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观点
4:40pm 24/01/2023
陈驹腾 | 境外魔爪伸入我新闻圈
文:陈驹腾

“七十年代体坛忆旧”一文刊出后,因文章结尾曾言及我指大马乒总在当年有职员滥权,结果引起该体育总会投函要求报馆对我采取行动。有友读后问我,报馆有行动吗?这个结局,本文将有答案。

步入七十年代初,我国乒坛随着中国乒乓球队首次参加在日本举行的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取得丰硕战果后,全球华人欢呼,与中国人民同庆,将小小一粒银球引爆成举世瞩目的一门球类运动与乒乓外交。

ADVERTISEMENT

中国趁胜余威,接着单独在北京举行了一个以广交各国友谊为名的“亚、非、拉乒乓球友谊邀请赛”参加队伍多达50余国,盛况空前。

当年我国人民欲访华不易取得签证,大马乒总决定参加,因人数有限,乒总有两名负有全权的职员,应按乒总会议通过轮值由森、甲两州职员率队,该两名职员竟暗中将自己的名字填上,造成森、甲两州代表落空。

我当时在报馆正埋头处理中国乒总所主办的邀请赛,在获悉马乒总内有职员滥权之举,将之揭诸新闻报导后,在乒总掀起热议。结果,国内一双来自乒坛的魔爪便伸入报馆。乒总那两名职员针对我的报导向报馆告发,要求报馆对我采取行动。

但令我完全未料到,同时也在我从报馆离休数十年后,才获悉自己当年同时也被更可怖的外人盯上,为我热衷于撰写“亚非拉乒赛”新闻,境外的一双魔爪竟偷偷地伸入我国新闻圈,目标就在我。

事隔数十年后始知此事,我不得不感谢一位旅居台湾的作者朋友杜晋轩。为寻找其写作资料,他从台湾“国史馆”已揭秘的文件中,看到来自台湾外交部及侨委会有关针对我任职体育记者时的密件。虽事隔已久,如今听后仍感到愕然。当年国民党的所谓“白色恐怖”,确曾企图朝海外伸展,难怪今日的台湾民进党,非将国民党置于死地不可。

杜君以“被遗忘的白色恐怖,东南亚受难者”为主题所写的《血统的原罪》一书,以及另一部作者自称为“第一本尝试全面讲述马来西亚人到台湾的流动移民史”巨著《北漂台湾》,皆已先后在台湾出版。我很感谢杜君对我的关心,两部著作中皆提及我的遭遇,特别是作者在最新的一本著作《北漂台湾》里,曾作出以下描述:

“国民党对于加入马华公会的留台生能促进台湾利益的夙愿,有时候也是种乡愿,无论是国民党或马华公会,都无法控制每个人的能动性。例如,1963年(按:应是1964年)政大新闻系毕业的陈驹腾,返马后接受李孝式的面试进入中国报当记者,之后也加入了马华公会。不过1971年国民党不满陈驹腾在报章批评中华民国的外交政策,因此在外交部的公文里,就批评受过侨教“恩泽”的陈驹腾忘恩负义,是“附匪者”。(见《北漂台湾》第117页)

1971年,正是我因写“亚非拉乒赛”,触及大马乒总两名重要职员滥权新闻受到乒总向报馆投诉的一年。同年,来自台湾外交部通过侨委会会长高信去函报馆主席敦李孝式,投诉陈驹腾“附共”的密函也到来;两封投诉信同时抵达,难道是“巧合”?

收到大马乒总的投诉后,总编辑黄君曾叫我去面谈,他是一位好好先生,年轻时曾是国内羽毛球好手,对体坛事了如指掌。他只劝告我,体坛都是要人“报喜不报忧”,今后不再写他们“丑恶”的一面吧,但我没答应要求,他也没有提及另一封投诉信来自台湾。

大马乒总那两名投诉者见事毫无动静,便想通过政治力量来制裁我,于是向其从政的会长曾永森投诉,要求曾君出面干预,但亦无下文,最终此事也不了了之。

我再三细读置于案前那叠台湾外交部与侨委会针对我向报馆主席敦李孝式作出投诉的文件影印本,投诉内容尚包括我经常在报馆中所写的小方块杂文。其中有一篇批评台湾外交部短文竟惹了祸,难怪他们的魔爪,非置我于死地不可。

奇怪的是,直到敦李孝式离世,我由报馆离休,都不晓得我有这段“难忘的事”!

打开全文
花城内外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1小时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