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花踪
7:00pm 15/10/2022
【花踪16.武侠短篇奖】顿忘/招晓华
作者:招晓华
招晓华(获奖金2000令吉,及奖牌一面)

镇上这间古雅的酒馆,大门上方挂着老旧深褐木色的牌匾,那以狂草书写的三个字苍劲洒脱,字内金漆已斑驳脱落,许多酒客不谙书法不识字,但大伙都口耳相传,知它为“笑忘楼”。

这天酒馆内人头攒动,原来步镖头刚从京城走镖回来,兴起又请众人吃酒谈天。掌柜与几位店伙忙碌地招待着众人,寒暄谈笑中夹杂着呼叫吆喝声,此起彼落,端是热闹。步镖头三十余岁,粗眉大眼,魁梧健硕,穿着一身新买的蓝色长袍,坐在酒馆内最大张的长桌东位,其他稍迟到来的乡亲酒客,因长桌已满,也把桌椅挪移,向他靠拢,主桌上摆满酒菜,看来这趟出镖利润颇丰。镇上的乡亲常一呼即应,因为步镖头既慷慨豪爽,又好聊天闲扯,常爱将在外走镖的所见所闻,讲述给鲜少远游的乡亲们听,让他们增长见识之余,自己倒也享受众人洋溢在脸上的羡慕之情,陶醉在那些讶异于其经历的赞颂之词里。

ADVERTISEMENT

步镖头仰脖子喝了一大碗酒,说道:“这次我到京城去啊,听说近来江湖上出现了一门非常奇特的武功,只需发功在你天灵盖上拍上一掌,你刚干的事统统全都会忘光啦!”

酒馆楼边角落,一位脚旁放着药箱,倚着栏杆喝着酒的灰衫青年,耳朵微微颤动了一下。

“竟有这等奇事?那偷了抢了东西,就算被发现,只需补上一掌,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一位坐在步镖头右侧,满脸皱纹的老客问道。

步镖头又咕噜喝了一大口酒,然后边斟边说道:“这样说也是,但我听到的,可算是侠义之举啊!”

“让人忘记事物,怎会是侠义之举呢?”一位站在左角的高个子问说。

“那会不会是使了邪术,离了人的魂魄呀?”另一位黝黑的乡亲也语带担忧地问道。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那侠客啊,神出鬼没,行踪无定,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只知他医术高明,武功精湛,江湖上人们给他起了一个名号,叫‘化无’,曾经有两方人马发生争执,他一掌即顿时让双方忘了那因一时意气而起的冲突,既能医治奇难杂症,又能化解心病纠纷,他说啊,最好的医药,是未伤未病即立时纠正,最好的心药,是不落怨恨嗔念,如果没法避免,遗忘就是一剂良药,该忘则忘,一切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救人于无形,你说这能否称得上是侠义之举?”步镖头侃侃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那会不会连名字都不记得?家都不会回啊?”那老客又好奇地问道。

“说也奇怪,那又不会,据说就只是刚发生的事不记得了。”步镖头答道。

围着的众人里,有一位刚到此地、陌生脸孔的虬髯大汉,听后嗤之以鼻,语带不屑地说道:“哪有这般神奇的武功?定是加油添酱,信口胡诌!江湖传闻啊,十之八九夸大其辞,哪能尽信?!”

步镖头听后脸色一沉,说道:“什么信口胡诌?那可是京城袁大人的亲身经历,嘿!就是他委托我押这趟镖,事后亲口告诉我的!”

那大汉冷笑一声,说道:“啧!可能只是他怕面子挂不住,叫人做场戏,推说忘了好下台哩!”

不少乡亲酒客听后也觉得似乎有道理。

这时已喝了不少酒的步镖头眉头一扬,瞪眼大声说道:“那你即是说我无知被骗?老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谁说真话,谁说假话,难道分不清吗?”

虬髯大汉蛮不识趣,还一脸鄙夷地冷笑道:“难说,难说!”

步镖头见此流露轻蔑的脸孔,微醺下心里暗骂:“狗崽子忒也无礼!特意在此落我面子!”呯的一声,重重放下酒碗,二话不说,走上前去,使出一招“青龙探月”,向那汉子的衣领抓去,想唬一唬他。只见那汉子倒也身手敏捷,武功不弱,侧身一避,顺势一招擒拿手攻向步镖头,两人拳来脚往,打了起来,顷刻之间,迅速来回攻守了十来招。众人纷纷回避,掌柜慌张地站在一旁,哭丧着脸劝架喊停,生怕店里的许多东西就此遭殃,一些图看热闹的酒客,却又喝彩助兴。

坐在远处角落的灰衫青年眉头微微一皱,呼唤不知所措的店伙过去,付了酒钱,拿起药箱,准备离去。

两人打得正难分难解,突然步镖头一招击中虬髯大汉的脸颊,他吃痛得大叫了一声,红了双眼,拔出背上的鬼头大刀,直砍过来,步镖头及时斜身跃开避过,刀光闪处,劈断了一张椅子,众人纷纷惊慌后退。

这时灰衫青年走到楼梯口,将药箱放在一旁,陡然身子一晃,快捷无伦,已兜到虬髯大汉背后,弹指将他手中的鬼头大刀震飞,笔直地插入楼边的一根柱子,接着伸手一掌往他天灵盖击去,又一溜烟似的晃到步镖头身后,也是同样一掌。两人只觉头部一阵震荡,昏眩之极,顿时跌坐在地上。

众人惊呼声中,灰衫青年已倏地返回楼梯口,拿起药箱,从容地走了下楼。

酒馆霎时间回归平静,只听得鬼头大刀犹自嗡嗡晃动。众人乍见其武功深不可测,身法之快,简直匪夷所思,均是看得目瞪口呆,不敢追向灰衫青年,迟疑了一阵,乃慢慢围上前去查看步镖头与虬髯大汉,只见他们双眼迷茫。

步镖头在几位乡亲酒客的搀扶下,慢慢站起身来,坐在椅上,过了一阵,方才问道:“啊,怎么我在这里?”

那汉子则搔头寻思半晌,不得其解地问旁人说:“这是哪里啊?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面面相觑,诧异不已,问他们是否还记得适才酒桌上争论的事,两人都一脸茫然地摇头,就连刚动手过招的事也毫无头绪。

酒馆外,只见灰衫青年骑着一匹黑马,消失在远方的街角。

【相关文章】

2022年第16届 花踪文学奖|决审入围名单

2022年第16届花踪文学奖|得奖名单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上)/故事好看最重要!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下)/故事好看最重要!

打开全文
花踪
武侠
招晓华
神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