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
2:41pm 27/10/2022
地主突收回地 限年尾清空 24户:何去何从?
摄影:郑嘉伦
吴金财(右二)向居民汇报地主收回土地的进展,右为芙蓉市议员欧开忠。

(芙蓉27日讯)地主收回土地,24户居住数十年的老居民和新迁入的居民,被限今年12月31日前清空,居民面临流离失所的命运。

一户居民周二接获没有收信人的信函,得知地主委任律师发出清空令,要求24户居民今年内搬空住宅,由于不知该何去何从,居民针对有关信函,向沉香州议员寻求协助。

ADVERTISEMENT

据了解,武吉甘榜沉香木屋区有至少50年历史,土地为一个巫裔家族拥有,目前有95%住户为华裔,其中3户是巫裔,每月租金60令吉。

过去,地主会定期派人前往征收租金,但从去年开始,地主没有再向居民收租,当时已引起居民疑虑,未料昨日接到律师信,并被要求必须在短期内搬离,令居民担忧不已。

吴金财昨日前往与居民商讨,获得大部分居民出席,整个过程气氛和平,大部分居民显得明白事理,而居民仅期盼能通过议员协助,与地主协商出双赢的方案。

武吉甘榜沉香木屋区地主收回土地,24户居民将面临流离失所的命运。
居民:地主曾协议 逼迁会赔偿

居民反映,当年地主与居民达成协议,让居民以6000令吉迁入,再每月缴付租金,最初租金仅每月10令吉,协议还包括一旦发生逼迁,地主会做出赔偿。

有鉴于此,今日有居民要求地主赔偿,不过当时仅有6户参与合约签署,其余都是通过口头约定,经过多代人居住,期间有的转手出售和出租,因此口头约定或合约也难以追寻。

居民提出3意愿

居民今日经过讨论后,向地主提出3个意愿,包括愿意与地主续租,即便租金提高;若地主不愿续租,要求更长的宽限期,以便处理搬迁事宜;要求地主履行承诺做出赔偿。

针对以上的要求,吴金财将通过行动党法律援助,与对方律师交涉,最终目的是达致和平与双赢局面。

吴金财
吴金财:将继续与地主交涉

吴金财指出,地主曾表示无意再续租,所以过去暂停收租一年,是地主回馈居民的心意,无论如何,他将继续与地主交涉,避免出现乌鲁沉香逼迁风波的局面。

他说,地主去年长达半年没有收租时,居民因担心去向曾向他求助,当时得到其中一名地主的联络方式后,他开始与地主交涉,但地主希望过了开斋节再讨论,之后他通过村长联络对方询问进展,地主已表明无意续租。

“在交涉过程中,我们传达了不希望事件陷入乌鲁沉香逼迁的局面,地主也同意不会将情况变得复杂,凡事都可以好好商量,一切手续将通过律师安排。”

他说,他也传达了让居民有更多时间去处理和准备的讯息,对方指土地涉及家族,无法一个人做决定,需要与家人商量,当时也没有告知居民最新进展,直至昨日,一户居民正式接获地主委任的律师信函,要求24户居民须在12月31日前清空。

召集居民告知地主去向

他指出,今日召集居民的用意,主要是让居民知道地主的去向,再看居民有什么要求,毕竟这区大部分是长者、退休人士,靠儿女提供生活费,也过着养老的生活,有的住了超过20年,也有新搬来的住户。

“经过与居民的讨论,居民愿意续租,租金提高也没问题;若地主不愿意续租,希望地主能给予更长的宽限期;根据租户说词,早前与地主有签署合约,在地主要求搬迁时会做出赔偿,这方面也会与地主协商,但必须获得居民提供的文件。”

要求给予更长时间搬迁

吴金财指出,居民必须搬迁已成定局,他将尽可能向地主要求更长时间,让居民准备搬迁事宜,尤其是即将迎来华人农历新年,12月31日前搬迁过于仓促,短期内也难以找到合适居住地点。

他说,居民虽然住了数十年,但没有地契,根据大马的法令,地主有绝对权利要求搬迁和不给予任何赔偿,因此他提醒居民做好心理准备,也应开始收拾和清理,以免造成不欢而散的局面。

“虽然我无法承诺向地主成功要求更长的宽限期,但我希望是双赢的局面,作为当地人民代议士,也不会让乌鲁沉香逼迁事件再次发生。”

地主同意任何情况都可协商

他补充,地主同意任何情况都有协商余地,协助居民是州议员的工作和责任,由于居民大部分为低收入群,如地主不愿再出租,他将提供帮助,减轻居民的负担。

“此外,今天我会正式通过行动党律师团,给予地主的律师回复,传达居民的三个意愿,若有最新进展会跟居民汇报。”

他指出,从讨论中可见,居民理解地主有土地拥有权,而一般上,只有大型发展商会以人道立场,向居民提供搬迁费。

NS芙蓉:武吉甘榜沉香木屋区地主收回土地,24户居民流离失所

居民纳西雅(66岁)指出,她在今年6月与丈夫迁入武吉甘榜沉香木屋区,共花费2万5000令吉购买和装修,这笔钱是她过去售卖椰浆饭存下来的血汗钱,如今已无法再拿出一笔钱购买新住所。

她说,自她搬迁到木屋区,地主就不曾前来征收租金,导致她不知道需要缴付租金,前屋主也没有告诉她详情,也没有向她提供任何信函。

“我和丈夫搬到木屋区,皆因5名孩子也住在木屋区,我们是穷困人士,过去售卖椰浆饭为生,如今要再工作也很难,随着年龄增长,脚也出现问题。”

NS芙蓉:武吉甘榜沉香木屋区地主收回土地,24户居民流离失所

居民宋丽梅(63岁)指出,她是唯一收到清空令的住户,但信函没有收件人,直到打开后才知道地主向24户居民收回土地。

她说,她住了逾30年,以前是母亲居住,地主大约每四个月会来收租,她也有准时缴付,而地主最后一次收租是在去年11月。

“我希望能继续住在这里,因此可以接受地主涨租,至于最后会不会搬迁,我将会跟随大队的决定。”

NS芙蓉:武吉甘榜沉香木屋区地主收回土地,24户居民流离失所

居民张亚琴(75岁)指出,他是当地第一代住户,住了50年,当年每个单位地主征收6000令吉,地主会每月收租,他也记得当时地主提到,一旦居民被逼迁,将会做出赔偿。

他说,在第一代住户中,有6户与地主签署合约,但这6户已经离世,至于合约是否还存在,也没有人知道,而他当时并没有签合约。

“如果地主调涨一倍租金,我也愿意缴付,目前需等待对方回复,我是一个人居住,要搬迁也非常容易,若地主无法协商,最终只能搬离。”

居民向吴金财(右)展示缴租的收据,盼得到协助。

打开全文
吴金财
武吉甘榜沉香木屋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2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