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点评台
8:00am 07/10/2022
冯振豪.如何不让国阵狂胜?
冯振豪

既然自以为铁票能推高胜选机会,那么希盟和国盟必须设法压低国阵铁票的比例,增加选举中的不确定性。换言之,希盟、国盟的战略性目标不是志在全面执政,而是避免让国阵轻易狂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巫统继稍早前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之后,决议要尽快举行大选,各界臆测大选日期最可能落在今年结束以前。

一般认为,如果大选在今年内举行则国阵选情看好,必胜无疑。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只有首相掌控何时大选的主动权,而首相是来自国阵巫统的,因此,国阵可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进行选举。

ADVERTISEMENT

需要探讨的问题是国阵为何急着要在今年举行大选?就笔者的观察,大选日期是否该落在2023年1月以前,并非取决于要在2022年解散国会,决定性的自变数是国阵希望在最短时间内进行大选。

为什么国阵急着在最短时间内选举?答案是,国阵认为时间越长,不确定性越高,国阵越不能主导选战,对其选情发展越不利,若要保证不确定性限制在可控的程度,就得以最迅速的方式触动大选。只要国阵和巫统的基层动员得当,铁票纷纷出门投票,便可能重演马六甲和的情形,即单凭简单多数票拿下三分二议席,给希盟和国盟一记重挫。

在这里可以确定的是,国阵要在短期内大选旨在压低投票率,一旦确保支持者都出门投票,将投票率化为国阵得票率,对其整体选情就越有利。

此情此景,非国阵政党又该如何回应?希盟和国盟应该以什么态度和策略投入选举?笔者认为,非国阵政党,尤其是希盟和国盟需要清楚本身的定位,想要在这场选举中达到哪些目标,再去细谈应该要采取哪些选战策略。

既然国阵自以为铁票能推高胜选机会,那么希盟和国盟必须设法压低国阵铁票的比例,增加选举中的不确定性。换言之,希盟、国盟的战略性目标不是志在全面执政,而是避免让国阵轻易狂胜。

要拉低国阵铁票比例的话,就必先提高单一选区的投票率,而且是针对不确定性最高和竞争相对激烈的摇摆区,希盟、国盟须让摇摆选区的选民意识到国阵轻松胜选所衍生的政治成本,例如,若多数不出门投票则由少数人决定未来五年的日子,以诸如此类的论述打动选民,推高投票意愿。

当然,政党选举动员不应完全依附负面操作来打执政党,希盟和国盟得要向选民展现“准备执政”的态势,令选民感受到投下的一票除了是否决国阵,也是选择一个相对可靠的替代政党。因此,希盟、国盟需要参与更多的政策讨论,针对社经议题发表看法,若国阵策动在年底雨季选举,希盟、国盟的竞争面向则要回归到哪个政党最有积极参与防范水灾的讨论,以及哪个政党有超前部署,准备救灾和备妥物资。

按照目前的情势,国阵、希盟和国盟的三角战已然成为定局,在竞争上当然跟两线制的氛围大不相同。在两线政治的攻防中,政党倾向采取最靠近中间的位置,目的是要争取最多选票,在三角战底下,争取足够选票成为取胜关键,对于相对优势的政党,只要确定基本盘铁壁如山即有胜选机会,对于较劣势的政党,如希盟和国盟,除了保证铁票归队以外,还得确定自己不是第三名的竞争者,用台湾话语来说就是不要沦为被弃保的对象。

在三角战竞争里面,希盟、国盟要先以“准备执政”的姿态凝聚支持者,然后再拉高对国阵的仇恨值。一旦铁票得到巩固,胜败关键将转为谁在仇恨国阵的选民中瓜分到最多选票,譬如希盟接纳大马民主联合阵线和社会主义党为伙伴,其效益在于激化选情,让不满国阵的选民坚信,希盟是最能代表他们意志,最有可能胜出的政党,换一个角度而言,这就是增加民间对国阵的憎恨值。

还有一点,国阵强推短时间内解散国会乃阻止其他政党接触选民,不给对手扫街拜票和举办造势的机会,其目的是弱化希盟和国盟的选举动员。既然如此,希盟、国盟就应该采用成本最低和效益最高的途径寻求突破,而网络空战是最佳选项。当然,不管是正面或负面的炒作,调动侧翼网军带风向是难免之事,重点是打空战是在传播政治资讯,如果传达的资讯跟政党的实际作为是一致的话,选民(尤其是铁票)的参与投票意愿也因为政党“言行一致”而有所提升。

总之,只要还没到投票那一天,希盟和国盟争取选票都有反超国阵的机会,每分每秒都在竞选,关键在于选战策略是否符合得当。

打开全文
依斯迈沙比利
冯振豪
国阵
解散国会
有理論政
柔佛州选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2小时前
13小时前
13小时前
15小时前
18小时前
20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