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7:50am 23/11/2022
达祖丁教授.烈火莫熄的最后一天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我的梦想是让国家所产生的两名最有远见的领袖来治理大马;一位是勇敢的、饱读诗书、善于表达现代化和进步的领袖,另一位是精神上的、饱读诗书、并准备把大马带到世界舞台,成为一个温和及进步的穆斯林国家。

ADVERTISEMENT

距离我坐在防洪沟旁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被捕的大标题,看到他被武装突击部队用冲锋枪指着的照片,已经过去了24年。24年来,我一直在阅读《哈拉卡》,向真主祈祷,费力的踏过泥泞的草场以聆听由的大人物,如哈迪阿旺、赛夫丁和阿兹敏的讲座,寻找关于一个被监禁的人的希望之火,他唯一的罪过是站出来反对另一个人用公共资金来保释他的儿子。

24年来,从我整个学术生涯到退休,我的长女生了3名可爱的孙子,历经一场延长我生命5年的心脏手术。24年来,我一直在写作、演讲、反思,祈祷并与我妻子争论关于这个国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文章。

我的梦想是让国家所产生的两名最有远见的领袖来治理大马;一位是勇敢的、饱读诗书、善于表达现代化和进步的领袖,另一位是精神上的、饱读诗书、并准备把大马带到世界舞台,成为一个温和及进步的穆斯林国家,成为各国在金钱、领土和精神冲突方面的调停者。24年来,我终于看到自己盯着那张写着第2渠道(Saluran)的纸,旁边是我那印着60岁模样的身分证。当我对国家的信仰被摧毁时,我已经36岁了。

柔佛曾经是我居住的地方,当我坐在塑料椅上,在士古来游乐场的帐篷里轮候投票时,我反思这个国家的命运。安华会不会有最后的机会来重塑这个国家,或者这个国家会不会落入那些像呼吸一样轻易使用种族和宗教言论的人手中,然后举起手说出千篇一律的回应:我被错误引述,被断章取义了?对这些人来说,罪没有任何意义,如今一个宗教政党已经接管了巫统,成为宗教挑衅的罪魁祸首,以赢得选票。不幸的是,我知道这种挑衅对那些在公立大学和学院接受过教育的马来人很有效。

投完票后,我和妻子驱车返回加影,我的儿子坐在驾驶座上,这是他25年来首次投票。在拥堵的高速公路上,我们花了7个小时才到家,我一直在祈祷,请真主让明天成为烈火莫熄的最后一天。我不认为我还能再坚持5年来扛起重塑国家的重任。

这就是我写〈20日的黎明会是什么样?〉的原因。我知道会出现悬峙国会,我认为现在是国阵吸取教训,与希盟一起为大马人民赎罪的时候了。扎希处于困境,但我希望他能生存下来,因为巫统的其他人已经准备好大玩种族和宗教叙事的游戏,同时以宗教作为他们恶行的核心理由。

一如往常,兑现了他承诺的80多席。我知道巫统攻击巫统会将马来选票分散给国盟,但我不知道这种分裂是如此严重,以至于国盟如今已从柔佛和马六甲州选的灰烬中崛起,成为一个重大的政治对手。哈迪关于行动党是共产党员、贪污的非穆斯林的言论,到一名演员在他的政党平台上威胁说要杀死大马人,这些都没有动摇马来人,而是激励他们把国家献给伊党和土团党。

在选举成绩出炉之前,我曾致电我的友人,说我担心国阵会大败。他嘲笑我的担心,因为他知道我写反对国阵的文章已经24年了。很久以前我就说过,如果伊党得到40席,这个国家就会真正地崩溃。伊党是那个会给我们带来自我毁灭按钮的政党。我曾是一名伊斯兰改革者,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最好和最坏的是什么。

在烈火莫熄的前10年,伊斯兰改革主义议程的精髓使我受到鼓舞并集中精力。中间的8年,我停下来重新审视伊斯兰改革议程。但过去6年让我震惊的是,改革议程是如何被用来瓦解马来西亚,以实现狭隘的神职人员的愿景,并得到拥有大学学位和博士学位的无知大马人的支持。结局就在眼前。马来西亚的坏结局。

当70位马来教授邀请我表态说我们信任安华时,我立即接受了。为什么?安华被指责为是行动党共产党人、犹太人阴谋者、基督教代理人和以色列的朋友。我知道受过教育的马来人从未读过一本关于伊斯兰的书,但他们会完全信任地接受这些由传教士那样的人提出的指控。这就是马来人对他们自己宝贵的宗教的“无知”程度。他们认为捍卫伊斯兰,反对像安华这样的人是一种巨大的奖赏,而不是帮助贫穷和赤贫的人与儿童。

我在论坛上说,我相信安华在他的《亚洲文艺复兴》一书中所说的,我们亚洲人的文化和宗教传统中的价值观,可以被重新诠释并用来完善进步、教育和环境的理念,以实现跨越身分政治、狭隘的宗教建设和地理差异的物质财富及仁爱和平的人道模式。

安华是大马政治拼图中缺失的一块,它不仅将最终产生一个可行的大马模式,而且也将产生一个面向世界的社会。24年前我相信这一点,现在我仍然相信。虽然我从未曾与安华说过两句话,但我是那本著作的产物。虽然支持他的人文理念给我的事业带来了挫折,与妻子发生了无数次争吵,失去了朋友和亲戚,但它也让我作为穆斯林、马来西亚人和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带到了一个中心。

最后,正当我们等待国家元首以他的智慧选出下一任首相时,无论安华是否出任首相,都无法改变我24年来的烈火莫熄的自我之旅。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The last day of Reformasi

打开全文
冷眼横眉
安华
公正党
伊党
拉菲兹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5小时前
5小时前
5小时前
6小时前
7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