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5:57pm 19/11/2022
那具遗体跑去哪里了?/大师兄(台湾接体员)
文:大师兄(台湾接体员)

丧礼的目的始终是要抚慰人心的──不管是还在世的,又或者是带着遗愿,幻想活着时那些完成不了的,都需要被抚慰。
——《火来了,快跑》

您好,我是殡仪馆接体员,很高兴为您服务!

ADVERTISEMENT

我是殡仪馆的接体员,只要有警察通报,自杀或是意外的案件都是我们在处理。而我来殡仪馆之前,一直都是在服务业打滚,所以来的时候都还保有一些服务业的“坏习惯”。

我第一份工作是便利商店的店员,当年我在便利商店的时候,听到电动门叮咚声就习惯喊“欢迎光临”。记得当年我在网咖打电动的时候,一不注意打得太专心了,电动门开启的时候我也大喊“欢迎光临”,感觉很是尴尬!

刚开始在这里上班的时候,我也是几度差点把“欢迎光临”喊出来,好险都忍住了,但还是在接听电话时破了功:“这里是殡仪馆您好,我是大师兄,很高兴为您服务!”

“ …… 请问我家死人你在高兴什么?!”

01/那具跑去哪里了?
记得我当年应征的时候,除了问一些会不会怕遗体, 家里有没有人会反对,能不能接受轮班……之类的问题以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测试,就是去冰库那边看一下遗体。

其实就像大家所说的,接触尸体的工作真的不妈佛(Marvel),就是打开尸袋一看,问一句:“会怕吗?”

我还是老话一句,今天如果行得正,坐得端,又是跟你毫无关系的遗体,真的也是没什么好怕的。总之,面试这关算是安然度过,没有什么问题。

记得第一天上班,我是在柜台学习,内容大概是“协助民众查询礼厅以及帮助民众找到家属遗体冰存位置”。

那天我就在电脑前,等待有人进来询问:

“我要找XXX,请问他灵位放哪里?”

或是“XXX明天告别式,请问在哪一厅?”

我就不断地用电脑查不断地回答,直到有一个边讲电话边跟我说:“我要找XXX。”

我就跟之前一样,只不过这名字打上去,没有看到何时进馆,也没有看到灵位放哪里,更没有看到告别式什么时候。

于是我就问旁边也在忙的学姐:“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要找这个人,但是我怎么查电脑都找不到,他是放在家里安灵的那种吗?”

学姐看了一下这名字,脸色一变,立刻就跟那位先生说:“你要找老板吗?他在楼上,你先上去,我再打内线给他。”

过了不久一个主管跑过来,我今天的工作就变成了“熟悉环境与认识各主管”。

可恶,早该这样了!

在殡仪馆守大夜说不怕是骗人的,在这里守大夜的工作都要很谨慎,但对于一些奇怪的现象却要学会忽略,太在意反而待不下去。

02/蛆
我上班第一次看到蛆在人身上爬的时候,是某个冬天。

当时我还在上夜班,大概十一点多,老司机送来一具说是在山上发现的尸体,约是死亡了4至7天的时间,那时候我很好奇为什么尸体没有坏掉,老司机说,因为发现尸体的地方在深山,又刚好是冷天,所以保存得很好。

我们的流程是这样的:尸体送进来的时候,我们都会打开尸袋检查,如果不是刑事相验的话会请家属把往生者的贵重物品拿下来。当时一打开袋,我就觉得他眼睛怪怪的,我一直看着他眼睛,发现里面好像有一条白白的东西在动。我很好奇,于是等到家属离开之后,就问一下老司机那个是什么,才知道那条白色会动的东西就是蛆。当时也没有害怕,只有一种“ 原来如此”的感觉。

而我真正看到蛆的时候,就跟凶宅有关了。

这天我们接到电话,目的地是一个看夜景的圣地,上面有很多景观餐厅,而我们的目的地还要再往上一点,有处觉得很高级的社区。社区里的机能不错,而且还有学校。

当时我们到了一栋有前后花园的透天厝,有多高的楼层我不记得了,不过案发现场在二楼。走进去后,看到一楼的装潢很高级,而当我们上了一半要走去二楼的楼梯,味道就开始出来了。

我接体的时候戴N95等级那种专业口罩,里面还涂满了绿油精,但是尸臭味还是一直跑进我鼻子里,很难形容那种味道,闻过以后真的不会忘记。

我们忍受那种味道,上了二楼的一间队室,看到一具男性尸体,包着尿布倒在床上,肿胀发绿,死了大概四、五天,身上都是蛆在爬,整间都是苍蝇在飞。

那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肥的苍蝇了。

鉴识科的等我们到了就请我们帮忙翻身,他们需要拍照。而当时触摸那尸体的感觉,真的永生难忘。

这样说吧,那具尸体上的皮脆弱得不用太大力,轻轻一出力就可以拔下来了;而肉的部分,手指压下去就弹不回来了。

而蛆到处爬,在身上大小洞上,眼睛旁边,嘴巴里面,手指缝隙,看得到的地方都有。

隔壁还有一具需要帮忙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拍好照片以后,我们就用现有的被单一起把尸体包起来放在尸袋。就当我们要收工下班的时候,鉴识的说:“大哥不好意思,隔壁还有一具上吊需要帮忙,因为找到家属但是他的业者还没到,可以帮我们翻一
下吗?”

我们听到的当下心凉了一半,老实说真的不太愿意,后来被拗到受不了,就去帮忙。到了对面房间,不得了!什么上吊的?大家如果家里有衣柜的话,看看那个门把!那女生是用鞋带把自己勒死的,鞋带就把她脖子跟门把绑在一起,整个人坐在衣柜前面,这具看起来又比那个男生再早往生个几天。

我们一看到就说:“只帮忙拍照,不帮忙剪鞋带跟套尸袋喔。”
鉴识的说好。

等到我们要帮忙移位的时候,鉴识那个菜逼八熊熊给她脖子移了一下,吓得我和学长立马跳开,亡者喉咙突然发出类似打嗝的声音,仿佛吐出最精华的一口气,而且完完全全吐在那个菜逼八的脸上!菜逼八整个傻住了!我们心想这可怜的家伙应该是要去收惊了。

好不容易处理完,载回去公司,等待隔天法医相验。 到了第二天,我们想说住高级住宅区,家属应该过得还可以,谁知道看他们的穿着都满普通的。

死者一男一女不是夫妻,只是同居人。男方来的似乎是儿子,感觉没有很悲伤,应该跟死者不太亲;女方似乎是姐妹,好像连车都没有,是搭计程车来的,感觉也不是很悲伤。

唯有一个哭得呼天抢地,倒在地上的。经过我们询问警察后,
有一个让我们震惊的答案:“房东。”

大师兄简介
★台湾金石堂“星势力作家”,作品横扫博客来、金石堂、诚
品、读册等书店畅销榜。《你好,我是接体员》、《比句点更
悲伤》、《火来了,快跑》皆已出版有声书。
★《你好,我是接体员》已售出中国、韩国版权,“全民大剧
团”改编同名舞台剧全台巡演,并有电视剧即将开拍。《比句
点更悲伤》售出中国版权,《火来了,快跑》售出泰国版权。
★PTT妈佛版“接体员的大小事”系列文章原作者。在殡仪馆
工作多年,从接体员到火葬场技工,如今继续朝着“全方位殡
葬工作者”的梦想前进。

离死亡最近的职业——接体员大师兄谈“別以为你都知道!”
PTT红人大师兄首度来马开讲,以他作为接体员的工作经验,带你从不同的角度看待死亡。

大师兄演讲与签书会
12月8日(星期四),8PM,吉隆坡富贵生命馆
12月9日(星期五),3PM,Sunway Pyramid
大众书局(签书会)
8PM,巴生富贵销售处培训室
12月10日(星期六),11AM,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
联办单位:新纪元大学学院 乐龄服务与管理学院,文学与社会科学院辅导与
咨商心理学系
12月11日(星期日),11AM,怡保富贵销售处会展厅
3PM, Ipoh Parade 大众书局(签书会)

打开全文
遗体
生死
大师兄
台湾接体员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