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2/11/2022
拉惹乌达/王晋恒(双溪大年)
作者:王晋恒(双溪大年)

1/

驱车到拉惹乌达(Raja Uda,)觅食,意外发现一排店屋之后,竟然藏着一座肃穆庄严的斗母宫。应是工作日之故,庙里只有区区几个香客烧香祈福。他们走后,剩下我独对庙里高高在上的神明。因为日程另有安排,心中杂念纷起,我只是双手合十膜拜后便匆匆离开。

ADVERTISEMENT

人大概到了一定年龄后,就会收敛不可一世的少年无畏,开始笃信生活需要一股不可知不可言的神秘力量加持。多日以后因为心神不宁想要重访,即使大雨将至,也无阻我前往的决心。

抵达庙宇,大雨正好倾盆而下,我依循庙方圈画的路线依次上香,小心护着手中的清香,不让它们被雨浇熄。祈愿化作袅袅轻烟,飘入沉沉天际。上了香后,我抱身在庙宇独步,穿梭情韵飞动的亭台,把栏杆拍遍,欣赏凿刻各种历史故事的砖画。有时我会大不敬地以为整座宫宇为我独有,就像7年前到北京长城游历,适逢旅游淡季,整座长城只有寥寥数人,使我心生被派遣到边塞驻守的想像。风大微寒,冷雨飘洒,在苍茫的烽火台上驰目,前方尽是扑朔迷离的敌情和山川。

我抑制心中杂念,提醒自己不过是暂寄此庙的书生,或是武侠小说中负伤的侠客,逃入这座庙宇疗伤,暂时远离江湖的刀光剑影。也许,我也可以是鱼池里千百尾鲤鱼当中之一,每当有人投喂饲料,就成群往相同方向奋游,千万片鱼鳞闪闪发亮,让人有龙跃在渊的视觉震撼。我拉一张椅子在鱼池旁坐下,想把每一滴雨看清,同时观照自己的内心。时间悄然流逝,6点钟,有人牵着孩子前来膜拜,娃娃鞋的唧吱细响打破四下的寂静。

斗母宫又不总是如此清幽的。想起每个农历新年和家人一同前往路尾另一座拉惹乌达斗母宫庙会的悠远记忆——人潮如织的除夕夜,金色的聚光灯把斗母宫照得光彩流溢。我们和熟人巧遇,和陌生人错身,投身在来来往往的人群就像游入斗母宫的鲤鱼池。那时候,寰宇电视台正举办倒数活动,遥遥看见男女主播的英姿和倩影,不禁心旌摇曳。时过境迁,这些主播大多已为人父人母。据说那间斗母宫因为疫情不再办庙会,所有热闹景象,连同青春和梦愿,一并锁入记忆闸中,难再重启。

2/王裕好街

以前以为拉惹乌达是一个大区,后来才知道不过是一条长街。本地人对地名总是如此不讲究,于是拉惹乌达附近的街巷和聚落,一概成了约定俗成的“拉惹乌达一带”,方便向外坡人介绍自己的居所和工作地点。

某回同寓的朋友带我到附近的王裕好街买午餐,同样以“拉惹乌达”谓之。我们顺路绕过她的母校北海锺灵中学。当年为了受最好的教育,改变家族命运,她不惜比别人更早起床,每天乘坐一小时巴士在学校和老家之间往返。放学后,锺灵中学对街的冰沙店承托了一整天的向往,她喜欢趁着等巴士的空隙先到那里溜达。分享这段回忆时,她卸下成人的铠甲,天真无邪如软壳动物,回到敏感而温柔的少女时代。

正午阳光充裕,车厢内仿佛也能听见锺灵中学催动时光的钟声。中学大门的石头牌坊庄重严肃,由此进入的车子被限速。新铺的路安静延伸,经过半圆顶篮球场,经过郁葱的行道树,经过长廊,经过钟塔,直抵巍峨的校舍楼……从校门外向内探看,每一所中学那种既压抑又涌动青春气息的氛围大致相似,而每个少年当年拥抱过的信仰,有多少会在步出校门后成为毕生执念,抑或被现实消磨直至消失无形?

一架战斗机忽地掠过,在柏油路面投射一道巨硕且迅疾的阴影。同寓的朋友问我是否受到惊吓,然后补充道:“以前我们上课时总被这种巨响吓到。”说时流露几分得意,好似年少时曾受过不少折磨。中学的烦恼就是如此琐碎,却总是值得被夸大。

我想回嘴,其实我的地方也常有鹦鹉号直升机飞过,哒哒的节奏比战斗机的呼啸更具诗意。话题如果延伸下去,就会像村上春树小说《听风的歌》主人公和老鼠一般,借着讨论天空飞过的飞机,追忆各自的逝水年华。那都是岁月的回音。只是自从鹦鹉号直升机存在安全隐忧被政府淘汰后,它的黑影就不再盘旋蓝天。抑或说,我对飞行器早已心生麻痹,懒于将轰隆的引擎想像成天际的自由翱翔?

然后我就和一般人一样活得不清不楚,草率归纳世间万物,直到后来才知道王裕好街与拉惹乌达本就不是同一个地方。不拘小节是动听的说法,其实大家都活得非常随便——“总之那个有很多美食的区都可以叫拉惹乌达”。无论这条街真实涵盖的范围多大,都能用粗浅的共识和想像圈划。

3/被记忆错置的无名街

前往拉惹乌达有许多路线可选。不同牌子的GPS会根据用户需求领路,有的路线较短,有的车流较稀疏,有的有海景可观,有的需要缴交过路费。在鸟瞰图上画线,便知道拉惹乌达地处战略位置,是兵书所谓的“衢地”,可通往不同地区。

某天盲从GPS的指令,从一条较偏僻的路线前往。右转,路过一个狭窄,汽车必须小心让路的平路桥后,抵达一个由红地砖铺就的商业区。熟悉的画面和心灵珍藏的记忆图像相契合——这里不正是我来到北海工作以后,一直想要重访的旧时所在?后来因为一直记不起街名,只好无奈作罢。

我们一家人曾在某个大年初二以3辆车的阵势相约于此唱卡拉OK。当时姨丈一改平日的不苟言笑,摇身一变,成为全场麦霸。以前是学生乐团吉他手的舅舅却连麦都不碰。十几个人共挤在小包厢的时光才过去几年,重提时大家却记不起这段记忆,任其风化成为只有我念兹在兹的过往。

谈恋爱时,也常和前任提及一同前去的约定。我希望她能参与并且延续那里的美好时光,因为乌托邦总是要和心爱的人一同建构才有意义。只是未及重建,那些用山盟海誓浇灌的花圃还是提前凋落,一起在这条街信步而走的承诺成为永不成真的愿想。

所以那日GPS带我路经此地,我即刻关闭导航,停车,决意把时间耗在这条红砖街。走过偌大空旷的停车场,那个农历新年一起唱歌的KTV依旧频闪着七色霓虹灯,让我确信那年一家人的狂欢不是记忆的凭空捏造。然而,斜对角的奶茶店却已搬空,使我再度怀疑那年我们唱完歌后,是否曾经一起喝奶茶润喉。

记忆过于错乱,印象中,这条无名的红砖街明明坐落在高速公路的另一个路段,何时开始变得如此靠近拉惹乌达?若不是我的方向感太差,就是记忆机制再度颠倒和错置。如今我重新抵达我心中的乌托邦,仿佛回到极度念想的往日。只是独身走过KTV和火锅店,也只能过而不入,毕竟一个人的狂欢也未免太过无趣。

上网搜索这条红砖街的名字,才发现当地人和游客不过将此称作“Aroma Hotel旁边的一条街”,听起来简单而拙劣,但总好过因为无名而从大家的记忆中遗佚。

4/长街

长大后才明白,和家人一起出游的欢乐,都是父母赋予的。如今一个人驱车前往任何地方,总觉得路途漫漫,还会因为迷路和省钱种种因素而不如以前尽兴。往日未曾察觉拉惹乌达的交通原来如此凌乱,只要错过一个路口,就必须陷入长长车龙,静候下一个U转折返。驾驶者心情急切,不顾安危左右插队,导致整条街的驾驶体验都不甚顺心。

两个相反方向的繁忙车流,又使我想起斗母宫里的鲤鱼池。红灯转绿后,浩浩荡荡的车队一同往各自的目的地出发,就像鲤鱼争夺饲料的乱象。车子驶过一家人一起围炉的火锅店,曾经的繁华如今仅剩招牌作为历史的见证。车子驶过那些想要前往却一直没有抵达的暗巷,比如那年旅行团团友所经营的福建面摊和轮胎店。多年过去了,大家仍然还未兑现“有空来坐坐”或“有空去找你”的承诺。我们一家每次就只是为了某油条摊、某冬炎面摊前往拉惹乌达,而这些店面又总是在记忆中变换位置,时而在街头,时而在街尾,被我们无意地错过。

很多时候,当我们专心寻找某个摊口时,车子就会驶出拉惹乌达,就像顺流而下的舟子一不小心就滑到入海口。走出拉惹乌达后,又是一番跟着路牌左右转弯的折腾,才能重新抵达这条繁杂的长街。因为没有耐心重新投入那里的车阵,所以每每不小心驶出拉惹乌达,左转,被迫驶入沿海公路,我都会毫不留恋地离开。海对面的槟岛有大楼耸峙,像一片空幻的天空城市。

拉惹乌达的繁华大梦被我以高速抛却,那些沸腾的人语、复杂的交通和密匝的灯光,就像记忆一样,化成逶迤而去的一场金色大梦。

打开全文
王晋恒
斗母宫
北海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