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有理论政
11:29am 04/12/2022
冯振豪.大选洗牌之后,三大联盟需自我整顿
冯振豪

必须设法讨好和砂盟,众领袖出言需要谨慎再谨慎,推出的政策回到务实层面,以尽可能地维持现状。

历经一场激烈的选战,全国政治板块出现大洗牌,希盟虽然赢得相对多数,以9席之差领先73席的,而国阵因遭到马来选民和非马来选民的遗弃,落得只有30席下场,而且盛极一时的巫统也只拿到26个国席,再次刷新国阵的历史记录。

ADVERTISEMENT

无可否认,国阵败选显示第15届大选掀起跟第14届大选相当的反风,国阵的民意基础再度被削弱,成为政治版图中最孱弱的一方。另外,希盟是目前最大的政党联盟,但是其掌控的选票和选区都依赖非马来选民,据Bridget Welsh的初步分析,希盟分别掌控94%华裔和83%印裔选票,而马来选票仅得11%,相比2018年大选跌近14%。反观国盟的马来支持度冲到五成四,但在其他族群的得票率皆低于10%水平。简单说,国阵是三个联盟中各族群支持较均衡的阵营,而希盟和国盟分别瓜分多数非马来选民和马来选民选票,形成两支偏锋。

为此,马来西亚政治陷入马来社会和非马来社会大分野的局面,这对于三个主要阵营来说,都不属于正面发展,因此,笔者认为,希盟、国盟和国阵有必要针对论述与策略进行调整。

首先,出任第10任首相乃得益于国阵和砂盟的支持,两者给予助力也是有其权宜考量。在元首劝告之下联合政府是势在必行,若国阵要从希盟和国盟间抉择,以及短期跟长远的考量,靠向希盟是最理智的决定,因为国阵选择国盟的话,巫统就成为联合政府中最虚弱的马来穆斯林政党,随时遭到伊党和土团党的肃清。二来,国阵靠近希盟的话,巫统即成为新政府里马来社会偏好的代言人。同样的道理,砂盟也面临类似国阵的抉择。所以,两者是基于生存和长远的考量之下,有条件支持希盟组织联合政府。

在此种情形下,希盟必须设法讨好国阵和砂盟,众领袖出言需要谨慎再谨慎,推出的政策回到务实层面,以尽可能地维持现状。第二个需注意的是,希盟不该对国阵连根拔起,避免巫统走向泡沫化,以便中间偏左(希盟)和中间偏右(国阵)之间的角力能够延续下去,而不是陷入希盟跟国盟之间的左右分立,从而让马来社会有更多的政治选项。希盟也要引导非马来选民接受政治现实——理解马来社会的感受,成为负责任、顾大局、有宏观的执政党。据此,笔者非常认同希盟推举巫统议员出任霹雳和彭亨州务大臣,某种程度上,也乐见安华以开放态度任命“不讨人喜”的巫统领袖入阁。

当然,为了不让巫统气焰过度膨胀,希盟理应跟国盟签署谅解备忘录,满足某些偏好,跟伊党和土团党建立沟通管道,让国盟不会因为在野而元气受伤。如此,相对偏激的伊党会渐渐认清现况,尤其是获得好处之后,伊党就丧失对安华政府发动意识形态攻击或恶意抹黑的正当性,而希盟也要“教导”土团党,让慕尤丁清楚跟着伊党的节奏往右走是旁门左道,无法创造更多的政治效益,唯有靠向中间才有出路。

对于国阵来说,生存的考量远大于眼前利益,阿末扎希可以为了摆脱官司跟希盟谋皮,但是,扎希决定支持安华是理性之举,因为这显示巫统党内有人已意识到靠向慕尤丁乃自寻短见。故此,既然打出第一张好牌,巫统接下来就要学习跟他人谈判,包括希盟、砂盟、沙盟、民兴党等等,展现国阵的政治价值,即中庸、协商的政治文化。国阵是最了解马来民众的势力,在各政党讨好马来社会的情况下,都不愿看到国阵走向灭亡。马华和国大党或许很难翻身,不过,一旦巫统有心要重新崛起,进行内部改革,而且与伊党的右倾保守路线划清界线,巫统就不得不回到国阵平台,跟马华、国大党保持链接以取得其中间道路。换言之,除了要让马来选民回心转意,巫统也得避免令非马来社会感到厌恶,即便不支持国阵也不会讨厌巫统。

大选结束之后,从慕尤丁的“超前部署”,向王宫提呈法定声动来看,他对首相宝座的惦记程度不输安华,只不过,此次慕尤丁输在傲慢的态度和“队友”的扯腿,最终落得在野的收场。早先,慕尤丁直言其112分法定声明中包括国阵领袖,可是国阵从来没有公开认证这些支持。与此同时,据霹雳州大臣沙拉尼所说,国盟跟国阵商讨组织州政府的过程中,国盟却试图拉拢四名州议员跳槽,这些不尊重潜在盟友的举措,显示慕尤丁自我膨胀的一面。另一方面,在大选前后,伊党煽动族群、宗教和地缘的情绪,安华与慕尤丁博弈之际,哈迪阿旺也没有为选前的情绪嘲弄公开道歉,使得砂沙民众对伊党印象不佳。反之,安华却内敛和有耐性,行动党更显得务实,愿意拉下颜面向砂盟道歉,提供台阶给阿邦佐促成合作。

因此,慕尤丁需要学会谦虚,凡事适可而止,认清政治现实之余也要懂得送往迎来。如果土团党要取代巫统的位置,该党必须展现出有能力制约和导正伊党的一面,让伊党懂得自我克制。如此一来,慕尤丁可继续掌控不满国阵的马来选民,逐渐发展成国盟的基本盘,同时也可取得部分非马来选民的肯定,让华裔、印裔和东马社群愿意聚焦国盟包容开明的形象,而不是关注伊党贩售的偏激论断。

最后,2018年大选是打破旧格局的终端,2022年大选是掀开新篇章的起点,希盟、国盟和国阵这三个大联盟,若有意在新的政治氛围下延寿,唯有重新整顿政治论述和攻防策略,回到过去只有死路一条,迎向未来才是政治正确之道。

打开全文
国盟
安华
希盟
冯振豪
有理论政
国阵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4小时前
15小时前
16小时前
17小时前
18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