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
3:20pm 18/11/2022
吴健南质疑分配存个人喜好  “谢琪清‘私有化’拨款”
NS 芙蓉:吴健南:谢琪清用纳税人的钱做个人宣传?拨款分配按个人喜好?
吴健南(右)继续把握机会在选区走动拜票,争取选民支持。(吴健南提供)

(芙蓉17日讯)亚沙国阵马华候选人批评原任亚沙国会议员(行动党)拿纳税人的钱当作私人资产做个人宣传,并质疑对方在分配的事件上,存有个人喜好。

吴健南今日在脸书发文,质问也是行动党亚沙国会候选人的谢琪清,作为人民委托的代议士,是否把纳税人的钱当作个人私产,在选区内的华小拨款分配上根据个人喜好或视个人被吹捧的程度,作出安排?

ADVERTISEMENT

质疑为何华小拨款存数额落差

“我要求谢琪清回应,为何他过去拨给亚沙区内13所华小的286万令吉当中,有的学校出现超过10倍悬殊的数额落差?为何比芙蓉加拉宾华小(718名学生)拥有更多学生人数的芙蓉新华小学(870名学生),只获得区区18万令吉,比前者少了足足3倍(61万令吉)?”

他在文中也提到,比加拉宾华小只少了约30%学生的万茂新村华小(503名学生),也少拿了近3倍的拨款数额(只得23万令吉)。

“是否这些拥有接近或更多学生人数的华小,都没有特别需要拨款?”

他强调,提出这些疑问并不是针对加拉宾华小或任何的学校,只是希望每一所学校都能获得充裕的拨款且被公平对待。

“所以我希望谢琪清能解释,给大家明白到底这拨款分配的方式是采用什么作为考量和基础。”

好奇基于什么标准分配拨款

吴健南接受电访时指出,他今日看了谢琪清刊登在报章的有关拨款分配广告后,冒出了许多的疑问,包括为什么学生人数多的学校拨款比较少,当中是否存在一些个人喜好或“偏私”?

“我很想知道,这名原任议员是基于一个怎样的标准去分配这些拨款给华小。是不是因为一些华小邀请他出席的活动比较多、赋予他的平台比较多,或者他与董事部的关系比较好?”

他直言,这样的分配方式确实没有抵触任何法令,但对方的行径却是在自打嘴巴,特别是行动党过往一直鼓吹制度化拨款华小,这样的分配不均,难以让人信服。

“第二点,我认为他已经把拨款‘私有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人民的委托人,受委分配资源而已,所以才会拿这些拨款来当个人宣传。”

他说,行动党以前也曾批评马华以拨款做个人宣传的行为不当,如今却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政府的拨款是人民缴税而得的资源,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必须的。他本来就应该根据人民需求去发放拨款,这不是他的个人资产,为什么他要拿来当作个人宣传?”

指制度化拨款
应基于学生人数作安排

吴健南直言,他不怕对手质问自己给了学校什么,因为这不是关于谢琪清或吴健南个人给华小带来了些什么,而是关于一名受委托的议员如何公平分配资源。

“你是人民委托的国会议员,而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给了你这名国会反对党议员分配资源的权利,这是国阵首相促成的,不是希盟落实的;以前希盟说的朝野议员公平拨款的承诺早就跳票了。”

他质疑,谢琪清作为原任的亚沙国会议员,他获得首相赋予分配拨款的权利,但是他有制度化拨款、做到公平透明吗?

“更大型的学校难道就没有这个需要?校方是没有申请吗?议员有没有依照学校需要去分配拨款,还是有关学校说明他们不需要?”

吴健南认为,真正的制度化拨款应该是根据学校学生人数作出安排,不应该存在个人喜好,更不应该用人民的钱来宣传自己。

81华团诉求已纳入宣言

另外,吴健南针对81个华团拟定《第15届全国大选森州华团诉求》作出回应指出,他欢迎行使公民社会力量和民主权力以及选人不选党的建议,强调候选人素质是左右政党胜负的关键。

“他们部分的诉求,已纳入国阵和我的宣言。如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优先经济计划。我也认同他们的一些诉求,如选区重新划分、限制首相任期、承认大马籍母亲海外产子公民权、公开招标公共项目、推动多元文化及承认统考等。”

打开全文
吴健南
谢琪清
拨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2小时前
18小时前
19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