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e潮
8:00am 20/10/2022
【科技Talk】Avant Meats培植“细胞鱼肉” 打造永续的海洋生态
报道:本刊 林德成
目前而言,人们接触到的人造肉技术仍属于初步阶段,其肉质还不能媲美传统肉类的口感和结构。

2019年,全球知名科技评论期刊《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曾把列为“全球10大突破性技术”之一,认为通过人造肉可以填补市场的肉类需求,以及减少畜牧业所带来的环境影响。随后,这项技术掀起一股人造肉风潮,新创公司采用植物蛋白“造肉”,进而让植物肉大行其道。同期,不少科技公司另辟跑道,抽取动物干细胞在实验室培植“细胞肉”,打造一款新颖的肉类替代品。Avant Meats就是一家专门研发培植肉的香港新创公司,利用鱼细胞培植鱼类产品,比如鱼排、花胶(鱼鳔),甚至护肤品。

报道:本刊 林德成
照片:Avant Meats官网和视频

ADVERTISEMENT

这些年,培植人造肉的技术日臻成熟,加上越来越多人重视动物权益和环境课题,令到许多科技公司投入资源发展人造肉产业,进一步推广“造肉时代”。市场研究公司MarketsandMarkets曾预测,全球培植肉的市值将会在2025年达到2.14亿美元,并在2032年之前增长到5.93亿美元。

目前而言,市场上已有很多植物肉产品,比如美国两家知名的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和Impossible Foods。反观细胞肉的概念并不普及,仍处于早期阶段。Avant Meats成立至今已有4年之久,主攻培植产品。他们从鱼身上提取细胞,再放到一个孵化器里面,为细胞喂养营养液,让它们增殖生长。公司联合创办人陈解颐说,这些细胞顺利成长后会变成“细胞株”,而每一个细胞株可以生产多批次的产品,不用再去捉活鱼抽取细胞。

这些细胞可谓“好吃好住”,科研人员所提供的营养液包含了葡萄糖、矿物质、维他命和氨基酸等。他们会严密监控整个培植过程,然后确保细胞在一个无污染的环境下成长。“这个过程说不定比我买一条鱼回来吃更干净。”

陈解颐是2022年TEDx茨厂街讲者之一。她说,现在培植出来的细胞肉犹如第一代的电话,需要漫长的时间发展,无法一蹴而就。

Q1:为何选择培植鱼肉?

亚洲人口每年消耗很多海产,占了全球总额至少60%。虽说有养殖鱼产业,但只能应付部分的市场需求,事实上,人们还是重度依赖野外捕捞的天然海产。近年来,海洋就出现过度捕捞的问题,破坏了整个生态系统,导致鱼群锐减,来不及繁殖。陈解颐说,很多时候这些渔获只有60%推出市场销售,另外的40%属于“bycatch”(误捕)。而这些误捕的海产在业者眼里没有任何商业价值,只会被丢弃在一旁。

与此同时,海洋生物遭受许多重金属、化学物质和塑料微粒的侵害,影响了整个食物链。当人类再捕食这些鱼类,间接地也在危害自身健康。她称,即使海产有塑料微粒,许多消费者还是照吃无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问题,毕竟肉眼看不到这些塑料微粒。

亚洲国家的海产消耗量占了全球总额的60%,因此,Avant Meats想要解决海洋生态恶化的问题,利用鱼类细胞培植人造鱼肉。

Q2:细胞肉会不会有健康风险?

细胞肉的最大优势是解决了畜牧业的难题,不用担心碳排放、用药和环境污染。而这些细胞肉是在无菌和干净的环境下成长,也没有经过任何基因改造(GMO)。

陈解颐说,当初培植海产也是因为可以有比较多选择,Avant Meats的细胞培植技术已经可以抽取绝大部分鱼类的细胞培植。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这就好比栽种苹果树和榴梿树,两者都需要不同的照顾方式、肥料和生长周期。他们只需大约半年或一年的研发时间,就有能力生产一个新鱼类品种的产品。

在研发初期,他们曾用过小牛血清的培养材料培植细胞,这些材料被称之为“生长因子”。有人担心这些“生长因子”会有安全隐患,像是会不会感染疯牛症。她解释,当细胞完全成长后,“生长因子”会被消耗殆尽,不会有任何残留物。其实,当新创公司要将人造肉产品推出市场时,必须通过各个国家的食品监管和检测,确保没有任何残留物和有害的添加物。

随着发展,该公司在2020年也不再使用小牛血清的“生长因子”,反而转向使用植物性质的替代品。她认为,终究还是秉持着维护生态环境的初衷,不想动用动物身上的原材料。

解决消费者的肉类需求

陈解颐是素食者,在2014年,她意识到畜牧业不能永续,动物需要很长时间繁殖,但人类的食肉欲望却不断上涨。那年开始,她便茹素,与丈夫一起倡议素食。她坦言,他们俩举办了上百次的素食聚会和街头推广活动,惟成效微乎其微,发现大家并不是一个按钮就能不吃肉,毕竟一棵蔬菜是无法取代肉类的口感和咬劲。

在亚洲有很多素肉产品,她曾在脑海一直想,为何这些产品没有令到大家变成素食者,是不是选择太少了?倘若素肉产品真的起到作用,那么应该会出现更多素食群体。可是,现实生活并没有这样的情景。人终究有很多偏好,无论是饮食文化和习惯,不太可能要求大家一时三刻不吃肉。

“如果我们可以做到(人造肉),那么就能降低环境污染,大家又可以继续吃肉。这样我就不用到处去劝人家,‘喂,你少吃点肉啦!’”她笑道。当她接触到细胞培植技术,就直觉认为这项技术能解决普罗大众的肉类需求。

Avant Meats通过高效、安全和可靠的培植程序,抽取鱼细胞生产鱼排、花胶和护肤品。

人造肉不仅仅是造肉

谈到“造肉”,最早是在2013年,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科学家成功培植出2cm x 1.5cm的动物干细胞肉。不过,当时的培植成本太高了。假设要做出一个汉堡包,价格恐怕超过31万美元。

一直持续到2015或2016年,投资者愿意注资研发人造肉,这个产业正式有发展的轨迹。陈解颐还记得,早期是借用医疗用途的生产仪器和材料去研究细胞肉,比方说他们所使用的营养液,医护团队在制作医疗疫苗时就用很多营养液。

从现有技术来说,Avant Meats所研发的细胞肉仍属于第一代产品,制成品会像鱼浆,没有任何形态,他们必须添加植物原料让它成型。唯有在开发第二代、第三代产品时,才有办法让细胞结构变得更成熟,更接近人们日常看到的传统肉类。“但是我们肯定不会培植骨头,毕竟大家都不吃的。”她不禁笑了出来。

Avant Meats旗下有两个商标,一个是Zellulin,专门制作护肤品。该公司使用鱼细胞制作出生物活性成分,能够保湿、抗老化和让皮肤紧绷,打造一个不伤害动物的环保美妆产品。另一个则是Avie,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鱼排和花胶。假以时日,只要技术越来越成熟,未来餐桌上的鱼翅和鲍鱼都有可能是从实验室走出来的细胞肉。

呼吁一起改善生态环境

对比养殖业,培养一条鱼可能需要八九个月,甚至一年多,视乎业者所养殖的鱼种。野生鱼的成长周期更长,一条成年鱼可能已经三四岁了。反观在培植人造鱼肉时,无需太长时间,他们在一个月半或两个月就能生产这些产品。Avant Meats已经在新加坡设立第一个试点生产厂房,会先后开发花胶和鱼排产品,并预计在2024年会推出第一样产品。

陈解颐说,他们最终是想提供一个环保和可持续性的食品,以保护海洋生态系统。要不要购买人造肉倒是次要,反而大家可以多关注这些环保议题,一起改善整个生态环境。

______

TEDx Petaling Street

媒体伙伴:星洲日报

日期:2022年10月22日(星期六)

时间:9am-6pm

地点:马华大厦三春礼堂

详情:http://www.tedxpetalingstreet.com/

______

相关稿件:

【科技Talk】有机废料变宝 摇变绿色产品给力永续环保

【潮风向】可降解、抗菌又保鲜?智能保鲜膜延长食品保质期

打开全文
e潮
人造肉
科技Talk
TEDx茨厂街
可持续性食品
细胞鱼肉
人造鱼肉
AvantMeats
TEDxPetalingStree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4天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