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花踪
7:00pm 19/10/2022
【花踪16.武侠短篇奖】乾坤一剑/叶向荣
作者:叶向荣
叶向荣(获奖金2000令吉,及奖牌一面)

“小六,师父要你把茅坑的粪掏干净,不然别想吃晚饭。”五师兄撂下狠话。

小六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内心的怒火却燃得炽热。他斜走四步,悄没声息地窜到五师兄身后,右手虚点五师兄背心,心里暗叫一声“死了”。

ADVERTISEMENT

一个月前小六去了青城派一趟,途中偶遇高人学会了,从此心境起了变化。在他眼里,蓝家庄上上下下数十条人命都是他慈悲放生的,随时可以收回。

“这一剑过于狠毒,中者立毙。我要你立个誓,一生只杀一人。”虽然高人没说杀超过一人会有何后果,小六却不敢以身试法。

看着五师兄逐渐远去的背影,小六暗想:“你不配。”

路过赏花亭,小六的眼睛被一个窈窕的背影给吸引住了,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背影的主人懒洋洋地瞟了小六一眼,小六心中一荡,魂魄已被那双妩媚的眼睛勾了去。

有一回师父的友人丹青子来蓝家庄做客,师娘听闻对方画功了得,便细心打扮一番,让丹青子替她画仕女图。那晚师娘肩披纯白薄烟纱,身着绣花翠绿罗裙,腰间系一条白云绸带,慵懒地横卧在贵妃椅上,体态婀娜,惹人遐想。那张清丽的脸蛋经胭脂粉饰后更增妖艳妩媚,一颦一笑动人心魄,只把小六和丹青子都看得痴了。

无数个夜晚,深埋心底的那团火焚得小六彻夜难眠,龌龊的欲念让他堕入到罪恶感的深渊里,在欢愉与内疚的业障中轮回,不能自拔。

“师娘年方三十貌美如花,为何要委身于一个年纪大她一倍有余的糟老头子?”小六大惑不解。

八年前,小六的师父蓝天城单枪匹马挑了恶名昭彰的张家寨为民除害,名扬四海。小六的父母仰慕蓝天城,倾家荡产凑足礼金让小六拜蓝天城为师。

原以为进了蓝家庄就能学一身武艺吐气扬眉,怎料功夫都是大师兄代传的,师父一招不授。

前些日子大师兄到酒馆喝酒,刚好碰到一个醉汉在调戏妇女,便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结果被店家用担架抬了回来。小六以为师父会替大师兄找回场子,怎料师父却说大师兄学艺未精,自讨苦吃。

“既然大师兄学艺未精,为何师父还让他传授我们武艺?”这句话说出口后,小六在蓝家庄的日子便一日不如一日。师父经常分派他做各种杂役,拿他当下人差使。小六心中明白,师父要杀鸡儆猴。

眼看前途茫茫,小六曾想一走了之。无奈他像中了邪似的,离不开那让他魂牵梦萦的人。

“你已经学会乾坤一剑,鸠占鹊巢,岂不美哉?”高人听了小六诉苦后提议。

小六吓了一跳,一个劲地摇头。

“你怕蓝天城?你以为他武功盖世单枪匹马灭了张家寨?呸!骗人的。他出钱请野鸡帮灭了张家寨,然后独居功劳。这事我是听灭了野鸡帮的前辈说的,野鸡帮的账簿上有蓝天城的名字。你在蓝家庄待了许多年,有看过蓝天城跟别人动手过招吗?”

高人这一问勾起了小六的疑心。他在蓝家庄待了七年,不曾见过师父与外人过招,偶尔在师兄弟面前露一手蓝家剑法亦不见得有何过人之处。

“没有。前辈为何不揭露我师父的真面目?”

高人叹息说:“欺世盗名之徒又何止你师父一人?近几年江湖上冒出许多名号吹得响亮到处招摇撞骗的高人,归根究底还不是因为世人有眼无珠,听人家吹嘘几句就忙不迭地送礼金拜师,心甘情愿为人差遣,这叫不骗白不骗啊!”

想到父母的积蓄都被师父骗了去,小六不由得义愤填膺,决意要为民除害。回到蓝家庄后,他一直在苦等下手的机会。

在茅坑忙了一天,小六身上散发着恶臭,庄子里的人看到他都远远避开。小六看在眼里,暗自冷笑:“暂且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等蓝家庄易主后,我要让你们尝一尝掏粪的滋味。”

洗澡后,小六将匕首绑在左手前臂内侧,用长袖遮蔽着。走入饭厅,师兄弟们都投来厌恶的眼光,小六视而不见,内心波澜不惊。他双手拢于袖中,绕饭桌走了一圈,每绕到一人身后就在心里喊一声“死了”,每喊得一声“死了”,内心就添一分舒泰。

饭后小六帮仆人把碗筷拿到附近的溪边冲洗,一瞥眼看到溪中的月亮倒影浑圆明亮,忽然忆起一事,捏指一算,今晚正好是十五,赶紧撇下仆人,匆匆忙忙地赶往赏花亭。

小六蹑手蹑脚地走近赏花亭,探头往亭子看去。只见师父和师娘在亭中赏月,两人正对着皎洁的月色出神,毫无防备,正是使出乾坤一剑的大好时机。小六右手伸入左袖握紧匕首的把柄,正要踏上几步使出绝招,双脚却不听使唤。

“机不可失,马上动手……万一失手怎么办?轻则逐出师门,重则毙命啊!”两般念头在小六心里交战,致使他犹豫不决,裹足不前。正当小六下定决心出手时,一瞥间看到师娘嫣然一笑,心里酥了一下,便再也提不起劲杀人。

“罢了罢了,良辰美景,不能唐突佳人。反正还有机会,何必急在一时?”小六自我安慰。

回归卧室途中,小六看到两只野狗在干那巫山云雨的勾当,思绪受到牵引,脑中浮现了让他醋海翻波的画面,登时怒火中烧,骂了一句“该死的畜牲”,从左袖内抽出匕首,斜走四步,窜到公狗身后,挺匕首疾刺公狗背脊。

满拟着这一刺定然见血,怎料公狗却在间不容发的一瞬间躲过一刺,反扑过去咬住了小六的手腕。小六吃痛,拿捏不住匕首,使劲挣脱公狗的咬噬后落荒而逃。

惊魂略定后小六不禁起疑:“花了许多银两学来的乾坤一剑,难道连一条狗都对付不了?”

【相关文章】

2022年第16届 花踪文学奖|决审入围名单

2022年第16届花踪文学奖|得奖名单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上)/故事好看最重要!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下)/故事好看最重要!

打开全文
花踪
武侠
叶向荣
乾坤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