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滚动 | 云顶下山时失控撞分界堤 7人不幸丧命看最新消息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3:39pm 17/10/2022
猪仔爆3大马男子KK园任“高层” “他们有份害死魏振峰!”
梁镇强 摄影 朱淑仪 录影
全:猪仔爆料 还有3个大马男子下毒手迫害魏振峰
A先生(左起)、沈春祥和黄姓商人展示卖KK园区内另外3名有份迫害魏振峰的主嫌。

(关丹17日讯) “除了叶天,有份迫害,导致他不幸于泰国死亡的还有3名华裔男子!他们都是柔佛人,年仅20余岁!”

刚从缅甸获救回到大马的受害“猪仔”A先生,今天在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及“”黄姓商人陪同下,通过新闻发布会如是指出。

ADVERTISEMENT

来自吉隆坡的A先生说,除了主嫌是中国人之外,其他幕后负责人均是大马人,其中3名有份迫害魏振峰的男子年仅20余岁,分别化名为阿南(金刚)、胜杰和白圭。

“他们在园区内各有职位,如执行总监和总监等‘高层’,各种不人道的体罚都是来自他们。”

点燃香烟塞耳朵

在讲述那段身在“猪仔炼狱”的日子,他说,自己也曾遭只有22岁的白圭以点燃的香烟直接塞入耳朵,其他刑罚还包括吞下抹满芥末的包子或混可乐、长达30分钟的平板支撑、扛水桶鸭子走等。

他说,虽然体罚不是每天都会发生,但只要业绩不好,稍有不如意就会遭殃。

“除了有公司提供的几部手机,我们每天有半小时可以使用自己的私人手机。我已经忍受够了非人生活,所以设法找家人求助,希望能够逃出去。”

A先生续说,自事件越演越烈,集团高层已设法“清仓”,尤其须优先处理大马人和台湾人等,让有意回国的猪仔家属筹数万令吉的赔偿金。

“我在9月7日到KK赌场2楼业务部,以自己没有业绩为由提出离职,一般他们需要调查再订下赔付金数额,直至29日我再去提出,隔天就直接被转卖至另一个园区了。

“我觉得很奇怪,原本只需付钱便可安排离开,何以在没有支付24万泰铢(约3万令吉)赔付金的情况下即被带走?原来是其中一名高层在集团不知情下,私自将我转卖牟利。”

全:猪仔爆料 还有3个大马男子下毒手迫害魏振峰
沈春祥(左)转述猪仔分享经验时也指出,园区内还有一招“关水牢”,让人浸泡在注满水的池里挣扎,直至快被溺毙才拉上来。右为A先生。

在得知自己被卖掉后,A先生急中筹谋,希望逃出生天,否则再由该园区不断转卖给其他园区,最终下场不堪设想。

他叙述,对方安排人护送他到买家园区的途中,要求下车在便利店买水解渴,趁机向店员借电话致电“泰国过江龙”求救。

“对方有枪支,若发现我有异样而开枪就惨了,过江龙叮嘱我在店内等后警方赶到,若有人开枪,则以便利店的啤酒瓶丢他自卫。”

他的逃生过程可说惊险万分,幸好最终成功回到大马。

受出国赚钱所诱

现年27岁的A先生,坦诚自己当初是被“出国赚钱”所吸引。

“他们不断利诱说别人都在国外赚大钱了,说得令人动心,并且开出8000令吉月薪,包吃包住、包飞机票,还说给我1万泰铢零用钱。”

比起原本在手机店工作,对方开出的薪资福利无疑十分吸引。于是他在对方安排下,于2月飞往新加坡,然后转机至泰国湄索(Mae Sot)逗留5天再进入园区。

“到步第一天已经被没收护照,据闻2个月后抵达的猪仔连身份证等个人证件通通被收掉,目的是要让我们的身份无从识别。”

因私下被转卖而逃走,A先生直言自己确是当中较为幸运的一个,而目前大本营中还有许多等待营救的猪仔。

新闻背景

来自怡保万里望魏振峰与今年1月19日单独往泰国曼谷,原本计划与女网友见面,不料掉入诈骗集团圈套,被拐卖至缅甸苗瓦迪KK园区遭禁锢虐打,后于4月11日被弃在泰国湄索医院,并于一个月后毙命于同一所医院。

打开全文
沈春祥
卖猪仔
KK园区
魏振峰
泰国过江龙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6天前
7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