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社论
8:00am 01/12/2022
社论.安华正进行一场政治豪赌

首相该如何?想必心中有数。他很难教身缠官非者知难而退,因为这些人有功于团结政府。又如果学曹操《求贤令》所言,用人时把“能力”(这里或为稳定政局)摆在“品德”之前,对与错历史自有定论,人民也会有自己的道德评断。

ADVERTISEMENT

安华拜相符合多方的期待,但从入主布城的那一刻起,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民众用“显微镜”钜细靡遗的检视。小至穿一双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赠送,穿了两年的路易威登(LV)Chapal皮鞋,就被网路酸民挖来调侃;大到可能委任弊案缠身的政党领袖入阁,由于兹事体大,安华正在进行一场政治豪赌。

国阵兼巫统主席、行动党主席林冠英、MUDA主席赛沙迪、沙巴国阵主席邦莫达都可能入阁,但这些人都背负不同的未了官司;净选盟带头开了“第一枪”,发文告强烈反对刑事案件缠身的人士入阁,因为这会导致安华政府的诚信与形象受损。净选盟也强调,总检察署对上述案件的审理不应该受到政治干预,同时该署也必须改革,并将起诉职权移转至独立的“检控办公室”。

我们看看拥有绝对组阁权的安华怎么说?他说:“任何人被定罪之前都是清白的”,这与竞选期间希盟再三抨击阿末扎希等人是盗贼政府的态度大相迳庭。

我们同意“未定罪清白论”,但这是组织“清廉政府、反对贪腐”,百姓们念兹在兹的头等大事,安华遴选部长的过程,绝对不能让民众有“政党利益交换”、“用官位换取执政权”的想像空间。

我们不能干涉首相组阁用人的权力,但内阁部长官员权势极大,手握国家大政方针,所以面对“高道德标准”检验是必须的,这不是刁难,只是理性提醒。

安华如果为了他好不容易组成的,以及要继续稳定政局,而必须作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政治决定,即委任扎希进入内阁,就让历史去验证安华的决定是否明智。

对刑事案件缠身能否入阁?坊间有正反意见。

反对者认为“=背叛人民”,这两届大选,国阵所以兵败如山倒,不是反对党多本事,而是人民用选票唾弃“贪渎政权”,所以新政府务必与贪腐划清界线。

支持者认为“入阁不等于撤销案件”,以国阵提名阿末扎希入阁为例,希盟不能拒绝,因为这是双方合作及集体负责的一部分。也有人说:“坚持道德原则在国家承平时期不是问题,但在艰难时期就必须容忍。”仿佛国家处于危难存亡之际,用“人”不能只论大是大非,在一些人眼中“贪渎”可以暂时容忍。更何况这些人尚未定罪,我们不必“未审先判”,那是法院的职权!

曹操《求贤令》中的“求才”也此想法。他说:“……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士?……又得无有盗嫂受金而未遇无知者乎?……”

上文翻译成白话:“齐桓公重用的管仲并不廉洁,当上齐国首相后生活奢华,如果一定要廉士,齐国难成霸业。楚汉相争,刘邦身边第一谋臣陈平曾经和嫂子私通,又曾接受贿赂。魏无知推荐陈平予刘邦,刘邦问是否有盗嫂受金之事?魏说,你问的是德行,我推荐的是人才,当前最需要人才,盗嫂受金又算得了什么?于是刘邦重用陈平,为汉朝开国建功立业。”

首相安华该如何组阁?想必心中有数。他很难教身缠官非者知难而退,因为这些人有功于团结政府。又如果学曹操《求贤令》所言,用人时把“能力”(这里或为稳定政局)摆在“品德”之前,对与错历史自有定论,人民也会有自己的道德评断。

打开全文
社论
安华
阿末扎希
联合政府
组阁
法庭帮入阁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9小时前
9小时前
9小时前
9小时前
10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