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4:15pm 05/11/2022
【犁生活】保护好树的心/彭敬咏
作者:彭敬咏

我一直认为人定胜天,但在我内心深处却其实在自己,努力地施展各种技巧来违抗,其实只是为了不要输得难看。

一棵3层楼高的大树倒在友人菜园边把篱笆压垮,倒下的原因应该是工人长期在树下焚烧枯叶,最后火焰慢慢地从根部把树心烧成了一个大洞,几经寒暑,一日大风,树身就拦腰折断了。我望着烧得焦黑的树头,仿佛还闻得到尚在燃烧的烟熏味,那气味有点熟悉,就和灵柩边烧纸钱处的烟囱一样。

ADVERTISEMENT

图由作者提供

我爸过世之前,我和刚入院的他通电话说道:“这不是,白血病可以医治,网络上有分享了许多成功治愈的例子……”父亲只是嗯嗯地回答。父亲一向寡言,一般不会述说身体的疼痛。但这次他却对我说,他喉咙和食道一直有灼热感,非常难受。当时癌细胞的火焰已经在他体内像树根的血管里开始燃烧。那些被坏点的白血球燃烧的炙热血液,时时刻刻地流淌于他的心脉。或许是因为我说的话,他很积极地接受治疗。

疗程期间,医生用药物降了白血球数量,然后安排了输血。我记得父亲在病床上弓起的身体和紧紧抓住床单的手,他已经痛得无法握着我的手掌。一棵曾经在我面前巨大的树,正在遭受着暴风雨而激烈地颤抖。当时我想对父亲说:“我错了,爸,别硬撑了,你可以走。”但我却只是皱着眉头,静静望着那包不知名的血液,一滴一滴地,刺进我爸的身体。我在病房陪他的那天,他没有走。

父亲
医院
彭敬咏
命运
保护
犁生活
绝症
怀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