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隐于学
7:50am 01/12/2022
宋明家.昂山舒吉不是圣人,安华也不是
宋明家

对于这些年自主或被动塑造出的“打贪反腐”、“公平施政”等良好形象,能否通过来年实际主政的考验?

ADVERTISEMENT

“请别忘记,我打从一开始就是一名政党领袖,我只是在做一名政治人物应该做的事;人权偶像标志,是外人加诸于我身上的。”这是缅甸政治家于2013年在仰光记者会针对罗兴亚课题作出的回应。

把镜头推回1988年8月8日的缅甸,该国群众为争取民主上街示威,数百人在军政府血腥镇压中无辜丧命。时势造英雌,身为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舒吉被推举成立民主联盟并推动民主运动。

1990年,民主联盟在全国大选大胜,军政府拒绝交出政权,继续监禁昂山舒吉。

1991年,昂山舒吉荣获,此后连获各种国际人权奖项,让她成了全世界的民主偶像。

2010年,昂山舒吉被释放。民主联盟在2012年国会补选、2015年全国大选取得压倒性胜利。

在她开启执政之路的当儿,缅甸西部若开邦罗兴亚族裔的人道危机,却越演越烈。但这位背负诺贝尔神圣光环的领袖,一直对危机视而不见,也否认种族清洗和军人暴行,导致数万罗兴亚人流离失所。

在缅甸,多数民众把罗兴亚人当作非法入境的孟加拉人,政府也不赋予他们公民权;也因如此,即便背负和“人权”神圣光环不相符的负面评价,昂山舒吉选择避免让自己被视为罗兴亚族群权益的捍卫者,以免得罪大多数支持者。

对于国际上种种批判,她说:“我不是圣人,我只是一名政治人物。”(Let me assure you that I am no saint of any kind: this I find very troubling, because politicians are politicians.)

她也认为种种“人权”荣誉光环、国际奖项(包括诸如国际特赦组织等国际组织颁给她尔后又撤销的各类人权奖项),和世界对她的崇拜,是外人一厢情愿加诸她身上的。

同样是民主斗士,大马的安华和昂山舒吉有很多共同点,尤其是烈火莫熄运动的坚持、牢狱之灾、民众支持、国际声援、领袖魅力等。随着他成功任相后,民间(尤其是非乡区和非马来民众)在社交媒体有意无意的“人设”(人物设定),造成一股民间的崇拜风潮,令人担心。

以他卓越的国、英语演讲能力,见多识广的博学才识,塑造一个完美的安华,不是一件难事。即便过去他对中文教育不友善的瑕疵过去,也一样被“24年艰难磨练”盖过一切。

他过去24年的等待煎熬、、坐监、鸡奸案、甚至连拥有一位好太太(相比纳吉老婆)、2令吉廉价签名笔等事,都被网民和媒体用来塑造“超级魅力形象”。

甚至有人说,安华应该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以昂山舒吉为鉴,这不是件好事。

我们反对让极端政客领导国家,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拒绝盲目的政治偶像崇拜文化。

在这各族群相互猜忌、彼此偏激言论不绝于耳、左一个多年贪腐、右一个神权治国的敏感节骨眼上,人民(尤其非马来少数群体)内心非常渴望出现“廉洁、公义、高效”的领导,但这种渴望往往因为公民素养认知的不强,而逃不出偶像崇拜的文化和行为。

这些日子社交媒体上流传种种对安华“追星”等赞美视频和短讯,不外是政治粉丝们对这位新任首相的魅力认可,但骨子里还是对他个人崇拜的延伸,是一种“臣民”心态的折射,也是一种非理性的感情联系,而不是客观、理性、监督、制衡的健康“公民”表现。

大马若要提升公民文化水平、民主进程要健康迈前,民众就必须摒弃这种对领导的崇拜心理,因为安华不过是一名政治人物,和昂山舒吉一样。

同样是政治人物,同样是民主斗士,安华会否像昂山舒吉,在守护少数族群权益上,选择站在“人权”对立面?

对于安华这些年自主或被动塑造出的“打贪反腐”、“公平施政”等良好形象,能否通过来年实际主政的考验?

我们拭目以待。

打开全文
宋明家
安华
昂山舒吉
诺贝尔和平奖
微隱於學
黑眼圈事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1分钟前
2小时前
3小时前
3小时前
5小时前
6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