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政治
11:54pm 30/10/2022
人民要什么 | Ilham民调:占总选民21.3%属大票仓 450万游离票 左右胜负
报道/林殷敏、李佳憓 照片/档案图
Ilham民调显示,50岁以上选民在本届选举投票前,最关注政党因素。

“这次大选,你决定投票,还是不投票了吗?”

本周六就是第15届全国大选的提名日了,各党派阵营早已拉开竞选战帷,与团队走入社区拉近与选民的距离积极拉票。然而,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Ilham Centre)民调显示,全国竟还有高达450万选民举棋不定,未决定要把票投给谁。

ADVERTISEMENT

450万人,在2117万总选民人数当中,占了高达21.3%,这可是一大“票仓”啊!如今,选区出现多角战已成常态,候选人之间的多票数距离也在缩小,上百万张选票绝对足以改变这场选举的结果。

也有人担心,这批游离选民究竟是各党派相互争夺的“潜在票”,还是偏于“懒投党”(Parti Aku Malas Undi,PAMU)?

大选或受“懒投党”威胁

Ilham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分享民调结果指,全国还有五分之一,大约450万人口还没决定要投给哪个政党,另有36%的选民不会忠诚于任何势力。

意味着,这群选民将在14天的竞选期间,成为各党派极力“捞票”的对象。

然而,一些政治评论员不讳言指,若参考过去州选举投票率,本届大选将受到大量“懒投党”的威胁。

这位马来西亚登嘉楼大学副教授回应说:“是的,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这450万人也有可能不投票。

“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大规模展开提高投票率的醒觉活动,以说服他们出去投票,并强调每张选票对国家未来的重要性。”

莫哈末尤斯里:选委会必须催谷选民出来投票。
多数土著不懂要投谁

与其他族群相比,穆斯林及非穆斯林土著分别有33和34%选择投三大政治联盟以外的政党,至于不确定要怎样投的,则有27和29%。这数字比支持国阵的人还高!

“Ilham民调显示,大约21%的选民是潜在选票(未决定投谁),并可能对第15届大选起到决定性作用。特别是18至29岁的群体,仍对任何政党都抱持着开放态度。”

此外,城市及城镇边缘的选民中,分别有23和30%的人是,人数比居住甘榜(21%)和垦殖区的选民来得高,后者对国阵有高支持度。

他补充,不同族裔的人口及地区,对政党联盟的支持率存在显著差异;例如,希盟在城市华裔地区具备优势,国阵和国盟的竞争则在郊外的马来地区更明显,至于城市边缘的混合选区,就看到时候鹿死谁手了。

Ilham中心在今年8月1日至9月30日展开“大选民调”,收集了1622名受访者意见进行多层面分析。

整体而言,多数选民仍优先考虑候选人因素来决定票投给谁,因此,各政党需要努力透过提名最佳候选人,来吸引并赢得选民手中宝贵的一票。
候选人VS政党VS课题
38%选人不选党

直到站到投票箱前,候选人、政党或课题,哪个将是左右你投票决定的最主要因素?

民调显示,最多选民优先考虑候选人因素(38%),意指选民非常关注候选人的决策能力,政党需要竞相提名最佳候选人以吸引选民的支持。

据统计,优先关注政党因素的选民占32%,关注课题因素的选民则占30%。

莫哈末尤斯里分析说,若选民找不到理想的候选人,或受推举的候选人表现不分伯仲时,那么政党因素就会成为选民首要关注的部分,来决定把票投给哪一方。

人民要什么/第二期
全国还有450万名选民还没决定要投票给哪个政党,成为各党派争夺的“潜在票仓”。
各年龄层关注焦点不同

有趣的是,不同年龄层的选民,关注焦点有明显差异:29岁以下的年轻选民更关注候选人、30至49岁的中间选民关注课题、50岁以上的选民则最关注政党。

“大多数较年长的选民是特定政党的坚定支持者,而中年选民更愿意根据政党各方面的竞争来做投票决定,尤其是政府处理国家问题时采取的举措,至于年轻人则更倾向于候选人特质,就看他们更信任谁。”

他补充说,大部分选民希望政党能推举更年轻、能干及新鲜面孔的候选人,这对独立且抱持开放的选民来说是一种新的吸引力。

比起国家议题,我国土著更加关注地方课题,间接影响国会议席选举的投票率。图为看守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在今年9月初到访吉打亚罗士打出席一场原住民活动。(图:JAKOA脸书)
华研智库:逾半华裔选民
国州投同一联盟

根据华研智库,高达56.6%的华裔选民会在国州议席中,把票投给同一政党或政治联盟,另13.5%的人则会投给不同党派,不确定的有29.9%。

这意味着华裔以前力荐的“国投反对党,州投执政党”(或反之)的现象式微。

华研智库民调负责人张运华认为,这个现象已被打破,也许还有老一辈的选民希望用此方式来达到政治制衡,但中生代和年轻选民都不太会有这样的想法。

“年轻选民希望的是能够彻底改变这个国家,从国州选举都需要改变,并希望有一个新气象。”

地方课题较受关注
低投票率或利国阵

今年是马来西亚历届全国大选以来,最少州属同步选举的一次,只有霹雳、玻璃市和彭亨。对此,莫哈末尤斯里预测整体投票率会下降。

“选民比较关注地方课题而不是国家层面问题,他们对选举州政府的执着强烈,所以当州政府没有解散时,就会失去一些热情,进而导致投票率下降。”

根据Ilham民调结果,在决定前,多达61%的选民更看重地方课题,尤其是住在婆罗洲、甘榜和发展地的居民及土著,意味着过半选民会更加重视州选举。

至于39%更关注国家层面课题的群体,则大多为城市及城镇边缘的华巫印裔选民。

他补充,投票率低将使国阵得到双重优势,因为巫统在基层是拥有最多忠诚选民的政党,无论政治局势如何,这些铁杆巫统选民还是会出来投票支持国阵。

华裔回乡投票意愿高

华研智库民调显示,雪隆地区拥有最多非本地华裔选民(游子),他们需要回到各州选区投票;霹雳则是最多华裔选民住在外地的州属,因此这批背井离乡的游子是否决定回乡投票,对当地候选人来说很重要。

张运华说,目前来看华裔选民的投票意愿相当高。此外,由于霹雳国州选举同步,因此霹雳游子回乡投票的几率会比较高。

他补充,在投票日紧要关头,选民的投票意愿会受到两个主要因素影响,即本身的安排考量,以及选举的氛围和热情。

“就看希盟或反对党能不能够把情绪调动上来,如果可以,那么选民可能会很积极并排除万难去投票。”

83%城乡选民会投票

由于民调是在国会解散之前进行,询及何时举办大选才是最佳时机,只有16%的少数受访者想要尽快大选,反之有32%的人希望本届国会维持至任期结束,有趣的是,高达31%的人选择交给政府决定,及21%的人表示“不在乎”。

莫哈末尤斯里解释,多达52%的选民看似对国会解散日期无感,部分是因为政治冷漠、政治疲劳,以及交还给政府的智慧做决定。

如今我国决定近期内举办选举,民调显示,无论是居住在城市或乡区,平均高达83%的选民表示会出门投下宝贵的一票,只有3%不会投,及14%的人还没决定。

“20岁以下的首投族、华裔和非穆斯林土著,在还没决定是否投票的人数最多。”

从年龄层分析,18至20岁的首投族只有66%会出来投票,31%“还没决定”;从族群分类角度来看的话,华裔和非穆斯林土著,在“还没决定”选项中的比例分别是18和20%。

他认为,希盟在本届大选非常依赖华裔的支持,倘若华裔选民像马六甲和柔佛州选时期那样没有最大限度地出来投票,那么希盟的机会就会变得黯淡。

明日预告:反风比上届弱,国阵有望挟横扫甲柔州选余威,再奏凯歌。

打开全文
游离票
人民要什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