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6:35pm 28/11/2022
刘雯诗|为什么我们需要偶像?

“对民主政治的最严重威胁,并不是在我们之外有独裁国家存在,而是在我们个人的态度中,在我们的制度中,有一些状况存在着,使得外在的权威、纪律、一致性得以获胜,使我们要仰仗外在的领袖。因此,战场不在彼而在此—在我们内心之中,在我们的制度中。”

上述引文是出自美国教育、心理学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的一段话,对人的心理和极权主义的关系,有深刻的洞察。

ADVERTISEMENT

在人类历史当中,为自由而奋斗向来被视为崇高的理想。人们推倒独裁统治,摆脱战争、殖民统治,极力争取撤除外在的专制操控,追求个人自由的条件。

然而,无止尽追求自由真的是所有人的共同愿望吗?人们从专制中解放,声称获得胜利、自由和进步的同时,是否总是不自觉地去寻找取而代之的枷锁呢?

从竞选到筹组政府,再到后来新任首相宣誓就任期间,国内充斥着盲目支持某一阵营,或是吹捧某个领袖(甚至是造神程度)的现象,一旦出现不同的观点或质疑的声音,就给人贴标签,还动辄上升到民族罪人、宗教叛徒的境地。这些人对敌对者的指控,跟对方对其指控如出一辙。

这种盲目的行为是自我的囚禁,就算摆脱外在的多重限制,仍然会情不自禁地往自己身上套枷锁。它有时体现在人们渴望服从权威的心态,而且很多时候是自己制造的。

这种看似违反自由的渴望,违反常理的心态,并不难理解。

人们容易把对现状的不满,转化为对未来、未知的期待。所以才会对新的对象投射了寄托。制造偶像,不合理地吹捧,成了即刻摆脱焦虑的捷径。

说白了,就是追随自己过度美化的偶像就能迎向美好未来,这么做在心理上会有很大的安全感。可代价往往是舍弃了本身对事物的判断、评价的自由与能力。

尽管一些被捧上天的偶像,也有可能从英雄变奸人的一天,类似现象已一再发生。转变的也许不是偶像,只不过是不再符合个人所投射的渴望,偶像也随之在心中变形了。

无论如何,那些看似大众化趣味、无关痛痒的流行,签名笔、香蕉糕、super ring……都是偶像效应的周边商品,只是看你买或不买,或是以什么心态去买罢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