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4/11/2022
阿爷吃苦瓜/叶思杏(沙亚南)
作者:叶思杏(沙亚南)

是我大伯父,虽已是八十几岁高龄,依旧拗脾气,是燥热易怒体质,宛若中医术语中说的燥火病邪,身体里储存了不少焰腾腾的火气以外,隐隐还有一股横霸之气。也许因为阿爷是家族长子,祖母在世时特别宠溺、顺从他,我记事以来,没听说有人敢忤逆阿爷的。我们以前住在椰林新村,村里的小孩对阿爷也是畏惧三分。

听长辈们回叙,说我们家板屋开放式的前院宽敝,邻里的小孩们很常在傍晚集聚在那里,有时六七人玩“跳飞机”,有时十几人玩“独脚龙”。每次阿爷欲乘凉,顺手牵了报纸,每每搬了藤椅到前院才坐下,先前玩得兴致勃勃的小孩们必定鸡飞狗跳似的各自散开,一溜烟跑了。唯阿爷总是老神在在,丝毫不放在心上,翘起二郎腿,边阅报边沉浸在放松自我的时光中。还有一次,小表妹爬上大桌子玩耍,一见阿爷进门,竟吓得脸青唇白,惊慌中直摔下地面,阿爷瞅了一眼,满脸不屑,啧啧说:“鬼喊你咹惊。”

ADVERTISEMENT

阿爷爱吃,对吃也是有脾气的,有独立自主的喜恶偏好,例如烧肉要腩位,一层层肥瘦相间,共5层,若少一层,他的脸色便欠佳;吃惯哪家炒面,喝惯哪家茶水,他还非要哪家不可。阿爷不时亲自去菜市挑选新鲜,但他从不下厨,偶尔可见阿爷魁梧的身影耸立在灶边,从灶头燃起蓝色火焰那刻开始,他便手指点点,俨如灶君爷下凡,家里其他厨神都得乖乖依他的规定行事。

那天,阿爷想吃咸鱼酿,我毛遂自荐下厨去。民间苦瓜入的颇多,例如苦瓜煎蛋、苦瓜排骨汤和苦瓜焖鸡等。苦瓜性寒,可解暑清热,可熟食或生吃,我国四季如夏,气候酷热,可以多吃。这些年我在外乡生活,品尝过不少酿苦瓜的新味道,也记不起在哪里吃过,只觉得口味相合,凭着味觉的印象,有心推荐给阿爷品尝,而食材明细和烹调步骤我都预先大略思虑一遍。苦瓜洗净切段,大约2.5厘米长,挖除瓜瓤,空心待用。将梅香咸鱼用文火耐心煎至金黄,然后去骨捻碎,和剁细的笕菜一起拌入鲛鱼和猪肉碎里,添加适量生粉、麻油、胡椒粉和盐等调味,顺着一个方向搅打至起胶,接着把肉馅酿进苦瓜心里。煎锅放油烧至温热,把酿好的苦瓜两面煎好,最后倒入蚝油酱汁和小半碗水,盖上锅盖焖至收汁即可。

或许阿爷早已修道成佛

“唔爱、唔爱,咸鱼同猪肉碎就好,肉碎爱带肥,马来鸡骨架熬汤,酿好介苦瓜做下焖到腍腍,咸鱼介味道走到鸡汤里背去就做得了。”我当然记得,这是祖母的私房食谱。原先是我不知天高地厚,后见阿爷斩钉截铁般下了指令,尝试不果,终究得低头服从他。

的〈苦味人生〉,她品尝过外婆烹调的山苦瓜,那苦味回甘荡气,仿佛吞下一口的苦涩,就经历了大半辈子的,原来当苦味占据了一切,既能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话说阿爷爱吃苦瓜,一个八十几岁的老人把咸鱼酿苦瓜吃得坚决如铁石,过半世纪如一日,或许早已修道成佛,而我早前对苦瓜的寒性没能把阿爷的病邪压制的疑惑,似乎已渐渐解开。

阿爷亦非凶神恶魔,不过是一个忠于自己的人罢了。后来,阿爷因突发旧疾撒手人寰。听闻告别时他意识清醒,脸色安详从容,家常般讨一口白开水,白开水清淡无味,无色无香,阿爷心无罣碍。“唔爱噭,冇乜介好噭欸,厓爱去见你妈了。” 屈膝跪倒一旁的大堂哥哭得不能自已。

家常菜
食材
翁菀君
苦瓜
磨练
阿爷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