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12:28am 03/12/2022
有的是还没说出口的 爱、感谢,以及对不起。 —— 大师兄(台湾接体员)

01/ 500万 手足为此决裂,500万算多吗?

  礼仪师带着一位家属进来捡骨室。这位家属在讲 电话,对话听起来不怎么愉快。 “你们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妈走了,我想说大家500萬 手足为此决裂,500万算多吗?

ADVERTISEMENT

  吃个饭,订好了oo餐厅,等等晋塔后,我们一起去吃好吗?……好,没关系,不去吃就算了,不要再大小声……好,你觉得妈把钱都给了我!你不爽没关系,大不了 兄弟不做了。但你想过这几年是谁在照顾妈的吗?喂? 喂?”

看来是对方突然断了线。他无奈地看着手机,叹一口气。

  一片静默中,我问:“请问还有其他家属吗?” 他摇摇头。 礼仪师把筷子放到他手中,说:“来,因为只有一位家属,我们多夹两块。丧事没有做双的,所以我们夹3块, 请妈妈入新居,住新房喇!”

他默默地照做。

  接着,便是我捡骨、装罐。 安静的捡骨室内,那位先生突然开口对礼仪师说:“不好意思,刚刚让您见笑了。” 礼仪师尴尬地笑了一下。“不会啦,这种状况,以前也遇过。我还看过为了家产, 找黑衣人来告别式闹场 的呢!您家的还好,才来翻倒几盆花而已,不要太在意。 倒是嫂子还好吗?我看她的情绪很激动呢。有先回家休息吗?应该没事吧?”

我绝对没有对不起妈妈

  他叹口气。“是没事啦,我儿子先带她回家了。唉,发生这件事情,我老婆是最伤心的……你们觉得,500万多吗?”

礼仪师说:“500万很多呀!”

  我装罐装到一半,也忍不住回头点点头。500万!我要赚多久才有500万,当然多呀。

  他接着说:“那……500万买你照顾一个失智到卧床的老人家十多年,不对,快20年,你还觉得多吗?”

  我愣了一下,礼仪师也想了一下。我们同时对着他摇摇头。

然后他说了500万背后的故事。

  十多年前,我妈生病了,变得像小孩子一样,而且渐渐会忘东忘西的,需要有人常常陪在身边照顾她。

  一开始,我们几个兄弟姊妹轮流照顾。但是我觉得妈可能不想搬来搬去,所以后来就长住我家。本来要请看护,但是我和老婆讨论之后,决定她放下工作,照顾妈。 反正我薪水够用,而且这样也不会有跟外佣的那种沟通问 题。

  可是我妈没有保险,什么都很花钱。有一天,我弟弟来看她,发现她的存折簿子里面,少了很多钱。而且她老人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哭着跟我弟弟说我们虐待她,拿她的钱去乱花。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我也不知道我这么用心对我妈, 她怎么会说这种话。我想,她应该是生病了。

  后来,她住了一年多的安养院,然而极度不习惯,我弟就把她接去他家住。可是不到半年,我弟受不了,又把妈送回我家。

  这几年,我老婆用尽全力照顾她,给她最好的。我们觉得那是老人家自己的钱, 所以用那些钱照顾她,结果却被大家讲成我们拿她的钱乱花,还说我们霸着妈妈, 就是要她的遗产!

  干,过年时看他们打卡围炉,快快乐乐地吃饭。我们家呢?我们要哄妈妈吃饭, 而且得随时准备着,当她身体 不舒服,要赶快带她挂急诊。

  寒暑假时,他们开开心心地带小朋友出门打卡。我呢?我叫小孩不要出门,在家陪奶奶,叫老婆看着老妈, 别让她出门到处跑,生怕她跑丢了。我也知道请看护轻松,但他们受得了我妈吗?会不会偷打我妈?

  今天妈走了,他们来闹、来推花盆,说老妈本来有上千万的存款,最后只剩500万,叫我吐钱出来。

  干,这500万我全拿不心虚啦。十多年,十多年欸!我照顾十多年,拿这500万, 过分吗?多吗?那些用掉的钱, 哪一分哪一毫不是用在我妈身上。

  我承认我对不起老婆跟小孩,没给他们可以愉快出门玩的童年和生活。但是我绝对没有对不起我妈!

很少看到男人哭成这样,而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礼仪师带着那位先生离开后,我跟老学长分享这件事 情。

“真是令人心疼呀。”老学长说。

  我说:“对呀!那家餐厅那么难订,又好吃,订到了不去,真的很令人心疼!”

  老学长用力点头,说:“没错,尤其是那个狮子头,香味一绝!”

  餐厅好不好吃我们倒是有一致的意见。其他像长照、 遗产呀,这些故事天天上演,换个家属来,或许又有不一样的说法,也就没有一定正确的答案。

 反正捡完骨,自问没有对不起你抱的哪个罐子任何事 情,你就可以抱着它昂首阔步地走出去,管别人说什么,是吧?

02 / 留下來的人
到最后,可以带走什么呢?

  当我在冰库工作的时候,觉得冰库很阴,常常有怪风。 每当跟家属说:”棺木里面不能乱放东西喔。”总是会 有一些人很“理解”我们的苦衷,而且绝对不“乱放”东西。 “我知道啦,我不会乱放。我知道我爸没病没痛了啦!但是这个助听器跟了他那么多年,要是今天不放入棺木里,他听不到我们说‘火来 了快跑’,怎么办呢?”

  “我理解你们的难处,我绝对不会乱放。可是我老爸生前最爱看 的就是‘包青天’,我陪他看到都会背台词了,他还是每天看,看得津 津有味。但是,自从他生病卧床后,就再也没看过了。这全套的包青天 DVD放在我家也是触景伤情……真的不能跟他一起烧过去吗?”

  “乱放?我怎么会乱放?!这套真皮的衣服是我老爸从年轻就留着 的。当年他把我妈全靠这套。没有这套衣服,就没有我们这些小孩。我 们可是要放进去,让他在下面跟老妈相认的!这叫乱烧?”

  每当听到这些话,殡仪馆就有阵怪风吹起,刮得我们工作人员睁不 开眼。等到风停了,那些待入殓的棺木就盖起来了。真的好可怕。

  说家属们孝顺嘛,其实满感人的啦。说他们破坏规定嘛……其实有些东西烧了,根本不环保。

唉,但是这种事真的很难制止。

  到了火葬场,那才叫精采,棺木里放了什么东西,每一次都像是开福袋一样:手表、项链、玉镯、戒指,这些基本款饰品是每天都有。国旗、心律调节器、人工关节、杨枝,这些老人款也很多。球鞋、乐器、 娃娃、漫画书,属于年轻人款;奶瓶、小玩具……这些不提也罢。

但这些都是他们想带走的?

  或是在世的人希望他们拿走的呢? 曾经在火化炉后台控炉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气味,我就对学长说:“学长,我一定是饿坏了,怎么闻到巧克力的味道!” 学长说:“我也闻到了诶。到底是谁在棺木里面放巧克力呀?” 打听之下,葬仪社的人告诉我们,亡者因为生前生病,不能吃太多甜食,家属很希望让他带很多甜食离开,所以就塞进了棺木里…… 曾经在捡骨的时候,我发现一枚戒指,就在装罐子时,拿给往生者的老公看。虽然火葬场有“夫妻不相送”的禁忌,但是不守的人还是有。

  坚持来送太太的丈夫一看到戒指,眼泪就溃堤了。 “我们结婚的时候,不是说好要一直戴在手上,谁都不要先拿下来的吗?为什么现在它不在你手上了呢?” 陪他一起擦眼泪的时候,我 才知道鸡婆不是好事。

  活下来的人没有遗憾就好

  曾经在捡骨的时候,我发现烧完的棺木里,有个奇怪的东西,问学 长:“为啥这个心导管的造型跟衣架一样呀?”

  学长一看,说:“这个就是衣架呀!”我问:“那为啥要在棺木里面放衣架呢?”

学长抓抓头,回说:“我也没遇过,不知道是啥意思。”

  我看了看往生者的姓名:女性,老人家,冠夫姓。有了个想法,对 学长说:“衣架,依嫁……是不是这位女士在年轻时,不是依她所想要的嫁,可能是相亲或是被父母许配给人的,所以放一个衣架,希望下辈 子可以依她的意思嫁呀。”

  学长张大口赞叹:“怪不得你每天都可以写那些乱七八糟的。讲起来很唬人,仔细想想又有点道理欸。等一下礼仪师来了,我问问他好 了。” 不久,礼仪师带着家属来捡骨。我们问他:“里面为什么放个 衣架?”

  礼仪师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个哦,衣服放进去,衣架忘了拿出来。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啦!”学长看着也是一脸不好意思的我,说:“吼!我还真的相信你!”

  看到熊熊大火里有手表,我在想是不是烧到网红“劳力士男”朱一旦。 看到熊熊大火里有眼镜,我在想是不是烧到漫画《银魂》的志村新八。 看到里面有排球,我想喊电影《浩劫重生》的威尔森!看到里面有吉他,我脑中浮现“吉他之神”克莱普顿的旋律。

棺木里面放些什么?往生的人能收到吗?这些不重要。

重要的是,活下来的人觉得释怀,觉得没有遗憾就好。

至于烧出来有没有毒,会不会爆炸。没关系的。

这是火葬场技工的事情。

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的。

演讲与签书会
12月8日(星期四),8PM,吉隆坡富贵生命馆
12月9日(星期五),3PM,Sunway Pyramid
大众书局(签书会)
8PM,巴生富贵销售处培训室
12月10日(星期六),11AM,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
联办单位:新纪元大学学院 乐龄服务与管理学院,文学与社会科学院辅导与
咨商心理学系
12月11日(星期日),11AM,怡保富贵销售处会展厅
3PM, Ipoh Parade 大众书局(签书会)

打开全文
大师兄
星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