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9/12/2022
父亲的布面粉袋祙子/张雨(居銮)
作者:张雨(居銮)

是伐木工人。

长年在大里锯树,要爬山涉水,因此对保护双脚的穿戴很讲究。

ADVERTISEMENT

脚上穿的是军用绿色厚麻布高靴子,近1呎的高度,靴子没鞋舌,左右两则由中间的布连接,根本没有缝隙,外面有纽状倒钩,鞋带交差往钩子拉,由下到上形成几个X字,然后将鞋带在顶部围腿绕几圈,绑个扎实就是好的步行工具了。

父亲是从在兵营工作的友族邻居手上买到耐穿的军靴的,但不常有货。

军靴里头配搭的,就有特别可听的故事,那是母亲向杂货店要回的面粉布袋成的。

起初以为70年代,买不到祙子,又或是太贵品质差,所以母亲唯有动手缝制。

不知是母亲的创意还是曾经在别处看到过,不得不承认,这是真正的,又或再利用物资,延长与发挥它的使用寿命。

母亲解释是为了包完父亲膝盖以下的小腿,加上布的密度高,因此有防水蛭和山蛭的作用。这些嗜血的动物,碰触不到人的肌肤,就能减低被咬伤吸血的几率。

25公斤面粉袋的长与宽度正好剪成一只袜子,袜子口边缝上约2呎长的捆条,左右两条将小腿绕圈绑紧就成了密不透风的防蛭袜了。

小六的时候,常将形状像极孩子们用来收圣诞老人礼物的红袜子,想像成万一某次圣诞老人来我家,我会选择用母亲亲手缝制的布袜顶上,虽然对爱情还懵懂无知,但却清楚知道,母亲如果不是因疼惜父亲的辛劳,就不会剪粗布而划伤手后还坚持继续忍痛剪下去。

不需要太多甜言蜜语

提到圣诞礼物用的红祙子,我父亲穿的是泛黄色布祙,当时知道父亲不会讲究什么节庆与礼物,只会穿上厚又重的布袜后,才有安全感,放胆在沼泽高山步行。他用身体力行教导我,流汗打拼后肯定收获满满。

晒布袜的景观像极了农家风干自制腌肉,远处看去,还真以为这户人家长时间制腌肉,只差没有随风传送的香气罢了。

父亲一直从事同样的工作,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不再穿长布袜。

猜测可能自面粉改用人造塑料袋包装后,父亲母亲才停止缝制与穿戴吧。

那时代,或许不需要太多甜言蜜语,拉拔中就还清了儿女债,脚地拼搏,酸甜苦辣记忆装满了几个布袋。

打开全文
父亲
森林
环保
踏实
袜子
缝制
物资贫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