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06/12/2022
林嘉欣/伤落发
作者:林嘉欣

“如果我的落发可以卖钱,我必定富可敌国。”她和我面对面,笑着。散落满地的秀发,是我们青春走过落下的足印啊!周日的午后,她盘起了乌黑的发,桶子盛半桶水,一块抹布,收起流落在外的污垢。我依旧故我,任由吾发飘扬多自在。

我扭了扭第二块抹布,桶里的水面上便又多一圈圈发丝在漂流。

ADVERTISEMENT

闲暇的午间,慵懒的我,望向宿舍天边的蓝天白云,再来一阵凉风吧,把我吹得像云朵一般干净。宛如我的小房间,和我二人,我们住在今天才刚刚“新”过的房间。地面是干净的,心情也是。室友能和你活到一块儿去,实属难得。我们都爱干净,所以我们一起打扫房间;我们都习惯早睡,所以一入深夜,灯就熄灭了;我们都爱美食,哪怕店里贩卖的一个小零食,足以让我想起“家里”有个你。这样的生活不会太累。

唯独夜深人静,暗夜来袭之际,我们谈起了心事。大家的背后想必都有一处伤口,不得碰触啊。听你诉说往日的打工经验,我从平淡的语气和简约的言语中,意外抚摸到伤痕的尾端。我让自己不再追寻那伤的来处。它绝对有一个终点,我知又不愿意去知。我不想去到令你难堪的深处,也让自己难过。

你说你羡慕我兼职助教的工作,那些孩子听你讲课定不会感到无聊。“你和其他老师不一样。”你不知,这便是我最想听到的话。孩子们能快快乐乐学习是我的愿望。

我们是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认识的,兜兜转转你成为了我的室友。学期的更换,意味着宿舍房间和室友的更迭。我本来早就习惯了。预料中的离别,预期中的伤感,可人偏偏知道总会失去也一样深爱,不是吗?夕阳西照之下,原是嫩青的叶子随年月辗转枯黄落下,不再有人偷偷怜悯夹杂在叶脉中飘落的青丝。他处,再也寻不到一样的你了。更无人愿意拾起散落满地的岁月轻轻踏过的印痕,我总将知道掉落的又何止只是一丝丝。

散文
友情
头发
掉发
室友
林嘉欣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