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9:00pm 10/10/2022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报道:本刊 蒙慧贤、摄影:本刊 黄琬焮、林芷桑、陈愐壮(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诗画创作有如Norico的内心世界,塑造充满力量、独立自强的角色,期许每个人可以自由地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梦想。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ADVERTISEMENT

是住在,她创作故事,也写画画,生活围绕着家人、绿林、鲜花、猫、烘焙等。其画作有着丰富和谐的色彩,别有一种宁静感;文字富有画面感和诗意,又多以女性视角表达对世界的观察和感受,有时让人会心一笑,有时让人陷入沉思。

对Norico而言,诗画创作犹如她的内心世界和心灵栖息地。

“我想,每个人都面对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我在这里?为什么我出生在这世上?什么是生命的意义?活着是为了什么?”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右)和家人做坚强后盾,让Norico可以在照料家庭之余,也能追逐自己的梦想。

得知我们要录影访问,Norico摇头说自己英语不好,直到现场访问时才知道这是她谦虚的说法。Norico的英语不仅流畅易懂,而且很有“马来西亚Style”。她笑说,当初跟丈夫在一起时,两人就是用“Broken English”来沟通的。

Norico来自日本神户,年少时曾到美国完成为期两年的大学学位,毕业后在日本私人补习中心当英语老师。2001年,公司派她到吉隆坡教导日语。在马工作大约两年后,当时27岁的她决定离职,用存到的钱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修读美术系。她笑说:“我所有同学都比我小个10岁,有时他们叫我大姐或妈妈,哈哈。”

在学院学习期间,Norico认识了来自金马仑的Tokku。访谈时两人调侃,大抵是同学当中两人的年纪比较大,就这样走在一起了。工作大约一年后,两人正式踏入婚姻殿堂,一同搬到Tokku金马仑老家居住。

然而,异国婚姻的挑战才正要开始。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从繁华都市搬到高原小镇,面对语言、饮食、生活方式的种种不习惯,怀孕期间的Norico再也忍受不了:“我要回日本!”其时Tokku并不会说日语,也没到过外国,但他毫不犹豫回答她说:“我跟你。”在日本一住就是6年。

直到2014年,两人为了让孩子有机会学习更多语言,决定再次搬回金马仑,由Tokku当花农,Norico当家庭主妇,共同构筑温馨家园。

两人谈起这段往事仍记忆犹新。也因为这段经历,曾在异乡生活的两人清楚知道彼此的付出和需求,更加懂得如何在生活上互相扶持。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生活在大马这片多元文化社会中,让Norico看到不同族群的人互相尊重的可贵精神。本地“Yam Cha”文化更是让她印象深刻。
孩子是我的灵感来源

谈及创作契机,Norico说,在大儿子出生以后,她决定画一本书给儿子,那时大约是2012年,曾教导她的教授到日本探望她,她开心地向他展示她的插画作品,教授看了非常喜欢,介绍给出版商,无心插柳出版了第一部绘本,自此投入插画和绘本创作。至今,她一共出版5本绘本和1本诗画集,平常接一些插画案子,今年起还成为本刊专栏作者。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Norico:“我希望我能从作品里面带出正面积极的讯息和力量——是的,生活很困难,但我们可以变得更独立自强,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些年来,Norico每天除了要照顾孩子、打理家庭事务,也会尽量用空档时间来画画写诗。把家庭放在首位,却不会忽略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身兼育儿和插画工作,难免有时分身乏术。Tokku提到,为了赶在限期之前完成作品,Norico有时还会在凌晨3点起来伏案创作,接着六点多给孩子做早餐和准备上学。不管是作为母亲或作者,都努力地用心做好每件事。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Norico说,她的诗画灵感有时是来自音乐和电影,有时是来自孩子丰富的想像力,和听起来疯狂的话语。

“孩子的想像力是很丰富的。我还记得我大儿子问我说,为什么天空常常下雨呢,是不是雨很爱我呀?”是啊,每当天空常常下雨时,人总是容易沮丧,如果换个想法,想像雨水对人们的爱和灌溉,不是让人开心点吗?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虽然从事插画创作,但Norico并没教孩子画画,任由他们发挥,给予充分的信心和鼓励。两夫妇笑说,孩子小时候很有创意,所画的东西都有自己的个性,有时还会看到大人没察觉的东西。

“孩子的思考方式和想像空间是很有弹性的,不像大人,看花是花,在小孩眼里,也许这朵花背后藏着一个人或一个故事,是很不一样的。”倘若大人教导,小孩就会跟着大人所说的去画画,有可能会抹杀原有的创意。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在一家人的用心筑建之下,Norico家里每个角落充满温馨的感觉。图中“玩具咖啡馆”贴着孩子们的画作。

为日本性别不平等课题难受

Norico画里常常出现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女孩,作为日本女性的身分认同,而这与她从小到大面对的传统男女观念有关。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在日本的家庭和职场等不同场域,都有性别不平等的现象。“传统的日本女人都会顺从丈夫,泡澡时丈夫永远是第一个;吃鱼时,最好吃的部分一定是留给丈夫,接着是孩子,妻子永远是吃剩下的菜头菜尾。”在职场上,一些泡茶奉茶、夹菜配菜、搬东西等杂务,经常是由女职员去做。虽然看似不起眼的事情,但它每天都在周围接连发生。社会长期以来有意无意的打压,以及家庭的负担,让许多日本女性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

回想过去的成长阶段,她说,自己并没察觉这是性别不平等的问题,“很难说清楚自己是否遭受过什么,因为它是隐藏的,不太明显的。”惟心里常常很压抑很不舒服,总是质疑生活为什么举步维艰,却找不到问题根源和答案。直到走进外面的世界,与Tokku相处以后,她渐渐才明白这样的文化现象带给自己的影响之深。

虽已不在日本生活,但她十分关切性别平等的时事,经常以此为诗画主题。例如频繁发生的性骚扰案,以及早前日本医学系不公平对待女考生的录取弊案,都令人难过和愤怒。

“对于这些不平等事件,虽然它不是很明显,但当你看到时依然会很难过。我希望读者能在我的文字里找到慰藉,所以我一直都在画女性角色,希望以独立女孩的绘画带出正面讯息。”

“我不想我女儿也经历这样的命运,也不希望我儿子受这样的文化影响,因此我开始写诗和绘画。我画的这个女孩是独立的是很有力量的,不会总是依着男性,是个新型日本女孩。”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秉持“冒险者”精神,Norico希望自己和女儿以及更多女性,都能时时刻刻抱着梦想,对不合理的事物要敢怒敢言,坚持己见。

作品带出正面积极的讯息和力量

Norico通常是先写诗,然后根据诗歌内容去画图,构造诗里头的世界观。

“写诗时,有时我会想起家乡、在日本的亲友、小时候玩乐的地方、一个再也不见的人,有时会思考人生,有时会想些生活琐事。”也没根据正规的诗歌格式,而是遵循内心情感,把悲伤、喜悦、疑问等寄托在诗里头。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她的诗歌主题上大多围绕在对时事的关切、对女性主义的支持、对家庭和故乡的牵绊等,抛出话题但不点出结论。不同的读者或不同时间点去阅读,会得出不同的感想,有的人读了感觉平静疗愈,有的人却读出了里头的悲伤和阴郁。

对此她说道:“我懂我的生活在外人看起来是很开心,我有家人,我们都很健康,我喜欢画画,而画画也是我的工作,人们会觉得我的愿望都实现了。”然而生活有时是很困难的,现实社会和文化制度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人们没法改变自己的出生背景和起点,却能改变自己,不被社会既定观念所限。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无处国-Nowhere Land》是Norico第一本结合诗歌和插画的作品集,里头展示了她对生活的思考,不仅是写给自己的孩子,也希望献给更多读者。

“我希望我能从作品里面带出正面积极的讯息和力量——是的,生活很困难,但我们可以变得更独立自强,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亦如她一路走来,勇敢地去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追求想要的生活。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Norico希望孩子能享受生活,能够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让自己开心,同时也让身边的人开心。

【侧访——Norico诗歌的中文译者张静柔】

张静柔(CJ Teo)曾是Norico的日语学生,也是Norico诗歌的中文译者。两三年前,Norico计划出版一本中英版本的诗画集,寻找中日翻译员时从脸书联系上张静柔,因而接下翻译工作。两人并没见面,而是通过网络联系,Norico会给她日英版的诗歌,有时候也会先附上插画的草图。

张静柔说,如果她对诗歌意境有不明白的地方,就会再联系Norico确认,好让诗歌及插画的意境内涵翻译到位。基于中日在用词和文化背景上的不同,她们会先确认对方想要传达的主题是什么,然后适当的调整。这点,如果阅读日文版本,就会发现有时候中文版字面上会有不少出入。

“Norico给我的印象是个很乐观漂亮、做足准备工作的年轻日本女性。”提及初认识Norico时的印象,张静柔如是说道。

从萍水相逢到成为师生,再变成如师如友的作者与译者关系,在她心中,这位老师“一如既往的坚韧!”

留守副刊短片】Norico Chua:我心安处(全集),10月12日9pm上线。

相关文章:

人生下半场给兴趣做减法 陈亚才乐当印度教文化推手
立陶宛艺术家恩尼斯(Ernest Zacharevic):没有课题是远离艺术的
乌克兰明星大厨尤利/乌克兰烽火连天,人在异乡拼美食外交
印尼家务移工组织顾问纳斯丽卡(Nasrikah Sarah)/没有人的梦想是当kakak
 

打开全文
金马仑
人物
绘本
插画
Norico
刚好在这里
日本插画家
Tokku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3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