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

|

即时国际

|
发布: 9:04pm 31/10/2022

巴西总统

卢拉

政坛大逆转

巴西总统

卢拉

政坛大逆转

从总统变囚徒再成总统 卢拉上演政坛大逆转

(头)从总统变囚徒再成总统 卢拉上演政坛大逆转 
左派的卢拉(中)星期日重新当选巴西总统后,在圣保罗发表胜选演说时获得支持者的欢呼。(法新社照片)

(圣保罗31日综合电)选举星期日举行第二回合投票,据报,在选票开出99.9%后,77岁的左派前任总统以50.9%的得票率险胜现任总统博尔索纳罗(49.1%)当选,但67岁的右翼博尔索纳罗仍未表态接受败选。

从前总统到囚徒如今再登大位,上演一出政治惊奇逆转秀的卢拉周一呼吁国人在国家陷入严重分裂之际“和平与团结”,他说巴西不再遭国际唾弃,并强调世界需要一个“生气勃勃的亚马逊”。

ADVERTISEMENT

明年1月1日举行就职典礼

就职典礼定于明年1月1日举行。而博尔索纳罗成为1985年后独裁时代以来,第一位没有赢得连任的现任总统。

在大选结果公布后,外号“热带特朗普”的博尔索纳罗星期日晚保持沉默,但一些盟友公开承认他败选。博尔索纳罗曾批评电子投票系统,指如果自己未能连任是由于投票被操纵,令外界关注他一旦落败可能拒绝接受结果。

卢拉在胜选演说中告诉支持者,他会让分裂的国家团结起来。他也向对手递出橄榄枝,强调国际需要“一个和平、民主和机会充盈的巴西”。

他也谈到性别和种族平等,以及解决巴西饥饿危机的迫切需求;巴西有3310万人食不果腹。

卢拉承诺说:“经济的巨轮将再次转动。”

他表示,生活在一个处于永久战争状态的分裂国家,对谁都没有好处,并称巴西回来了,已经准备好,要再次于国际舞台发光发热,准备要在对抗气候危机方面重新占据一席之地,保护巴西所有生物群落,特别是在亚马逊丛林,称“巴西和整个地球都需要一个生气勃勃的亚马逊。”

继哥伦比亚和智利左派在大选中取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胜利后,卢拉的胜选强化了拉丁美洲新一波“粉红浪潮”。“粉红浪潮”泛指千禧年初期,在拉丁美洲透过民主选举而执政的左派政权。卢拉的当选是拉丁美洲近来又一重大“左转”。2018年以来,墨西哥、哥伦比亚、阿根廷、智利和秘鲁都掀起左翼拉下现任者的浪潮。

2017年被控贪污入狱

卢拉曾于2003至2010年担任总统,2017年他因被控贪污遭判重刑入狱联邦监狱,一天有23小时待在一间有跑步机的独立牢房里,曾是拉美左派雄狮的传奇政坛生涯看似告终,岂料最高法院戏剧性推翻原判决与释宪,卢拉获释,开启令人难以置信的政治重生。

卢拉曾被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誉为“地球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他2011年做完两任总统卸任时,支持率高达80%,但随后沦为政府收贿案的核心人物,当时导致近300人入狱。

工人出身 低学历

工厂工人出身的卢拉为文盲农工之子,教育程度仅小学五年级,他在19岁那年担任汽车零件工厂工人时意外失去左手小拇指,这成为卢拉一个有力的劳动阶级印记。他喜谈啤酒、卡夏沙甘蔗酒和上后腰牛排,这些都是充满巴西庶民形象。

民调显示,约半数巴西民众称绝不支持博尔索纳罗。博尔索纳罗毁灭性的环境政策、宁信偏方也不接受冠病疫苗,令巴西在这场疫情死了68万人,并严厉打压政治对手、新闻工作者、法官和医护专业人士,惹怒许多选民。

博尔索纳罗的支持者在首都巴西利亚告诉法新社:“我希望总统会见将军们”,显然是在暗示可能的权力攫取。

50岁的教师巴博萨说:“巴西人民不会接受伪造的选举,并把我们的国家交给小偷。”

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和其他包括几位拉丁美洲领导人皆对卢拉表示祝贺。

34岁的开发商梅内塞斯在圣保罗举行的欢乐胜利派对上告诉法新社,“经过4年的黑暗,巴西开始重新站起来。我们经历了如此多的问题,如此多的恐惧,现在随着卢拉的胜利,我真的相信事情会开始好转的。这是一个值得开心的日子。”

(头)从总统变囚徒再成总统 卢拉上演政坛大逆转 
卢拉惊险获胜重作冯妇,成为巴西新一届总统后,从鸟瞰图可见到其支持者星期日晚密密麻麻地跻在圣保罗保利斯塔大道区欢呼结束右派的博尔索纳罗的管治。(法新社照片)
卢拉当选 时钟拨回2000年代
他的弱政府将面临严峻挑战

巴西总统大选变天!从右派的博尔索纳罗转到左派的卢拉获胜。但《美国季刊》杂志主编布温特在推特上发文分析称,尽管卢拉的胜利是“现代政治史上最大的回归之一”,但这位个性充满魅力却又已黯然失色的左翼标志性人物也会有一个“弱政府”。

温特告诉法新社,选举结果预示着“试图将时钟拨回2000年代”。

但温特指出,“问题是你不能重复过去。巴西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保守主义复苏运动。 卢拉从执政的第一天起就会在显微镜下被严格检视,并将面对敌对的国会。”

由于博尔索纳罗的极右翼盟友在10月2日第一轮选举中,在国会议员和州长竞选中取得大胜,将会是国会中最大的力量。这令再度“回锅”的卢拉的新政府预计将会在国会面对不小的挑战。

而巴西政治分析家迪苏萨表示,不成熟的民主国家往往围绕着单一个人,而非一种运动或一套思想。他说:“若干年轻的民主国家拚命要向前迈进;个人便成了游戏中的关键一环。”

法新社认为,卢拉与博尔索纳罗之争俨然是巴西两极化的缩影。左派视博尔索纳罗为国家民主与世界地位的危险威胁,保守的右派则认为卢拉是名罪犯,是一场大规模贪腐机制的核心,侵蚀国家体制,许多巴西选民表态,他们站出来是为反对其中一人而非支持心仪候选人。选后要如何弥平社会撕裂是一大挑战。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