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才道三四
12:00am 28/10/2022
邱武才|你孝顺吗?
文:邱武才(本报槟州业务促进主任)

你是送父母去老人院的孩子吗?

以上问题的答案若是确定的,是否会予人一种不的感觉?甚至可能会被贴上“不孝子”的标签?坦白说,这无奈的选择,从没让我好过。

ADVERTISEMENT

当年母亲中风后,医生提醒接下来的生活,家里必须要有人照料母亲,不能让她独处。我那时陷入思考,要如何让母亲有机会恢复如往昔。经过与兄姐讨论后,决定暂时让母亲入住疗养院。

在告诉母亲我们的决定前,那时期的母亲仍住在医院,处于物理治疗阶段,而我几乎每天下班后都会到医院替她按摩,陪她聊天。

有个晚上,为母亲按摩及聊了一阵后,我便离开医院准备去用晚膳。到了饮食中心的停车场,我坐在车内,不停思考,回想母亲的人生。

母亲在家中排行第二,自幼很少得到家人的关爱,那年代的家庭仍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母亲是家中唯一女儿。

母亲的第一任丈夫是由父母安排的,结果遇上一个让母亲天天以泪洗脸的枕边人,最后她带着我同母异父的哥哥姐姐回娘家。

母亲再婚生下了我,父亲也让母亲忧心,甚至在1986年生下他们俩的第一个孩子,因为经济困境,被逼忍痛送人。

我曾问母亲想要与这孩子相认吗?她一口拒绝,说当初是他们放弃了孩子,如今不应打扰这孩子的生活。

我很清楚,也懂母亲内心是很想了解这孩子到底过得如何,然而内心的愧疚,造成她不敢面对孩子。

我在车上思考,母亲不停为这个家付出,努力赚钱,给我们最好的生活,教育我们做人做事,对得起自己,也要对得起别人。

而今,我们居然要把她送去老人院。想到“老人院”这字眼,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顿时在车上泣不成声,觉得自己很没用,做出这样的事。

母亲中风前,因哥哥姐姐们已成家组织家庭,并未与我们同住,所以我和母亲是相依为命。

越靠近母亲出院的日子,我越难以面对自己,更难以面对母亲。直到有一天,我如常过去医院陪她,她突然开口说:“Boy啊!你送我去老人院啦!”

母亲话一说完,我直接在母亲面前哭泣,内心很自责。

母亲还安慰我说:“你们都要忙工作、忙生活,我去老人院,其实可以认识到新朋友,又有人照顾。但是,你们得定时来看我啊!”

我承诺母亲我一定会,每天下班就去陪她,若不是因为疫情期间的抗疫管制,我几乎天天都过去陪伴她。

有一次,邻居遇到我,就问候母亲的近况,我如实告知母亲入住老人院一事,对方眉头一皱就直接说了句“你不孝!”

当下,我是心碎的,或许他说得没错,我确实不孝。

母亲入住老人院已近8年,看到母亲在那儿一切安好,与院内的友伴们亦相处愉快,自己也安心几许。

有时候,我们去探望她,反而是被她打发走,因为有太多节目要应酬,没空搭理我们。

最近,开始和哥哥讨论,若情况允许,希望能接母亲回家住,毕竟住在自己的家怎样都比较舒适自在的。当然,在未落实前,须先处理好相关事务才能做好安排。

其实,安排老人家入住疗养院,并非意味放弃了家人,很多时候皆因当时考量的决定。只是,作为子女的,必须坚持及兑诺时常去陪老人家,而非安排入住后,从此不理不睬,甚至一年半载都不见人影,这就真的不可取了。

打开全文
孝顺
邱武才
才道三四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