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点评台
11:15am 31/10/2022
王丽琴.行动党对黄德过河拆桥?
王丽琴

如果真的不把放在眼里,他们大不了把他发放边疆,也不会提出让他出征金马仑国席的献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国有句俗语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意思是当鸟没了,弓也藏起来了,狡猾的兔子死后,就连狗也会被烹煮来吃,指的是当一个人失去利用价值,也会被赶尽杀绝。

黄德就好像春秋时期越国大将军范蠡,他因为无法获得行动党委托上阵国席,因而道出党中央“只可同甘,不可共苦”的无情。

ADVERTISEMENT

黄德在9年前参政时与行动党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但在党中央宣布让雪芙拉上阵文冬国席后,他认为这份协议已不存在,言语间也暗讽行动党“过桥抽板”。

距离提名日尚有一个星期,黄德会撤回以独立人士身分上阵文冬的决定吗?我认为,几率很小。

想当年,顶着绿色盛会主席头衔的黄德,从关丹步行到吉隆坡国会,以提呈反稀土备忘录。他那份坚持和毅力,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虽然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曾在宣布候选人之前找他协商,但黄德最终还是选择以独立人士上阵。某种程度来看,他的坚持也是对党中央的不满。

当天,我恰巧在文冬出席黄德的新闻发布会,那一刻,问他是否会退党时,他的说法是已决定“step out from the party”(退党)。当进一步问到是否代表“Quit”(退出)的时候,他先是点头,后再声称交给党决定。

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也把现场记者给搞糊涂了。

待整理好思绪后,黄德坚定表示,他以独立人士身分竞选文冬国席,至于他在行动党的党员身分,则交由行动党中央做决定。

对于退党与否,黄德是有保留的,他以孤注一掷的心态赌一把,如果党中央和基层挽留他,他也许会再考虑,但条件是他绝对不会放弃文冬国席。

不过,陆兆福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不会容许任何人挑战党中央的决定。他也向外界解释,党中央曾建议黄德转战金马仑国席,而且原任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愿意让路,但黄德还是拒绝了。

陆兆福还提出,黄德与当地州议员的关系不融洽已是“公开的秘密”,因此,党领导层也献议黄德转换选区。

事后,黄德证实,他的确收到党中央的献议,要他出征金马仑国席。不过,他却坚持留守文冬。

我想,大概是个性使然,无人可以左右黄德的决定。

陆兆福还以“德哥”称呼黄德,希望他可以重新考虑上阵的决定,一旦他参选,那么他就会遭开除党籍;不过,黄德却似乎不买账。

这是行动党对黄德下的最后通牒,也是该党的底线。

在黄德与陆兆福各说各话的情况下,党中央表现出极度包容,倒是黄德摆出绝不妥协的姿态。

如果行动党真的不把黄德放在眼里,他们大不了把他发放边疆,也不会提出让他出征金马仑国席的献议。

一直以来,行动党没有稳守安全区的惯例,每一次,党中央都会委派重量级领袖转战选区,开疆拓土。

在第13届大选,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移师柔佛居銮,对垒时任马华居銮国会议员兼高教部副部长何国忠,最终,刘镇东胜选。

刘镇东在第14届大选再转战柔佛亚依淡国席,对垒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上演了王者之战,最后刘镇东以微差票数落败。

在本次大选,原任国会议员东姑朱比里受委北上攻打立卑国席,而立卑国席一直都是国阵的堡垒区,党中央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就是希望能在大选中创造奇迹。

东姑朱比里没有像黄德那样公开挑战党的决定,而是选择肩负起这份使命。

如果黄德认为党中央对他不近人情,我倒认为,至少行动党没有对他过河拆桥。

打开全文
大选
行动党
王丽琴
琴有独锺
文冬
黄德
分享到:
热门话题:
6小时前
7小时前
15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