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11:49pm 14/11/2022
刘雯诗|我懒得投票,因为……
文/刘雯诗(本报记者)

1.我本来是为了看见社会往某个我要的方向前进,结果却是把它推往相反的方向。

2.无论我投票还是不投都没差,因为社会有其深层的结构和自然的发展规律,我的一票根本没有办法给社会发展带来任何作用,投票只是徒劳无功。

ADVERTISEMENT

3.投票后国家也不见得会变好,反而会给稳定和平的现状带来不可知的危害。

“我懒得投票”的论调众多,上述造句只是借用思想家阿尔伯特·赫绪曼(Albert O. Hirschman)归纳的三种修辞法,由1至3依序是悖谬论、无效论和危害论。

赫绪曼从普遍人权、普遍选举权及福利政策三大历史阶段,归纳出伴随各阶段而来,反对变革立场常见的修辞法。

他首先从普遍人权谈起,这是随著推翻君主封建制的法国大革命而来的变革。当时反对者以法国大革命之后反而带来独裁专政的后果,说明目标和结果的悖谬。

他谈及扩大普通选举权时说,反对者提出的悖谬论是:普罗大众的智慧不高,参与选举会把国家搞砸,所以应该只由小部分的菁英决定国家未来。

在赫绪曼看来,无效论的杀伤力比起悖谬论更大,因为它完全否定了人的行为是有意义的。换句话说,人类社会的发展是由外力主宰,在旧时代就是“神的旨意”,在现代来说就是规律。

危害论比上述两者更为复杂,简言之就是持这种看法者忽略了社会各阶段是不能一刀分割的,而是个延续和不断变动的过程。

赫绪曼发现三个历史阶段归结出的三大修辞法虽然相隔三百年,但基本上只是在重复那简化的说辞,只有些微改良。一方面是因为这类简化的思考方式,比较容易被大部分人接受,所以会有一定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人总是期望在短时间内看到成果,一旦出现非意图的结果,也就是所要达到的目标和实际发展的方向不一致的时候,这些修辞就成了现成的方便说法,进而舍弃对于社会现状和发展方向错综复杂的解释。

赫绪曼对修辞和历史发展的见解值得一读,本文未能提及的还包括他阐述社会各阶段的变革呈现的作用力及反作用力。其文字浅显易懂,有兴趣的话可找《反动的修辞》来翻阅。

打开全文
大新闻笔
投票
刘雯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4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