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观点
4:07pm 05/12/2022
陈嵩杰 | 赡前顾后
文:陈嵩杰

这次全国大选卷起的绿色海啸,促使国阵主政数十年的玻璃市州政权,一夕之间沦陷,这与尚未举行州选,由伊党掌权的丹、登及吉三州,形成北方四州由伊党坐大虎视南方的政治态势。

本届全国大选被形容为最撕裂性的选举,也创下多项选举记录,其中六个州政府选择不与全国大选同步,只有玻璃市、霹雳及彭亨三州同步大选。

ADVERTISEMENT

选举结果已尘埃落定,玻璃市归伊党主政,而霹州及彭州则由希盟与国阵组联合政府,勉强挡下异军崛起的绿色攻势。

回顾马来半岛联合邦组成的历史,除了由英殖民地主导下的海峡三州府straits settlement government,最先组织起来的马来联邦四州是森美兰、雪兰莪、霹雳及彭亨,早在1898年立宪,形成四 个马来政权核心州属,英文定名为federated malay state。

至于北马玻、吉、丹及登四州,历史上的政体叫马来属邦,英文定名为unfederated malay state;这四个原属暹罗领土的州属,后来在1909年在曼谷条约下,由暹罗国移交给英殖民地政府治理。

理论上,马来属邦的四州当时虽受英国保护,当时尚未正式加入马来联合邦,自治程度比起马来联邦更高,甚至可被视之为受英国保护,拥有本身宪法的个别邦国。

经过这次大选海啸式的洗礼,再回顾马来联邦州在英殖民地政府撮合下立国的过程,是不是觉得本届大选,只有三州与全国大选同步举行选举,呈现马来联邦州与马来属邦州政体上的差异性,还有一个曾寻求英殖民地政府行政权能自主的柔佛州,今后会让国人不时面对“国州分开两次投票的政治新常态”。

这意味著,不能执政中央的州执政党,会设法通过州的选举,来达到向中央施压的政治目的,或促使州与中央渐行渐远的政治格局。

远的不说,伊党扶植的巫统叛将亚娄国会议员沙希旦,最近他就发表了国盟应乘胜追击的言论,敦促国盟立即解散伊党执政的吉丹登三州议会,以便举行州选,让绿色力量牢固控制的三州展示力量。

接下来值得观注的政治演变,也是中南马以下的州,长期敌对的两大政治联盟,国阵与希盟,是否能在首次结盟的霹雳与彭亨两州政府,挡下绿色海啸力量的南侵?雪兰莪和森美兰这两个希盟执政的州,是否能在明年举行的州选扛得住新联盟的考验?

不好遗忘半岛还有马六甲和柔佛两州的选举,从今往后可能会与全国大选脱勾,这又是政党联盟与联盟之间,一场又一场的选举殊死战;还有自主权坐大的东马两邦不同步的选举,也是牵动中央稳定性的重大选举。

可以预见的未来,大选后首次出现的团结政府,将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考验,但我们终于告别巫统一党独大的时代!

打开全文
花城内外
陈嵩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5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