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10pm 15/11/2022
【私月历】早餐/蔡晓玲
作者:蔡晓玲

疫情之后养成新的习惯。早上起来敷一片早安面膜,打开手机点外卖,洗漱之后煮热水,泡一杯咖啡。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是楼下管理员打电话来确认是我叫的外卖,我便戴着口罩到楼下取餐。简直是仪式一样,回来先用肥皂和流水洗手20秒,把口罩妥善放进袋子中丢弃。接着,拉开落地窗的窗帘,把餐点摆在客厅的小茶几,阳光躺在食物上发出自然的晶光,可能比真实入口的口感更美味。拍一张照片传给远端无法见面的人,告诉对方,这是我今天的

母亲有时也会传来她在家乡吃早餐的照片,搭配长辈最喜欢的早安图。

ADVERTISEMENT

早餐总让我想起。在吉隆坡生活以后,一年回乡一两次,每次回乡与父母的固定相处时间便是早餐时段。为了配合父母的用餐时间,我会起得比平日更早,等他们把孙子都送去上学以后,7点半左右我们便一起驱车到家里附近的茶餐室用餐。父亲通常都吃粥,母亲吃糕点,我吃哥罗面。3杯热咖啡或奶茶。他们会趁那个时间跟我聊亲友邻里最近发生的事,有时甚至是我中小学同学的近况,这些老同学可能刚好是他们朋友的孩子或媳妇。吃完早餐后父母会去买万字票或晚餐的食材,我则在车里按手机等他们。

小时候与父母一起的片段,我会想起的也是里天快亮起的那段时间,而不是那些旅途中的风景。

配合政府给公务员的旅游津贴,父亲每隔3年便会策划一次国内旅游,我们会从砂拉越飞到吉隆坡来。哥哥们上中学了不想跟,父母就只带我同行。住酒店的时候我和父母睡在同一个房间,即使是二加一床位的房间,早餐券也只给两个位子,自然是留给两位大人的。如果我真的开口要,父母中的一人也必会退让或考虑加钱买早餐券,不过我从来不会这么说。

喜欢在父母聊天声中慢慢苏醒

天还在黑着的时候,大概早上五点多,我会在父母的聊天声中醒来。他们可能会谈论新闻的内容或外面的天气,他们还特别热衷于猜测某某相识的人可能中万字票。母亲虽然常说自己数学不好,但她却能记住周遭相关的号码,简直到了过目不忘的程度。只要看到报纸上刊登的万字票中奖名单,她便能马上调动脑中的数字资料库,说这个数字不就是谁家的车牌、门牌或电话号码吗?一旦吻合,她便觉得别人跟她一样都会用这些数字买万字票。

我喜欢听他们谈论在什么情况下买了哪些字,要如何拆解梦中的吉祥数字,或参加婚礼丧礼时候应该如何拼凑日期与年龄数字,类似我放学后翻报纸必看的每日星座运势,带着一点神秘。

当天色开始蒙亮,母亲会拉开窗帘让光进来,和父亲轮流去洗手间洗漱。他们是酒店餐厅中最早的那一批客人,6点半或7点抵达餐厅。我会一个人待在房间继续睡觉或拿遥控器转电视频道看。8点之前他们就会回来了。母亲拿着用面纸包起来的咖哩角给我吃,还是温热的,配着酒店提供的茶。那时候吃的咖哩角好像是最美味的,包含了我对于酒店早餐的向往,可惜咖哩角里面的鸡蛋是水煮的,是实心淡黄色的。母亲在旁说你要认真读书,长大后会赚钱,你就能到处去旅行了。我心想那时候我便可以吃到酒店早餐了,我想亲眼看厨师把煎蛋放到我的盘子上,蛋黄跟咖哩角一样金黄色的,发着光。

真正的长大往往与想像不同。

长大后的我已不在意酒店早餐,订酒店的时候也不一定勾选早餐,因为我总是不小心睡过酒店规定的早餐时间,吃不到容易悔恨。加上外面好吃的东西太多了,已经不会在意这些。但与父母同房且在他们的对话中慢慢苏醒的记忆日益深刻,总是让我联想到爱,或夫妻之间既的氛围。

打开全文
酒店
旅行
父母
蔡晓玲
幸福
早餐
私月历
日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4天前
6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