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7:00am 08/12/2022
【校园谈政治/02】从校园开始打破政治刻板印象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陈启基、黄玲玲

“很多人以为政治是政党相骂,忘了最根本的其实是政策,而政策是生活上很重要的东西。”黄国燊谈起,他原本就只是活跃于课外活动的中学生,没什么政治醒觉。“其实就是exposure(接触),不一定要政治 ,从生活方方面面……”

ADVERTISEMENT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陈启基、黄玲玲

政治人物、社运分子能不能进校园演讲?
A.能,校园应该包容各种声音。
B.不能,校园不该谈政治。

马来亚大学学生会主席黄国燊分享多份1960年代的校园刊物《Mahasiswa Negara》(国家大学生),其中一份的头条是“食堂合约质询中”。那个年代的校园,学生自治管理宿舍、食堂等,从刊物还可看出,学生关注国际间的学生运动,关心社会。

1960年代《国家大学生》封面,报道质询食堂合约是否涉及贿赂。

“很多人以为政治是政党相骂,忘了最根本的其实是政策,而政策是生活上很重要的东西。”黄国燊谈起,他原本就只是活跃于课外活动的中学生,没什么政治醒觉。“其实就是exposure(接触),不一定要政治 ,从生活方方面面……”

从生活方方面面……他再举例,一个人开公司,总会受到政府的政策影响,“到一个地步,大家就会明白政治会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所谓校园内的政治

2022年10月13日马大迎新周的“校园言论自由”学术论坛闹风波,讲者SUARAM协调员被阻进场,活动还被校方切断音响,中止进行。马大学生会主席黄国燊说,校方本来要连带取消下午的辩论会,他和另一伙伴前去学务处协商。他做黑脸,沉下脸来不多作回应,伙伴做白脸商量,行政人员再把球踢给负责学生事务的副校长决定。

乍听之下,颇像到政府单位投诉或商讨什么事情似的,例如执照费迟缴了被勒令收摊,只好去市议会做rayuan(上诉)。

黄国燊点头,其实学到很多有意义的东西──怎么和正反两方谈判?什么时候该恰到好处做黑脸?什么时候要100%好好坐下来谈?什么时候要升级行动才能争取应该得到的东西。

黄国燊展示1960年代的校园刊物《国家大学生》,学生关心的事务包括校园改革、校园规划、提升校园设施等。

升级行动!要举牌了吗?要示威了吗?要上街头了吗?这些都是民众对学生运动“升级行动”的刻板印象。

黄国燊举例,冠病疫情行动管制期间,学生都在家上课,没用到校园里的任何设施却要付全额学费。学生会于是向学术与国际事务副校长商讨,但没有下文。能走的途径都走了,学生会才“升级行动”在网上发动请愿,吸引两万多名学生签署,且获新闻媒体报道。最后,学生争取到学费减免每个学期120令吉。

很温和吧?黄国燊说,学生会明白马来西亚是中庸国家,行动不能极端,即便升级也是逐步来,一下子太激进,一些学生也接受不到。“学生会本来就是要争取学生福利,如果一片散乱的话,更难去争取。”

不过,学生只要一行动起来,往往都会被贴上标签。黄国燊停顿一会说,“在任职之前就已经想好,一定很痛苦,又没有钱拿,又要多做工,做什么都一定会有人讲你,所以也不差多一个误解。最重要是我们想要推的议程能达成就够了,其他都是‘浮云’。”

听来,怎么有点像国内政坛的国州议员呢?

政治是生活的方方面面

所谓政治,在国家层面是政策、民生,是你我日常生活的集体决策;在校园,政治就是学生的受教权益、膳宿、举办活动的自由等等。而人们第一反应联想到安华、慕尤丁、纳吉,这些政治人物的言行讨论只是政党政治的一小部分。

谈到政治人物,我们应该更关注他们提出的政策如何能改善人民的生活。谈民主,不只是少数服从多数,还要多数尊重少数。主流和弱势群体都是社会一分子,每个人的权利都应受到保障。那么,校园能不能谈政治,能不能谈民主?

大选刚刚落幕,本届投票率高达73.89%,而且民众踊跃自愿成为监票员和计票监督员(PACA)。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M)协调员黄彦铬认为,这些行为都值得鼓励,许多人还帮忙把邮寄选票送回来,自发协调共车计划回乡投票。“5年一次的选举我们都特别积极去参与,值得赞赏,但更应该把这些行动化为日常。”

黄彦铬举例,如果商家雇用童工、压迫劳工,消费者因此杯葛也是一种参与。政治参与未必要上前线抗争,人们可以发挥所长。例如,写作者可以用文章感动他人,分析现况去唤醒意识;擅长音乐或戏剧可透过艺术行动,SUARAM最近就用舞台剧呈现扣留所暴力问题。“所以我们不要限制政治参与就是参加政党或是公民社会,而是可以从生活细节每个角度去做。”

黄彦铬强调,政治参与未必要上前线抗争,人们可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发挥。

在校园也一样,黄国燊也说,很多人觉得大选投了票就尽了公民责任,其实不然,要看到真正的转变,还有很多后续动作。在大学,学生可以加入学生会出点子、出力,也可在社交媒体支持学生会推动的议程,或者制造一些舆论制衡或施压校方。

今年5月,马大一间宿舍的电风扇起火,幸未造成人命伤亡。黄国燊透露,受影响的学生向校方借清扫工具清理现场,但校方冷淡回应。学生的哥哥在推特发文投诉,引起媒体注意,校方才把学生暂时安置在酒店,并协助清理宿舍。“可是这是治标不治本啊。”更重要的是,校方应进一步检查宿舍的消防设施、电路和防火系统。

不过,黄国燊观察,学生普遍还是不够积极。例如,学生会争取校外实习生可减免部分学费,因为期间并没有使用校园设施。许多学生支持,但大多止于精神上。“他们其实还可以很主动地请朋友们一起签署请愿,或在社交媒体多加讨论。”

他以(Fahmi Reza)为例,一个平民应邀去那么多所大学巡回教导选举常识。“当然,自发很累啦!你也不用做到像他那么大型,在社交媒体一人写一句也行啊。”然而,很多时候学生会在争取学生共享的权益时,并没有获得太多学生自发的响应。如此一来,校方也会视为学生普遍没有意愿,是否只是学生会“讲爽”而已?

不是唱反调,而是提倡问责

目前,许多大专院校仍采取家长式管理,学生多半是听从校方指示,少有自发行动。黄国燊说起马大的情况,新生入学就参加校方举办为期一周的迎新会,一开始就感受到既定的校园文化。学生要自治,学生会提议同时举办各种活动,让新生自行选择参加。校方采纳改良的结果却是,同时举办各种活动,指定分配新生参加。这还是由上至下的家长式管理。

许多“大人”往往认为学生应该遵循正当管道提出反对或诉求,却忽略了校方与学生的权力并不平等。试想,依循官方管道投诉遭到怠慢,是否可以升级行动?这其实和许多“大人”不满政府部门办事效率,选择上网“闹大”异曲同工。

黄国燊强调,并不是鼓吹唱反调,而是要培养问责和制衡的风气。这也是我们对国内政治人物的诉求,执政党不应害怕、闪躲人民和反对党的问责和制衡。

马大学声阵线(Suara Siswa UM)的学生宣言涵盖民女性、身障者权益,主张争取校园自主、校方提高行政透明。

如何培养关心政治的青年?

黄彦铬分享切身经验,那次毕业典礼举牌,学妹告知父母赞赏他勇气可嘉。可后来学妹参与集会被捕,父母却不能谅解。他认为,这也反映普遍现象,很多人习惯交由别人去做,却忘了自己享受的可是其他人抗争过来的成果。“民主不是单靠政党或公民社会,而是要全部人一起参与,社会才会变得更好。”

人们总是批判、政治冷感,那话说从头,“大人”给了年轻人什么环境?黄彦铬提醒,政治冷感是结构问题,教育体系、制度和家庭教育都不鼓励年轻人关心政治,那又怎能期待他们在18岁时马上了解政治?

他认为,校园是让学生寻找自我和塑造公民的场域。大学又是社会缩影,此时参加各种类型的社团活动,探索兴趣,才能找到生活的价值和目标。至于塑造公民,他提出要培养自我意识、批判意识和实践能力。

自我意识是从自身出发,关心周遭发生的事情,了解社会发生事物。如果比较关心环境议题,那就花多一点心思。批判意识在于懂得寻找问题根源,通过不断反问,再尝试找出解决方案。“政治发生在生活每个层面,包括出门上班轻快铁又故障了、买杂菜饭价格飙涨、薪金总是追不上物价,我们都可以进一步反思、叩问。”

说到实践,黄彦铬强调,公民社会的抗议只是一种方法,拟定政策去游说也是一种方式,针对社区发生的事情签署请愿书也行。“我们不要期待别人发起,而是可以从自己开始。”

来,试试套用在校园生活。以上述宿舍电风扇着火为例,身为大学生,可以关心这起事件以及受灾学生的情况。进一步,思考校方为何没有定时维护,管理层有无问责制度,如何避免灾难重演。最后是实践,你是否愿意联署或致函要求校方采取行动检查所有宿舍的设施呢?

延伸阅读:

【校园谈政治/01】是谁扼杀了年轻人对政治的想像?

相关稿件:

【水灾应变/01】水灾来了,两个救命包不能少!

【政治老巢/01】纳吉老巢北根 两代首相耕耘的腹地

打开全文
焦点
法米惹扎
黄彦铬
大专法令
校园谈政治
年轻人不懂政治
民主讲堂
#KelasDemokrasi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