童节日又来临,这是我们的节日,我们要热烈庆祝。我们虽然年纪小,都是世界小主人,大家要努力奋斗,争取我们的自由!”但那时候,如何懂得何谓自由?即便上了中学,答案也未能明晰。

学生在作文里谈自由,我必须降低身子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感同身受。年轻时的我们何尝不似他们一般的见解:解脱考试的枷锁,逃离父母的束缚,摆脱学校教育的管制。小主人在长大的过程中,个个都被冠上“栋梁”之称,仿若神话里撑天的不周山,日复一日诉说着无数的身不由己。我们年年长个子,但是思想未必随之成熟,甚至撑不住而塌了天。成长,是个开放题。

作家林海音著名的小说集《城南旧事》,是她自传式的小说,描写上世纪二十年代一个单纯善良的小女孩英子与五个离别的故事。7岁的英子经历了一次次生离死别一直来到12岁送别了自己病逝的父亲。英子说,“这些人都随着我的长大没有影子了。他们是跟着我失去的童年一起失去了吗?”

故事里穿插了好几次李叔同弘一大师的《送别》,那也是英子学校的骊歌,“我唱了五年的骊歌,现在轮到同学唱给我们送别。”毕业是成长的一个里程碑,而成长的忧患,像雾又像花,“我们是多么喜欢长高了变成大人,我们又是多么怕呢!当我们回到小学来的时候,无论长得多么高,多么大,老师!你们要永远拿我当个孩子呀!”每个成人的内心何尝不住着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默默在一角守护着那真!

毕业典礼结束后回家,英子看到院子里的夹竹桃垂下了好几枝子,散散落落,很不像样,是因为病重住院的父亲没有打理。石榴树也掉下了没有长成的小石榴。这些意象的衬托,伴随着厨子老高捎来父亲逝世的消息,让一个人的离去点缀以淡淡的忧。于是,英子把小学毕业文凭,放到书桌的抽屉里,底心清醒:“爸爸的花儿落了,我已不再是小孩了”。最后一个故事《爸爸的花儿落了》收录在课本里列为自习课文。我不晓得会有多少学生曾经阅读,隔空陪我认真去检阅生命。

总有哪个偶然的际遇,才让一个人突然成长,兴许是亲人离世,抑或重大挫折等,于是我们谓之“懂事”。懂事,是生命历程的一个转折,从期盼女娲来补天,到自己也能提炼五彩石。

每个年龄阶段期盼的自由有它独断的意义,就像小时候总把“长大”与“自由”划上等号。不管我们是拥有了天空飞翔还是水里畅游的自由,我们都要学会告别,告别人事,告别岁月里缺席的永恒,乃至告别我们曾经定义的自由。然而常驻心灵的童年,应该有一份以外的乐,哪怕是一事,甚或一物。

十月,是很多小学庆祝儿童节的月份。昨天孩子说学校吩咐学生各带一样食物去庆祝,我想,或许也可以是水煮蛋。

打开全文
清风拂吹
郭丽云
离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