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2/11/2022
【逆旅人】蜘蛛禅 / 沈明信
作者:沈明信
摄影:沈明信

也许这一带没有高楼大厦,没能粘着蛛丝蹦上蹦下,只能和凡人一样搭捷运,一站一站往夜的深处驶去。

我坐在寂寥的车厢里往外看,窗外掠过一个又一个的住宅区,尽是一马平川。远在平地线的弧度,几幢孤零零的高楼闪烁着灯光,像是夜航的灯塔,却指明不了方向。我瞥了蜘蛛侠一眼,如果他想一步飞蹦到那一头,手腕射出的蛛丝怕得有好几公里长。

ADVERTISEMENT

最后的末班车,只有我和蜘蛛侠两名乘客,夜里的城市最能予人疏离之感。也因为疏离,多了些隔空相望的好奇:这个扮成蜘蛛侠的人是谁?那套卡通戏服之下,裹着怎么样的一个灵魂?

他应该从闹区而来,或者是武吉免登,或者是金河广场。手上拎着一个白色透明的塑料桶,里头是花花绿绿的棒棒糖,身上挂着一个钱罐子,一天的收入都在里头。这带点走江湖的范儿,引起我极大的兴趣。我喜欢这样的一个钱罐子,不必藏着掖着,缘取四方,行走天涯。

换作是我,成日戴着那密不透风的头套,肯定要大汗淋漓,呼吸困难。他却看似铁了心,要把这辛劳工作的行头一路穿回家去。或者他有一张想刻意隐匿的脸,或者他想予每个偶遇的人神秘的印象,毕竟有了这个头套,他省下一个口罩。

只见他掀开下沿一角,喝起矿泉水,接着又把手机贴在红黑相间的套上。一嘴的印尼卷舌音,如铜锣般沙哑的声音响起,衬着大妈式叨叨絮絮的节奏,还真的予人雌雄莫辨之感。

你说,今天在家都做了什么?别老顾着玩,学校的功课写了吗?怎么我讲了那么多次,你还是搞不懂。把电话带过去,看到右手边的按钮了吗?不是的,那个粉色的按钮。傻妞儿,你真笨,你按下去啊。

不如平庸,不如艳俗

遥隔千里,一线情牵;又是责爱,又是唠叨。有了乡情的牵绊,这个寂寥的夜,凭添了一丝。回想我孑身一人,生活在这个城市,还不如浪迹他乡的他,在夜里有一个想说就说的嗑唠对象。

这一触动思绪,许许多多的记忆,就这样蹦跳出来。于摇摇曳曳、渺渺嬝嬝之间,半个世纪的人与事,有如昼夜缠绕的魅影,有如连系两端的脐带,一个翻转,又有如曾经的夜雨敲窗,轻轻抚慰的低语。

原来我们都是天生的蜘蛛侠,身上粘着千根丝、万根线,找到一个定点,便纠缠着结网,再怎么爬动、蹦跳,也只是网内人生。偶尔让你窥探一下天空,你没有翱翔的翅膀,缠缚你的丝网,却让你有脚地的安全感。

当我冷静地剖析自己,无论再如何的淡然处世,孤独,选择从许许多多熟悉的身影中隐没,这一路走来,不过是强忍压抑。如果轻轻一个触点,就能让自己的内心翻江倒海,那么外相上的枯槁,不过是枉自徒劳。

一个人真正有一颗平静的心,又怎么会有自怜式的寂寞?幻想着放下尘劳,却又承载着尘劳,还不如恣情纵意,过得热闹喧哗,痛快惬意。

蜘蛛侠放下手机,觉得与其呆坐到站,不如再干点什么。他轻摇着腿,打开钱罐子,把塞着的钞票取出来,按着币值的大小细细排成一沓,整整齐齐收进皮夹子里,那是他生活的实在。

一端的我看似静然不动,心神却遨游太虚,奔忙得比他更累。而我所能掌握的生活,是我真正要的吗?

终究要到站下车。

走在空荡荡的月台,一边想着人生。也许,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思考选择;也许,我已经没有了。

打开全文
沈明信
选择
蜘蛛侠
温暖
逆旅人
踏实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