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滚动 | 云顶下山时失控撞分界堤 7人不幸丧命看最新消息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7:00am 08/12/2022
【校园谈政治/01】是谁扼杀了年轻人对政治的想像?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陈启基、黄玲玲

第十五屆全国大选是投票权下调18岁后的第一场全国大选。新法上路前,人们总是质疑年轻人不关心政治,又怎能懂得决定手中的一票?选后,有人初步分析年轻人依循家长选择,或者被TikTok“洗脑”而盲目决定。然而,可曾想过若真如此,又是谁造成的?在急着否定年轻人的投票权和投票能力前,我们更应该检讨的是,整个社会、教育体系如何让年轻人接触、认识、了解政治?

ADVERTISEMENT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陈启基、黄玲玲

时光倒回到国会解散时,当时目光聚焦各方政党阵营,许多人可能都没注意到年轻人。国内大学生积极邀请社运人士到校园的活动频频受阻,小如场地被临时取消,大至出动校园辅警赶人。

难道是校园不能谈政治?面对校方家长式的管理,你我难道要举手发问,到底是谁不愿谈民主与政治?到底是谁不了解政治?到底又是谁限制了年轻人对政治的想像?

?从校园活动看年轻人的政治环境

又是,那个2019年高举纳吉小丑牌的大学生,然后在毕业典礼上举牌抗议时任校长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被控蓄意侮辱,案子未了。2022年了,这次他是校友,什么都还没做,就被挡在礼堂门外了。

10月13日,马来亚大学迎新周,学生会主办一场“校园言论自由”学术论坛,与会讲者包括选委会副主席阿兹米沙隆(Azmi Sharom)、马大学生会总秘书娜支娃胡琳(Najwa Hureen)和已经是非政府组织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M)协调员的黄彦铬。

请黄彦铬还原当时状况,他提早到校,一抵达礼堂就被校园辅警挡在门外,“你是黄彦铬对吗?我们有另外的安排。”他只好暂时回避,礼堂四周的辅警也渐渐增加,稍后抵达的阿兹米沙隆则顺利进入。哦,不是活动的问题,是人,是黄彦铬的问题。后来,学生带他从后台上台,活动照旧开始,但阿兹米沙隆还讲不到几句话音响系统就被切断。

2022年10月13日迎新周活动上,黄彦铬被阻止进场,最终音响被切断,活动腰斩。(取自黄彦铬脸书)

另一边厢,马大学生会主席黄国燊去与校方斡旋不果,于是上演网络上可见,他在礼堂楼上发表慷慨激昂的简短演说:“我们只是要让学生接触(不同的看法),让他们决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然后,在场所有学生被解散。

时隔一个月多再谈起那场活动,黄国燊坦言,那时觉得很不可理喻。就个人而言,团队付出那么多心血办的活动被强制腰斩,当然生气。让他更愤怒的是,贵为全国第一学府,所谓“追求知识”的地方连让学生聆听不同声音的机会都要剥夺,而校方阻断活动的理由是,学生会没有按照流程,且邀请黄彦铬会让马大蒙羞。

要按照什么流程?黄国燊说,学生事务处其实早已下放权力让学生会审批活动,或许因为迎新周活动较为盛大,校方事前要求过目嘉宾名单。学生会原想邀请的SUARAM协调员是阿祖拉(Azura Nasron),但对方在活动前一晚才确定无法出席,请同事黄彦铬替代。过于临时,学生会就没再通知校方。

黄国燊重申当时的想法是,活动已经请示过校方,由学生会全权负责,若真有什么问题,事后学生会定会负起责任。再者,少一个嘉宾就是少一把声音,活动初衷本来就是让学生接触不同的看法嘛。到了当天早上他才得知,巫统大专生俱乐部(UMNOSiswa)已经向校方举报黄彦铬即将到校出席活动。

黄国燊与校方斡旋不果,发表言论“我们只是要让学生接触(不同的看法),让他们决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取自黄彦铬脸书)

其实,后来马大另一学生团体马大新青年(UMANY)又再邀请了黄彦铬,以及选民教育游戏Politik Mamak的制作团队Error 404主讲民主通识课。兴许是内部活动相较低调,那次活动顺利进行,没人阻止黄彦铬进入校园开口说话。

校园抗议只能看校方的意愿,没有对的时间地点?

问黄彦铬在母校又创造新的回忆有何感受?他说校方还是老样子。毕业典礼举牌后,校方指学生应该选在对的时间地点抗争,而不是随随便便抗议,但此次出席和平理性的论坛活动,依旧被粗暴中断。这不禁让他认为,并没有所谓对的时间地点,而是校方愿不愿意接受异议者的声音。

作为国阵时期入学,希盟时期毕业,国盟时期声援学弟而被控的校友,黄彦铬贴近观察这些阵营如何影响校园氛围。他点名希盟是3阵营中相对开放的,当时学生邀请反对党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和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并未受到阻扰。

黄彦铬说,校园还是可以谈政治,但只可以谈当权者想看到听到的,而不是其他声音。

希盟时期在国会通过修法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但是到了国盟时期却一直拖延落实。希盟于2018年执政后成立废除委员会,成员包括学生代表、学术人员、宪法专家等。黄彦铬说,当时委员会已经完成政策报告,提出新高等教育法令取而代之,并强调3大核心精神:学术自由、校园自主和学生自治。“但是很遗憾的,喜来登政变后(政策报告)就变成废纸。”

因为校园不谈政治?黄彦铬稍稍修饰,还是可以谈政治,但是只有执政党,反对党的进不去校园;可以谈当权者想看到听到的,而不是其他声音。这……是我们对政治的想像吗?

校方独断独行,学生投诉无门?

不只黄彦铬,10月16日,学生会邀请公正党国会议员法米(Fahmi Fadzil)主讲学生议会工作坊,也出了岔子。黄国燊说,校方早已审批活动,却在前一天临时告知讲堂不能使用。学生会临时找不到地点,只好挤在学生会议室。却又那么刚好,风扇、冷气都不能使用(电灯没问题),学生只能开窗通风,有些人因为太闷热索性站在门外听课。

公正党法米来校主讲工作坊,学生被迫挤在会议室,风扇和冷气碰巧同时失灵。(黄国燊提供)

11月12日,政治漫画家(Fahmi Reza)受其他学生团体之邀到马大主讲“”(),同样受到校园辅警阻止,最终被迫迁往校外举行。

本刊于11月22日电邮马大校方寻求回应,包括基于什么理由中断黄彦铬和法米惹扎的活动?学生团体邀请演讲嘉宾有什么条件和申请程序?如果学生不满校方决定,又有何投诉管道?面对学生质疑校方举动有碍校园学术自由,校方有何回应?尝试拨电校长室和学生事务处后,学务处确认收到电邮,校长室则一直无人接电,至截稿前两个单位都没有回复。

呼吁新高等教育法令取代大专法令

又,不只马大,法米惹扎在全国各个国立大学的“民主讲堂”(#KelasDemokrasi)都受阻,包括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槟城理科大学(USM)、沙亚南玛拉工艺大学(UiTM)、吉打北方大学(UUM)、玻璃市大学(UniMAP)等。最终,他们必须移步到校外的餐厅、小贩中心、店屋门外或路边上课。唯二成功在校园内举办的只有国立的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UIAM)和私立的泰莱大学(Taylor’s University)。

法米惹扎于11月20日在社交媒体发文写到,“很多人开始明白为何我会主动在TikTok和巡回各个大学举办#KelasDemokrasi。这就是庞克文化的D.I.Y.(自己做),不必等讲师、政府、政党或任何一方,我们人民、普通人,自己来。”(编按:12月6日,数名槟城理大学生因出席11月12日的法米惹扎#KelasDemokrasi,遭警方传召至槟岛东北警区总部问话。)

法米惹扎在TikTok和校园开讲,想传达的是“不必等讲师、政府、政党或任何一方,我们人民、普通人,自己来。”(取自法米惹扎脸书)

 

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学生会主席阿里夫(Aliff Naif)还原法米惹扎到校讲课的过程,活动不是学生团体主办,而是零星学生很草根地自发邀请对方。谨慎起见,学生通知学生会有关活动,以防万一发生什么事还有学生会支持。

“活动当天,我收到校方来电询问,因为海报早已充斥整个校园,学生也印制了横幅。”阿里夫说,“因此我向校方担保,法米惹扎不是来宣导什么挑衅或党派相关内容。”法米惹扎只是把TikTok直播的#KelasDemokrasi搬到校园内,他分享的是国会的功能、首相的职责和政策如何制定等应知的常识。校方行政人员来观察活动,聆听一会儿后了解到没有挑衅内容,就让活动继续,校园辅警则待至活动结束。

阿里夫解释,校园辅警监管(supervise)和协助(facilitate)是例行公事,因为无法预知活动会不会有支持者做出特别行为。他也指出,校方曾邀请过杨巧双、慕克力等反对党政治人物来校,校园辅警都会到场。相对而言,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校方的反应非常温和,而其他国立大学则是在活动开始之前就加以阻止,根本不与学生沟通协调。

阿里夫认为,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注册在公司法令下,因此不受大专法令管制,让他们享有多一点自由。(阿里夫提供)

其实,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虽然是国立大学,却注册在公司法令之下。问阿里夫这个条件是否让学生享有较多自由?“是的,我这么认为,因为我们不受大专法令管制。”他答,所以我们要求新政府撤销大专法令,用新高等教育法令取而代之。

阿里夫说,大学校园不是管理者的,大学也属于学生。学生应该有权利邀请属意的嘉宾到校,校方可以监管活动,但不能一开始就不批准或阻止活动进行。“除非事先证明了活动具挑衅意味,或者邀请的是内政部的黑名单如恐怖分子,那就不只是挑衅,还可能带来威胁了。”

阿里夫说,法米惹扎只是一个艺术家,其他政治人物是议员,不该被审查啊,他们可能有争议,但不是恐怖分子啊。“校方不应该因为一些人物有争议,一开始就不批准任何活动,除非他们可能带来伤害。”

黄国燊认为,大学作为追求知识的地方连让学生聆听不同声音的机会都要剥夺。

延伸阅读:

【校园谈政治/02】从校园开始打破政治刻板印象

相关稿件:

【政治老巢/03】安华老巢峇东埔 烈火莫熄燎原起点

【大型工程基建安全/01】大型基建工程原来是这样的

打开全文
焦点
法米惹扎
黄彦铬
大专法令
校园谈政治
年轻人不懂政治
民主讲堂
#KelasDemokrasi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4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