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读家
5:55pm 02/11/2022
廖伟贤 / 关于安乐死
作者:廖伟贤(亚罗士打)

与作者宫下洋一一样,关于,寻常人等如我除非特意,很难真正了解。从对安乐死盲目支持,到因为一支记录安乐死的视频而引发了恐惧,这本书打破了我这一状态。

ADVERTISEMENT

宫下洋一,是以巴塞罗那为采访基地、掌握多种语言的记者。由于他的女友,他对安乐死产生了兴趣,此书的取材便由此开展。

首先他到瑞士。由于瑞士只允许执行协助自杀(用给的致死药物,患者自身结束生命),为与主动安乐死(医生投用药物,使患者)对比,遂又去了荷兰。接着去到允许精神病患安乐死的比利时。为细究美国所谓“尊严死”与协助自杀的差异去了美国。再来是与他身为日本人氏相关的西班牙与日本(另,在此书成书前,这两国安乐死皆不合法)。历时一年多,宫下洋一采访了医生、选择安乐死的患者、家属,还亲历了安乐死现场,见证了死亡。去到6个国家,采访各个不同的人,有各个不同的声音,此书的“厚实”自不用多说。

而除了了解安乐死,书里的故事亦很有知晓的价值——患有癌症的约莱尔·文努、确诊老年痴呆的希浦·彼得斯玛、为精神疾病的艾迪特和库恩·德布里克……他们究竟怎么了?他们究竟做过什么?他们究竟曾经怎么生活?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这一句威廉·欧内斯特·亨利的格言是《安乐死现场》里希浦·彼得斯玛所一直挂在嘴边的——一生皆是如此。而他最终选择了安乐死。是否就只有安乐死才能完成master of my fate、captain of my soul呢?固然不是如此。只不过对这位captain而言,这是自己生命将不能依照所冀望的方式继续下去后的最好决意罢了。对他人来说全然有另一种可能。

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或许只有自己知道。但是答案绝非轻易即能浮现——需要感受自己的经历,需要理清所想要的是否就是所想要的。而死亡,是所有人都将要经历的。理想的死亡或许是所有人的愿望,而什么又是理想的死亡呢?

“本书介绍了各种安乐死的事例,还写了我的感受。但是,我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读者。”我想把做最终判断的权利交给读者。因为国家、文化和宗教等价值观的不同,个人的想法也有差异。死亡方式与生存方式直接相关。

或许能说当讨论死亡时不止讨论了一个人之死,还讨论了一个人之生。人的死亡方式,往往就是顺应其生活而出的产物,是生活的延续。可以说,问怎么死,便是问怎么生。众所周知的一句话: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而这本书多少都能给我们帮助。

“假设您只能活一个月,您想让家人看到您痛苦的样子吗?抑或是想根据自己的判断,安详地迎接死亡吗?对您来说,有尊严的死亡方式是什么呢?”

打开全文
死亡
医生
西班牙
安乐死
痛苦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