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东海岸关注东海岸
6:11pm 18/11/2022
猪仔逃生天 西港到金边 人生最惊险4小时半
摄影/录影:朱淑仪

(关丹18日讯)23岁青年从“炼狱”柬埔寨的西港逃生时,一路上遭50人追捕,换了4辆的士,过程更被的士司机乘机抢走身上4125令吉,经历了人生最惊险的4小时半后终于成功逃到金边一间赌场,获得原任德伦敦区州议员派人救离 。

来自柔州东甲,从事小贩的徐姓青年在一名不相熟的朋友介绍下,以为可以到柬埔寨当厨师,并获取每月1000美元(4500令吉),岂料误坠卖猪仔圈套。

ADVERTISEMENT

他今天在沈春祥及关丹国会候选人傅芝雅沙烈陪同下通过新闻发布会,叙述自己在过去7个月经历的非人生活时,如是指出。

沈春祥(左)陪同徐姓少年(中)叙述猪仔在柬埔寨受困的情况。右为傅芝雅。

“集团胁迫我进行网络非法诈骗,包括爱情诈骗,每周业绩需达至5万美元(22万7690令吉),否则就电棒侍候、虐打、烈日下搬砖等等。”

由于业绩未能达标,该名受害者前后被集团转卖了5次,身上布满被电击的伤痕,连右脚踝也被打断过。

他也透露在园区内认识过3名17至22岁的大马女生,后被强迫性工作,至今已经下落不明。

徐姓少年的双手和身体多处经常被电击和虐待,满身伤痕。

在获得一名关丹朋友提供沈春祥的联络号码后,他多次使用集团提供,供诈骗用途的手机联络后者,经过4个月才找到机会逃出园区。

“我不敢跟其他同伴商量逃命,只有一直等机会,逃亡时遭50人的追捕,过程要不断换的士,一定要逃出西港去到金边,否则可能没命。”

他说,一名的士司机知道他是一名“猪仔”,于是刻意载到偏僻地区趁机洗劫,不但抢走仅余从大马带去的4150令吉后,也将他丢弃在路旁。

“好不容易到了金边,我躲进一间赌场4天后联络上沈春祥委托的朋友,将我带回大马。”

徐姓少年的右脚曾被打至骨折,迄今还要定期复诊和进行复建。

该名青年在被带回马前,曾被扣押在移民局拘留所4天,身上的钱除了付的士费,部分也在逃难时被抢。

“为了打工带了全部6000多令吉积蓄去柬埔寨,结果一分钱没赚到,还带了一身伤回家。”

他透露,由于脚踝曾经骨折,回马后需要定期复检治疗。无论如何,他计划在关丹重新生活,踏实做人。

沈春祥说,许多误坠骗局的青年家属为了救出孩子,无不倾家荡产,卖屋卖地,都要支付赎金将孩子带回马。

然而,他质疑我国政府在拯救青年方面却没有任何实际计划。

“目前还有3000余名“猪仔”受困在柬埔寨一带,集团也开始将目标伸向巫裔和印裔,里面大约有20名巫裔和20名印裔。”

他也不满外交部长指当地被救的青年不愿回马。他说,该些青年实际上是集团的高薪主管,而不是被困的猪仔。他也提到集团丧失人性的处事手法,再三提醒民众不要轻信高薪工作。

“他们列出高业绩目标要猪仔进行网上诈骗,否则就专卖到其他诈骗园区,售价一次比一次高,最终目标是出售他们的器官,最高可达5万8000美元(26万4121令吉)。”

他也说,目前还在处理一宗弱智儿被卖到当地的案件,他将会安排该名母亲赶往泰国救出孩子。

另外,傅芝雅说,她将会建议希盟成立一支由沈春祥为首的专案小组特工队,将受困在当地的青年救出生天。

“一旦希盟执政,安华任相,我会做出建议。”

她说,虽然现有政府已成立小组,不过没有实际见效的成绩。

她也提到,我国除了有青年被卖猪仔,也是人口贩卖的中转站。

“由此可见,我国边境防守有多么松懈,才导致问题不断恶化,这一切应该被杜绝。”

打开全文
沈春祥
猪仔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7天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