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财经财经封面
6:12pm 11/11/2022
诺珊霞: 强势美元导致马币贬值 “大马并无经济危机“
许晓菁、伍咏敏、张启华/报道
诺珊霞:经济危机征兆有4项,包括国内生产总值 严重萎缩、失业率高企、生意倒闭潮,以及金融中介 崩溃,我国并没有任何一个条件符合这些定义。

(吉隆坡11日讯)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诺珊霞强调,贬值是因为强势,大马并没有出现经济危机。

马币兑美元贬值11%
跌势与主要货币一致

根据资料,截至11月9日,令吉兑美元今年来贬值11.2%,惟跌势与区域和主要货币一致。

ADVERTISEMENT

令吉贬值主要原因是强势美元,而相对主要贸易伙伴的货币,马币的表现起落掺半,如令吉兑日圆增值13%,兑英镑增值4.9%,兑澳元则贬值0.4%,兑泰铢贬1.3%。

同时,令吉的名义有效汇率(NEER)贬值2%。

诺珊霞在第三季经济汇报会上解释说,经济危机的征兆有4项,包括国内生产总值严重萎缩、失业率高企、生意倒闭潮,以及金融中介崩溃,惟我国经济并没有任何一个条件符合这些定义。

她指出:“我国经济表现依然健全。经济持续5个季度增长、失业率持续下滑、零售和汽车销售额都超过疫情前水平,而且来往账项盈余达国内生产总值3%,大马国际投资(IIP)达到763亿令吉。”

不过,马币每贬值5%将对导致核心通胀率上升0.1至0.3%,惟我国进口消费品比率仍偏低,占通胀率篮子少过20%,加上营运环境激烈,商家会平衡转嫁外汇成本,因此影响不大。

诺珊霞也说,全球原产品价格趋缓有助于缓和马币疲弱所导致的通胀率。

随着全球的原产品价格走低,本地食品的通胀率将趋缓。

根据国行的例子,小麦价格已从6月的每吨459.6美元(令吉兑美元为4.40令吉),下跌到9月每吨417.9美元(令吉兑美元4.54令吉)。换算后,本地的小麦价格从6月每吨2022.24令吉,下跌到9月每吨1838.8令吉(排除汇率波动)或1897.26令吉(纳入汇率波动)。

另外,诺珊霞指出,令吉贬值对出口领域有利,且拥有庞大的外币资产,因此马币贬值对我国的冲击仍属可控范围。

第三季劲扬14.2%
归因去年数据低+内需强劲

对比第二季的8.9%,大马2022年第三季经济再强劲扩张14.2%,主要是去年的低基数效应,同时受到强劲的国内需求推动。

国行指出,第三季的增长得益于劳动力市场和收入改善,以及持续的政策支持。市场对电子电器产品的强劲需求支持了出口,而入境旅游也大幅复苏。

按行业看,因旅游业、劳动力市场状况改善,还有电子电气产品的强劲需求、运输设备子行业的产量增,促使服务业和制造业在第三季分别提升16.7%和13.2%。

建筑业录得15.3%增长,农业虽则面对劳力不足问题,但已从第二季的萎缩2.4%转为增长1.2%。

第三季私人开销增长率从第二季的18.3%减缓到15.1%,私人投资增长率则从6.3%扩大到13.2%。与此同时,公共投资增长率从3.2%一举扩至13.1%,公共支出增长率也由2.6%进一步提高到4.5%。

此外,净出口额也逆转前期的萎缩28.7%困境,转为增长18.7%。另一方面,由于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导致出口强劲,第三季经常账增长14.1%。而旅行和交通收入增加,服务赤字亦从第二季的负12.3%,收窄至负9.6%。

至于融资部份,私人领域的净融资增长5.4%(2022年第二季是4.9%),主要受家庭融资推动的未偿还贷款增长6.1%推动(2022年第二季增长5.4%)。

与此同时,公司债券的未偿增长率保持在3.5%(2022年第二季是3.4%)。未偿商业贷款增长5%,还款额的增长超过了贷款支付的增长。

“通胀过高才行动
将付出更高成本”

诺珊霞指出,大马通胀率料在今年第三季触顶,接下来将随着全球原产品价格回弱,供应链干扰缓解而趋缓,全年通胀率将平均达3.3%。

根据国行的资料,第三季通胀率达4.5%,次季为2.8%;核心通胀率也达3.7%,次季为2.5%。

电费折扣取消后导致核心通胀率上升。同时,食品相关产品价格上涨,加上需求强劲,导致通货膨胀。

诺珊霞说,尽管通胀率还是趋扬,势头将在末季趋缓。

至于明年展望,我国的通胀率和核心通胀率将继续保持扬势,仍受到需求和成本压力影响,本地政策可能会加大通胀压力。

诺珊霞说,明年通胀率的风险包括政府的补贴政策改变、全球原产品价格走势受俄乌战争影响,以及供应链受到干扰。

针对性补贴将推高通胀率

“政府针对性的补贴,无疑将推高通胀率,但这项措施可以把资源集中,帮助到更多更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

她补充,现有的价格管控措施、其他补贴和经济体内剩余的备用容量,仍可压抑国内通胀率。

随着通胀率趋缓,询及国行会不会松绑,暂停上调隔夜政策利率?

诺珊霞强调,货币政策委员会并没有任何预设立场,任何利率的调整将循序渐进,以支撑经济在价格稳定的环境中持续增长。

她解释:“我们要避免国内出现目前欧美国家所面对的高通胀现象,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决定,需时才能对经济产生影响,不能等到通胀率太高才采取行动,届时我们要付出的成本更高。”

因此,货币政策委员会每次的会议都会再重新评估当时经济环境,尤其环境时刻都有变化。

今年内,国行一共上调隔夜政策利率4次,每次25基点,到目前的2.75%。

诺珊霞指出,目前隔夜政策利率水平保持宽松,能支撑经济增面增长,同时可以前瞻的控制需求过多所导致的价格压力。

至于升息潮是否将削弱大马家庭的偿债能力?国家银行副总裁拿督周清莲指出,领先指标显示,大马家庭的偿债能力依然完好,减值贷款比率稳定。

她说:“风险评估属于第二阶段也就是违约风险较高的贷款者比率有下降。而需要贷款援助的家庭数量也已经显著下滑。”

打开全文
马币
国行
美元
大马经济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小时前
16小时前
20小时前
20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