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社会
7:07pm 22/11/2022
1MDB案 | 童贵旺:指认识纳吉促小心报道 “刘特佐曾威胁The Edge”

控方第43名证人:媒体集团主席

(吉隆坡22日讯)The Edge媒体集团主席丹斯里揭露,大马在逃富商曾在2014年向他发出威胁性的言语,要The Edge小心报道的内容。

ADVERTISEMENT

他说,刘特佐是在威胁The Edge停止有关1MDB的报道。

前首相拿督斯里被控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今日续审。63岁的童贵旺是此案第43名控方证人。

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今日复问童贵旺,有关后者在2015年3月6日晚上,在纳吉私邸与纳吉会面的情况。

童贵旺指出,在交谈的过程中,纳吉并没表现出不安,基本上就是专注于聆听他所说的。

在日前的审讯中,童贵旺说,他在纳吉的私邸与纳吉会面,告诉纳吉,当局应该调查和起诉刘特佐。

他当时也告知纳吉,The Edge持有一些文件,PetroSaudi的电邮,根据所取得的资料,清楚显示与1MDB联营的PetroSaudi公司并不是沙地王室所拥有,1MDB注资在联营公司的10亿美元,其中7亿美元已流入刘特佐拥有的Good Star公司。

纳吉称会关闭1MDB

童贵旺今日指出,纳吉当时在听了他所说的话后,声称会关闭1MDB。

他说,当晚与纳吉会面之前,他已经知道刘特佐认识纳吉。

他进一步说,在2014年,当The Edge开始报道(有关1MDB)后,刘特佐曾透过记者要求与他见面。

“他(刘特佐)曾会见我两次,顺道一提,刘特佐的父亲是刘福平。”

童贵旺指出,他在1990年代就认识刘福平,因为两人的办公室在同一座大厦内。

“在首次与刘特佐见面时,他告诉我,The Edge报道错误,他与1MDB无关。

“在第二次与刘特佐见面时,他也是这么说,并指他认识纳吉,说我们应该小心我们写(报道)的东西。”

斯里南问童贵旺:“当他(刘特佐)这么对你说时,你当时是什么想法?”

童贵旺表示,刘特佐是在威胁The Edge停止有关的报道。

他说,他将之视为威胁。

斯里南进一步问童贵旺,当时作出什么反应。

童贵旺表示,就保持一贯的作风,忽视这些威胁。

询及当时告诉纳吉当局应该调查和起诉刘特佐时,期待纳吉会采取什么行动,对此,童贵旺指出,本身的期望和拿督斯里纳西尔(纳吉的胞弟)非常相似。

他说,那就是让纳吉相信1MDB出了问题,刘特佐是罪魁祸首,应该被采取行动。

童贵旺:潘俭伟给联络号码
通过克莱尔认识塞维尔

此外,童贵旺指出,当年是行动党前国会议员潘俭伟给了他《砂拉越报告》网站主编克莱尔的电话,再由她介绍认识PetroSaudi前高级职员塞维尔。

“是Tony给我克莱尔的联络号码,我联络克莱尔,她将我介绍给塞维尔。”

他同意斯里南的说法,即Tony就是政治人物潘俭伟。

晤塞维尔没涉潘俭伟

他说,当他就1MDB资料一事与塞维尔会面时,潘俭伟并无涉及其中。

此外,斯里南复问童贵旺有关赠送200万美元给塞维尔的事。

童贵旺供称,当时赠送200万美元是因为有很多宣传,关于塞维尔因勒索罪名而被监禁在泰国。

询及塞维尔被指控勒索,为什么还要送钱给他时,童贵旺指出,因为塞维尔提供的信息有助于为The Edge进行的调查报告确立事实和证据。

“在2015年2月之前,虽然我们The Edge的研究显示1MDB出了问题,但只有间接证据,我们与塞维尔见面后,确立了事实,容易显示有多少资金已流入刘特佐(公司)。”

未付200万美元报酬被起诉

塞维尔曾声称自己在2015年将两个存有1MDB丑闻资料的电脑硬碟交给童贵旺,以换取200万美元的报酬,但却从未收到有关酬劳,他曾就此事入禀新加坡法庭,起诉童贵旺、The Edge总编辑何启达以及克莱尔。

改变想法 纳吉或非被误导

童贵旺指出,他于2015年和纳吉会面后所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他一开始认为是刘特佐和1MDB管理层,误导纳吉的想法。

他说,随着时间推移,他觉得纳吉可能知道的事情比他原本以为的还要多。

今早开庭前,纳吉的胞弟拿督斯里纳西尔坐在庭内公众席与纳吉交谈。

在昨日的审讯中,童贵旺同意沙菲宜的主张,即他和纳西尔一开始认为,纳吉在1MDB案件上被误导。

纳西尔要求The Edge调查报道

他供称,也是前联昌集团主席的纳西尔于2010年联系他,要求The Edge为1MDB案做调查报道。

他指,当时他和纳西尔皆认为,1MDB管理层误导纳吉。

“纳西尔前来见我,要知道1MDB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的初步印象是,纳吉被刘特佐和一些与刘特佐勾结的1MDB高层管理人员所操纵。”

辩方反对呈纳吉录音

另一方面,控方寻求法庭接纳据称是纳吉与中东国家领袖的对话录音和抄本,遭到辩方反对,认为该录音侵犯了纳吉的基本隐私权和公平审判权。

纳吉的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今日在陈词时表示,反贪会法令第43条文允许当局在涉及犯罪时截取通讯,但是执法单位不应该公开任何通过监听方式获取的资讯。只有该录音在正确的管道下获得,才能被法庭接纳。

控方是在上周的审讯中播放有关录音以及出示有关录音的抄本,让第42名控方证人财政部前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识别录音中的人士。

根据该录音,一把听起来像纳吉的声音称呼另一个人为“殿下”,并谈到需要解决关于1MDB和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僵局。

沙菲宜指出,反贪会用来获取录音的方法,必须不会剥夺纳吉在联邦宪法第5和第8条款下的基本隐私权和公平审判权。

辩方担心录音合法性

他说,辩方对于反贪会如何获得有关录音的合法性,表示担忧。

斯里南上周陈词时说,根据反贪会法令第41(A)条文,录音理应是可以被接纳的。

他指出,只要是与案件有关,即使该录音是通过“不正规或非法”获得的,仍然是可以被接纳的。

此案将于明日续审。

打开全文
纳吉
刘特佐
纳吉1MDB案
The Edge
童贵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小时前
22小时前
22小时前
3天前
4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