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6:28pm 17/11/2022
被“卖猪仔”逃出基地 流浪街头的青年安全回国

(怡保17日讯)于上个月在被“卖”,逃出诈骗基地而流浪街头的怡保青年已经安全回国,唯至今心情仍未平复,而显得神不守舍,需要休养。

这名青年锺振义(28岁),住怡保,于去年10月16日飞往菲律宾后即被困,他在当地一名来自怡保,在该处经商的商人协助下,于上个星期六回到家门,令到母亲黄凤娣(61岁)放下心头大石。

ADVERTISEMENT

锺振义与母亲黄凤娣今日在马华公共投诉与服务局主任拿督与霹雳州公共投诉与服务局主任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被骗和逃离回国的经过。

黄凤娣于10月27日在刘国南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此事,对此,刘国南指出,他在新闻上网后,于当晚即接到该名怡保商人致电联络,他再三向对方求证后,让这名商人与锺振义取得联络,而收留锺振义,提供吃住和协助办理手续和机票等事,让锺振义最终乘机回国。

他希望锺振义走出心理的阴影,他也将为回国的“猪仔”安排心理辅导,以走出阴影。

被“卖猪仔”逃出基地 流浪街头的青年安全回国
锺振义(右四)与母亲黄凤娣(右三)感谢刘国南(左三)协助,左起是林慧贤、何伟铭,左四是张天赐,右起是张接莉、陈枫溦。(潘永华摄)

锺振义被“卖猪仔”受困菲律宾一共12个月,他说,他在菲律宾一共被转卖3次,而在4家不同公司从事网上赌博工作,期间一度精神崩溃,上个月趁著集团不察逃脱,在街头流浪3天2夜,幸好获得当地这名商人协助,而飞回国家。

他几度停顿地向记者表示,他当时在一名菲律宾女子介绍下前往菲律宾,被骗在距离马尼拉约1个小时车程的邦板牙从事网上赌博工作,他在第一家公司工作时,起初甚么都不懂,被公司的人骂,后因在网上一个人也招不到,被转卖到另一个工作岗位,当时想要回国,被公司人洗脑和拖著不让他国国,唯有做下去,无业绩再度被转卖。

他表示,他在第三家公司工作时相要找机会逃走,在第四家公司工作时,趁著公司门口无人看管时逃走,到了马来西亚领事馆,因沟通问题而不被允许进入领事馆内,在街上流浪了3日2夜。

他说,他逃出公司时,身上带著1万5000披索(马币千多令吉),没有护照,其护照已被公司扣押,他在逃离后致电联络在怡保的母亲,由母亲寄出逾1700令吉给上述商人办理手续和买机票。

锺振义表示,他被困菲律宾时不曾被公司的人殴打,是最幸运的事,唯当时被恐吓和转卖,压力很大,心情如坐山车,又上又下,受到刺激,精神一度崩溃,不知如何是,仿彷徨失措。

他指出,有关公司的人相信是中国人,讲华语,很凶,他不敢表达心里的话,他在该处也遇到十多名马来西亚人。

黄凤娣表示,其儿子曾于10年前前往菲律宾工作,因此于去年再度前往菲律宾工作,她并不感觉害怕,而在儿子去了菲律宾后第三天开始,她不时与儿子联络,后来发现儿子的情况,预相信儿子被骗中了圈套,而感到害怕。

她说,儿子今次平安回家,她得以放下心头大石,很感谢上述协助其儿子的商人。

张天赐披露,他于今年月开始接到这类被“卖猪仔”家人的求助,在经过各方协助下,从今年4月至7月间,有逾80人被救出来回国,8月和9月较少,当中从柬埔寨的诈骗基地救出的人很多。

他指出,要救出在缅甸被卖的“猪仔”比较难,因当地的集团不放人,而且要求的赎金也多达8至10万令吉,即使是放人,也是丢在缅甸与泰国的边境后不理。

他说,在寮国的“猪仔”也很难救,至于有多少“猪仔”被困也不知道,只是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张天赐也呼吁选民支持竞选怡保西区国会议席的刘国南,出席新闻发布会人士也包括甲巴央区州议席候选人林慧贤、巴占区州议席候选人何伟铭、马华霹雳州公共投诉与服务局副主任胡永勤、委员陈枫溦与张接莉。

打开全文
菲律宾
张天赐
刘国南
猪仔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3天前
3天前
5天前
5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