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6:39pm 07/11/2022
留学至回国5年间欠债120万 母与不悔改长子断绝关系
海外留学期间至回国的5年间欠债共120万,母亲宣布与不知悔改的长子断绝关系
潘美玲(右)在符约瑟(中)和倪顺海(左)的陪同下宣布与大儿子断绝关系。(朱嘉嫙摄)

(新山7日讯)澳洲会计系毕业的长子5年来累计120万令吉,不仅连累亲朋戚友被骚扰,甚至导致母亲被公司辞退。母亲今日愤而宣布与他断绝母子关系!

事主潘美玲(45岁)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市议员兼马华党鞭倪顺海及市议员符约瑟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述说事发经过。

ADVERTISEMENT

潘美玲说,2017年至2019年期间,夫妻二人已为澳洲留学的成伟伦(27岁)清还了80万令吉在澳洲的赌债。2019年,成伟伦从澳洲回国后,他便一直在父亲的工厂打工。

今年3月,成伟伦开始和朋友一起经营咖啡厅,但夫妻二人拒绝提供资助。然而,这家咖啡店维持3个月后暂停营业。夫妻二人打听到成伟伦陆续向女朋友和朋友借钱,也有供应商向成伟伦追债。

事主称,今年9月开始,他们被大耳窿骚扰4次,并已向警方投报4次。据她统计,成伟伦已累积40万令吉的债务。她也透露,成伟伦自2019年开始就没有与父母同住。

事主说,她先前在丈夫共同经营的工厂里担任会计,但这3个月已经转行担任房地产经纪。而后,追债者假扮顾客获取了她的名片,并威胁她说如果不还钱,追债者便继续骚扰丈夫的工厂及她工作的公司。这也导致她被公司辞退的窘境。

她说,成伟伦的前女友也拿着一份合约说成伟伦向她借款20万令吉,需要夫妻二人偿还这笔债。丈夫拒绝还款,并宣称这件事情并不合理。前女友说,这份借款合约具有法律效应,如果夫妻二人不还钱将会面临起诉。

她说,儿子用她和丈夫共同经营的工厂地址借款,于是追债者开始向工厂扔汽油弹、泼红漆、扔鸡蛋、在街道张贴大字报,并在脸书散布成伟伦的个人信息。因此,除了事主一家人被冠上“老千家族”的罪名,追债者也骚扰了事主的朋友、妹妹的男朋友、邻居等。

海外留学期间至回国的5年间欠债共120万,母亲宣布与不知悔改的长子断绝关系
工厂遭追债者泼红漆。(潘美玲提供)
海外留学期间至回国的5年间欠债共120万,母亲宣布与不知悔改的长子断绝关系
监控拍摄到工厂内燃烧的汽油弹。(潘美玲提供)

儿子从不认为自己有错

事主称,她最后一次面见成伟伦是在上周,但成伟伦至今不认为自己有错。当时她对成伟伦说,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成伟伦会被追债者打死。

“儿子却说,大耳窿要针对的是‘金主(意指她夫妻二人)’,不是他,所以他不会有危险,是我们有危险,我听了这句话很心寒。”

她指出,成伟伦回家时曾要求父亲陪同他去见阿窿,但丈夫听了后便把成伟伦打出家门。此外,成伟伦除了自己拥有四五张信用卡,他还偷了公司的资料去申请信用卡。

这两个月他们一家人遭遇了极大的精神压力,甚至在一个月后搬家。为了确保追债者不会找上门,成伟伦并不知晓新家地址。

符约瑟补充,该名前女友拿来的合约是否具有法律效应他并不清楚,不过如果此合约需要担保人负责,应该在担保人同意的情况下签署。否则使用不合法的手法威胁夫妻二人,这对他们不公平。

倪顺海则表示称,借钱还钱天经地义,但追债者不应该牵连借贷者的身边人。父母也需要给孩子树立正确的理财观念。

他吁请警方、内政部,甚至是国会能修改法律,对付骚扰和不负责任的放贷者。

打开全文
欠债
断绝关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