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10:10am 24/10/2022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报道:本刊 叶洢颖、摄影:本报 陈启基、何正圣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胡德夫说,希望能用音乐将撕裂的社会再次融合起来。

被称为台湾“民歌之父”的(Ara Kimbo),唱遍了世界各地,这阵“太平洋的风”随着吹来了马来西亚。

第一次与大马本地音乐人合作;第一次与联袂演出;这些第一次给他带来什么感受?

ADVERTISEMENT

又为何认为他担当不起“民歌之父”这个头衔?

第16届花踪颁奖典礼随着胡德夫唱出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帷幕,台下的观众陆陆续续有序离场,台上的贵宾、表演嘉宾们相互寒暄。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只见胡德夫在人群中特意与手集团的表演者热络地合影,情状如同重逢的老友。

“没有耶,这是第一次跟他们合作。”在颁奖礼结束后的第二天,我提及这一幕时,他说。

虽然是第一次跟马来西亚本土的表演艺术团体合作,但是他给予极高的评价。

这位征战乐坛多年的“之父”坦言,〈花踪之歌〉不好唱,令人更意外的是,这也是他第一次跟华乐团合作,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亦是一大挑战。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胡德夫这位征战乐坛多年的“民谣之父”坦言,〈花踪之歌〉不好唱,令人更意外的是,这也是他第一次跟华乐团合作,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亦是一大挑战。

“大家这几天相处得非常好。大家也知道这首歌不好唱,我从来没有跟‘国乐团’(华乐团)在一起(合作)过,所以在节奏方面,他们给了我很多引导。”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熟悉胡德夫表演模式都知道,大多时候一台钢琴或一架键盘足矣,自弹自唱,即便是演唱自己的歌曲,亦不会像复制粘贴那般一模一样,如同他的作品里蕴藏的自由、洒脱和奔放。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然而,此次他却需要与人数众多的乐手合作,难免有些束手束脚。

“大提琴手非常聪明,没想到配合得那么默契。因为在台湾要找一位大提琴手来配合,是需要花很多时间的,算是很顺利的。”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胡德夫说,希望能用音乐将撕裂的社会再次融合起来。

让他更为赞许的是,我国年轻人对于自我的文化要求相当高。

“你看他们在台上(表演)的,不管是武术、古筝、鼓声还是华乐团,都很精于此道,精致程度是超乎我所想像的。”

“所以,对于自己文化的那种自我实践的体验,他们是相当有心。”

听到他说出这一番话时,我情不自禁地想:果然很“胡德夫”。

积极推动“写自己的歌、唱自己的歌”

上世纪70年代,有感台湾的青年对于欧美音乐了如指掌,对当地社会文化和相关的认同却非常疏离,胡德夫、李双泽及杨弦便积极推动“写自己的歌、唱自己的歌”,通过餐厅演唱、民众传唱,带动大专院校的学生积极投入校园民歌活动。

致力于用音乐为自己的族群、台湾本土认同和民主发声,打开了台湾民谣时代,因此被称为“台湾民谣之父”。

但台湾的民谣渐渐变成软烂的校园民歌,对此现象,他又作何感想?是痛心疾首?抑或是愤懑抨击?

恰恰相反。

“其实年轻人的音乐有自己的走法,要取得世界各地的音乐素材,手机只要一触就到,你就能听到全世界的音乐。”

“这么丰富的资讯中所得到的音乐信号,比我们那个时代更多,所以这就是年轻人的时代了。”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他认为台湾的音乐,无论是什么形态的音乐,包括流行歌曲里亦有民歌的影子。比如在华语流行音乐中占有一席之地的,都是民谣歌手。

“人还在里面,我、李宗盛、罗大佑、齐豫还在唱。这些影响了很大世代的骨髓,都有注入到这地方来。”

“所以并不是它(民歌)的没落,而是进入花蕊,成为传递花粉的重要媒介。”

音乐之火薪火相传

回顾开创民谣时代之初,他说当时的李双泽是侨生,哀叹着本土音乐的荒芜,但是将此化成实践力量,便找上他、杨弦等人一起推开这扇叫做民谣的门。

“这扇门不是很好推,但是要有先执行的人,像李双泽这样的人。我常常在想,他是一个异地的侨生回去读书,认识台湾的东西,几乎比我们还多,更渴慕。”

“〈恒春调〉的陈达,就是他先认识、先发掘的。”

就如同在之前的无数次专访,他再次直言,“民歌之父”这个称誉冠在他们的头上,实在是太大了。

“假如没有郭英男,没有陈达的〈恒春调〉,没有写〈美丽的稻穗〉的陆森宝这些前辈,我们真的是无病呻吟,我们是跟随他们的。”

“我们也跟随李双泽的想法,在自己的土地上,要歌唱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在自己荒芜的土地上,莫名其妙、如痴如狂地唱着别人的东西。我们也要‘种’一些自己的歌。”

接着,他们靠着不停勇于创作冲破了关卡,将他们想要传达的内容散播出去,后来原本介绍英文歌的电台渐渐播放这些年轻人的作品,电视台也邀请他们上节目演唱。

“所以一下子,学子书包里的东西都抛了出来,他们开始写歌。古典音乐的李泰祥等这些真正了解舞台的人也开始关注,接着舞台上的表演越来越精致化。”

由他们点起的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蔓延开来,渗入到台湾流行歌曲市场的版图,形成“唱自己的歌”风潮,慢慢地,原住民孩子们站出来唱自己的歌,客家语、闽南语的歌曲陆陆续续响起,原来荒芜的土壤不仅开花,还呈现一派繁花锦簇的景象。

“年底,我和陈明章、陈永淘三个吟游诗人,会在台湾开一场结合原住民、客家语和闽南语的音乐会,想重新呼唤起这个理念。”

“民族的音乐里有一代一代的根蒂,而不只是求时尚。”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胡德夫说,如今台湾原住民对自己的文化认同回来了,敢于唱自己的歌,敢于穿上自己的服装,不再偷偷躲起来,已经达到他当初斗争的目标。
台湾本土音乐会回归

韩流席卷全球的今天,韩语歌成为年轻一代的“主流”歌曲,在韩流当道的时代,是否会担心渐渐褪色,停滞不前?

“不会的。”他毫不犹豫道,“我在想说,就是因为全球化,音乐的素材在扩充。这一代孩子的声音,不管你听不听得懂,推动这个世界的声音,就是他们的声音。”

他以唱摇滚的猫王、卜狄伦为例,曾经是人们听不懂的声音,被认为是“邪门歪道”,最终却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音乐道路。

“我想这才是重要,这里面有你自己的说话权。歌曲本来就是你对世界说的话。现在取得素材很容易,你的歌曲比起以前所有的时代还要壮大。”

当然,他认为,曾经韩国歌曲不被青睐,是由于大家觉得本土的音乐很强盛,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意味着台湾本土音乐文化下行,在强劲韩流来袭面前,台湾本土的元素慢慢被搁置在时代的背后。

但是根据过往一次次被外来音乐文化“入侵”的经验,他还是抱持着乐观的态度。

“‘隔代’就会想要把我们的文化找回来,就像我们那时代一样。”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我用音乐,写歌说话

如今已经72岁的胡德夫,还在坚持创作、写歌“说话”,灵感来自于子孙们,来自于家园。

诶?刚回到台东生活的他,眼前便是故乡,还需要凭借歌曲遥寄思乡情?

“我在台北的时候写台东,写〈太平洋的风〉、〈大武山美丽的妈妈〉;现在回来了,才发现到我在那里(台北)也住了五十几年,那边也是故乡。”

台北许多的街道巷口、大街小巷、小酒馆,有很多事情曾在那里发生,可能是与音乐、朋友、爱情或工作相关的回忆充斥在这座曾是异乡的城市。

五十多年的时光,让异乡变成了故乡。

“不能自己一个人享受,咀嚼这些回忆,一直到自己没有了。可以说出来的时候,就通过歌或者书说出来。”

曾自嘲写歌很慢,一首歌可能需要一至两年才完成的他,而今笑说写歌的速度提升了,能赶得上年底的音乐会演出。

我们不妨期待着与他一起共享他曾经的回忆,听听他想跟这个世界说什么吧!

相关文章:

大马媳妇Norico/生活不尽完美,还好有诗与插画安放心灵

人生下半场给兴趣做减法 陈亚才乐当印度教文化推手

比大马华人还要熟悉马华文学的日本学者舛谷锐 Masutani Satoshi

乌克兰明星大厨尤利/乌克兰烽火连天,人在异乡拼美食外交

演员林美芬/我在马来圈子接收了太多kasih sayang,我想把这份爱传递出去

大马导演池家庆/藉电影,释放对爸爸的爱与思念,好好告别

打开全文
罗大佑
人物
花踪
民谣
李宗盛
华乐团
胡德夫
台湾民歌之父
花踪颁奖礼
台湾民歌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0小时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