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5/11/2022
紫灯/山头小城(马口)
作者:山头小城(马口)

我在生活工作已超过两星期,不算长的日子,正是孤独感逐渐袭来,不安感增多的日子。

在我出发到新加坡的那个下午,我、父亲和正坐在客厅等候夫妻把孩子交托给亲戚,然后让我乘他们的顺风车去新山关卡。父亲坐在藤椅上沉思,我无所事事玩手机,母亲收拾冰箱,把我之前买的有的没的问个清楚:买来干嘛?没吃不就浪费了吗?

ADVERTISEMENT

母亲到我的开白炽灯,我房间的采光不好,墙面涂成淡紫色,一开灯就散发着幽幽暗暗的紫光。我妈先前一直说要给我换灯泡,我误以为是墙色之由,认为没有必要,换了亦是如此。结果母亲当下拿来梯子和新灯管,要父亲立刻换。此时离说好的开车时间距离不过半小时,父亲母亲却在换灯,我打下手接住被换下的灯管,为免一地玻璃碎而忍住温度。

阿姨说妈妈哭了

替代灯管不合适,没亮。母亲把客厅的灯管换进我房间的灯座,她说反正客厅有两盏灯,一亮一暗,最多只开正常亮度的灯泡,毕竟我们家不大。我按下开关键,客厅末端泛起暗紫色的灯光,我转身回房,房间原先的昏暗被明亮代替。

“哎呀!为什么现在才换呢?”我说。

母亲继续忙忙碌碌,为我清理要带去的环保吸管,用燃烧殆尽的香枝绑着棉花棒洗刷,嘴里还不忘叮嘱我去到人家家里要爱干净,厕所水槽里的头发要记得收拾。

邻居阿姨离说好的时间迟了约两小时;与孩子分离,我想她肯定很辛苦,接下来便是轮到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托同在新加坡的邻居阿姨照顾我,帮我把行李搬上车,为我想着有什么疏漏。最后真到那刻,我和母亲拥抱,没有看她的眼睛;和我父亲握手。她目送我上车离开,邻居阿姨说:“你的妈妈哭了,像我刚才和杰杰(她的孩子)一样。”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看来我们每个人都是啊!

打开全文
母亲
新加坡
邻居
缘分
龙应台
房间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