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暖势力最新文章
6:51pm 24/10/2022
法艺术家拍摄戏剧  助日蛰居族走出门

(高槻市24日法新电)吉田诚司(Seiji Yoshida)厌倦了生活,也对职场失望,7年前开始避世隐居起来,过着自我封闭的生活,但他目前正在参与一部讲述日本“(或称社会隐士)”的

“我每天得过且过地过活,自欺欺人,除了工作,什么也没有,我真的受够了。”42岁的诚司在一场国际演出的研讨会上告诉法新社。

法艺术家透过戏剧  助日本蛰居族走出门
联合导演安妮─索菲在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的一所精神病院,与吉田诚司和松田两位化身机器人聊天。他们各自在日本的家中远程操控,为一个以日本蛰居族为主题的实验性戏剧项目作准备。(法新社照片)
日超过100万蛰居族

根据政府2020年的估计,日本大约有超过100万人属于蛰居族。他们年龄介于15至64岁,持续6个月以上足不出门,和外界断绝联系。

两名法国艺术家开展了一项实验型戏剧项目,旨在帮助蛰居族有机会表达自我、重拾自信,同时尊重他们宅居的愿望。

》明年欧洲上演

该戏剧名为《Hiku》,明年将在法国、比利时和欧洲其他国家上演。戏剧中的机器人由日本蛰居族在家操控,播放的对话录音是隔着卧室门进行的。

戏剧也展示了蛰居族上街抗议示威的录像,人数少但声量大,他们正努力走出隐居生活,但又对日本高压工作文化感到压抑。

“我们不要被逼着工作!不要再压迫我们!”视频中的示威者在日本西部的高槻市高喊道,诚司就在其中。

他告诉法新社,对自己参与戏剧的制作感到“特别自豪”。

高槻市一个当地组织“新起点关西”为蛰居族提供支持和陪伴,帮助他们慢慢重新适应社会生活,制片人目前正与该组织合作。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但社会却让蛰居族认为问题出在他们身上,”该组织调解员高桥敦敏说。

多在童年经历困难

京都大学心理分析家和副教授塔扬表示,蛰居族通常在童年时期经历困难。

“日本儿童和青少年心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和应对,”他对法新社说。“这些人长大成人后,问题转变成了社会退缩。”

法艺术家透过戏剧  助日本蛰居族走出门
京都大学法裔心理分析家和副教授塔扬表示,蛰居族通常在童年时期经历困难。(法新社照片)

成年后,蛰居族因为不工作再次被人们看不起,面临重重困难。他补充道:“工作真的是日本人身分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大约有十几个正在康复的蛰居族参加了这个项目。

在演出期间,一些人将在1万公里外操控机器人,在地板上绘画信息,并通过麦克风与观众交谈。

导演:机器人探索蛰居族

该戏剧的联合导演埃里克·明强(Eric Minh Cuong Castaing)是一名视觉艺术兼舞蹈家,他说机器人是“一种化身”,用于探索蛰居族既在场又缺席的存在。

尽管蛰居族常被视为弱者,但该作品主张他们的行为象征着拒绝成为“西装革履的士兵”的一种抵抗。埃里克希望这部作品能帮助观众反思自己的生活。

法艺术家透过戏剧  助日本蛰居族走出门
一群前蛰居族和他们的朋友日前在大阪府高槻市举行示威,法国视觉艺术家兼舞蹈家埃里克·明强(右)帮忙他们准备。(法新社照片)

在日本研究该项目期间,两名法国艺术家通过“新起点关西”引荐,与一些隐居者联系沟通。

联合导演安妮─索菲说:“对他们当中一些人而言,接受我们的探访和采访是个巨大的挑战。”

不过她解释道,或许因为外国人“不带有传统偏见”,有些采访变得相对简单。

“我们发现他们比想象中更加容易亲近。”

心理分析师塔扬说,蛰居族担心一旦从社会抽离,就再也回不去,导致他们很难康复。

“反而加强了他们逃避的行为。”

但艺术可以帮助蛰居族发挥创意,重新与社会恢复联系,再次勾勒出(精神治疗或重新就业外)“另一个世界”。

 

打开全文
戏剧
蛰居族
Hiku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5月前
6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