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6/11/2022
拔牙记/周志诚(士乃)
作者:周志诚(士乃)

推开年久失修的门,一阵诊所独有的药味传来,本就不佳的心情变得更为复杂。

没办法,一整夜的,辗转反侧,咀嚼时的痛楚,难以下咽的难处,无法正常闭合,无法再正常进食……明示暗示——该看了。看着被自己糟蹋的晚餐,除说不上来的愧疚之情,更得想想下来得靠什么流质食物才得以苟活。发疼犹如警示,人生在世的修行不过沧海一粟,后边会有更多大磨大难不期而至。

ADVERTISEMENT

一夜的摧残,折磨的何止心灵与肉体?

提起电灯,对镜子反复查照,隐藏深处的左后侧牙龈起了个大包,肿胀得宛如塞了珍珠之余,更不时传来钻心之疼。想来里边埋没许久的智齿以复仇姿态回归,用武力来渲泄自己被埋没的愤恨。这时才会感叹从前自身愚昧,相信什么长智齿为的隐喻,如今不盼智齿才能称作睿智。

诊所外八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别有韵味,里边外边都让人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可我没那个心思去欣赏沿街的风景。因熬不住疼,下定决心前去牙医看诊,到了门前,心底却又跟拿了零分考卷的孩子回家般惊慌——是会挨刀子吗?会不会很难处理?会不会有许多后遗症?

到了柜台登记,因为是第一次去,马来女护士做了基本记录,面对她的一些问题,牙口胀痛让我没法好好回答,闹剧结束,她便唤我坐下,说是稍后叫名。本不管装潢,或是后方那诊所职位分布图,都是分散注意力的艺术品。那高悬的匾额,是亲朋好友相赠的,剥落的漆墙,大小有关牙齿的资讯海报,不知何时已成了一幅幅空白的经文。从此刻开始,除了心慌外,脑子内只剩下空荡荡的惨白。

由于是第一位病人,随着名字被拉开房门的护士唤起,审判终究如期降临。

医师让我坐在平日只在电视电影中看见的躺椅上,随即护士在我颈项围上一块类似在高档西餐厅独有的厚纸张,医生简单问了状况,便嘱咐我脱下口罩、眼镜。脱下眼镜是好的,眼不见为净在此时多么适用。随着不能直视的长长口腔灯臂亮起,我只瞧见一个犹如挖矿配备的模糊人影在我面前。简单观望后,医生很快便有了诊断结果。

“我可以先开药给你吃,看看能不能消炎,不过这个问题还是会回来的。而且拔除后,你会舒服很多。”听罢,我心底先是一颤,紧跟着悲喜交加。不过无妨,我既然已来到这里,就预了得挨刀子,平日里多挫,这回怎么都得做一回男子汉。

和我预想的不一样,因为得拔出的,是左后上方的智齿,不是下方的那颗,错怪了它。我甚至不知晓那里有着一整颗完整的智齿。正是因为它发育良好,通过镜面窥看,牙尖像是一把突出的利剑,不偏不倚刺中正在的牙龈,它正是使得我不能正常咬合的罪魁祸首。

我将牙关咬紧,猛点了一次头,示意自己拔除智齿的决心。医生唤护士递上不知名的药物,估计是麻药和抗生素等,准备就绪,两管针筒一下子扎进牙龈,第一针还好,第二针可明显感受到液体的流动,紧跟着就是一阵难忍的痛楚。估计是看穿了我面部表情,这时医生才缓缓道出,第二针痛楚较为激烈,要我忍着点……好在我的眼泪并无滑落,为自己留下最后一丝的尊严。完毕,先有了第一回的漱口。等待麻醉药生效的时间里,医生和护士小姐聊起家常,这本是事不关己的八卦,听多听少无伤大雅,作为生活的调剂品,偶尔八卦确实人之常情,不过彼时的我,思绪飘至冥间、到天界,就是不在人间。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不到时间有任何的流动,护士率先来和我搭话。她并不是华人,简单寒暄几句后,和我说:“Tak payah takut, sudah麻痺。”医生也和我说了些他遇过的、自身的病例,听起来具有相当的专业水平,鸭子听雷,我只是简单应答几句,犹如有声无字天书那般。挖矿人见时机成熟,又来到我面前,这次他真是为挖智齿这颗矿石而来的。

成为没有智慧的人

和我确定麻药生效后,医生并不是用一柄锋利的刀子切开牙龈,拔出智齿,取而代之的一柄钳子,像是在田里要拔出一根扎土颇深的萝卜,待固定好钳子后,便开始力与力的较劲。为配合医生,我也暗暗施力,犹如两大高手在比拼内力,两人不断地释出反向的力点,过程中我只得将双眼紧闭,默默感受着智齿逐渐被抽离牙龈的感觉,躺椅上的扶手被我摁出深陷的手印来。

“啊,好了。”医生说,一颗渗着血的牙在我眼前,被钳子举着,此时还能感受到自己的心在高速张缩。

“啊,很不幸,断了两牙根。”天堂地狱一线之间,所谓连根拔起在此刻并无得到印证。他一再和我强调,他绝对能拔出那两根前朝余孽。虽不是牙医,亦听过牙根在拔出时断裂的事迹,这和医生的专业并无直接干系,只得感叹自己的运气确实有些不如人意。

随之又是一柄不知名的器具伸入口中,清脆有力的伊伊声传来,像是装修施工现场,为我的口打造宜人的舒适环境。一旁的护士不断的清除血水,第一根和第二根陆续取出,像是闭幕式,第二回的漱口后,我的脑袋才像过时的旧电脑顺利开机。

塞入止血棉,一切算是正式迎来了终局。医生好心地将智齿和两根牙根给我打包,留作纪念。矿石产自何处,财产权自然为谁所有,此举正合我意。

医生简单交代注意事项后,我才带着尚未平复的心踏出房间,手颤巍巍地扭开门把,到柜台拿药离开。

拔牙后的午餐,本还在懊恼自己是否能入场进食,待夹起面食进口咀嚼的那一刻,几乎感动落泪。原来可以正常进食是那么让人欣喜的事,得知我因为拔牙而休假的老板娘还贴心送上了几颗云吞,心里顿时暖暖的,因大祸得小福,人生如斯。

用餐完毕,午后的蓝天依旧,伴随阵阵暖风刮来,格外惬意舒心。回到房内,盯着那颗断裂的智齿,心中不免一阵唏嘘,这小东西引发的成串惨剧,像是在嘲笑着我,从此成了一个没有智慧的人。

打开全文
智慧
拔牙
牙医
牙痛
发炎
失眠
周志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