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状语

|
发布: 7:40am 04/04/2023

国盟

行动党

马华

戴子豪

州选

状语

国盟

行动党

马华

戴子豪

州选

状语

戴子豪.行动党和马华的尴尬互动

戴子豪

的矛盾,将在即将举行的,在议席分配上升级。行动党让,还是不让?让的话如何向党员交代?不让的话,以后是敌是友?

ADVERTISEMENT

上个星期,行动党和马华都有领导随首相安华访问中国。陆兆福部长、倪可敏部长、魏家祥议员频频同框,有严肃的,也有轻松的画面。

很多人还是很难接受行动党和马华同朝为友的情况。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还公开指责魏家祥“假公济私”、“滥用公费”,脱队与中方进行“党对党对话”。而魏家祥则回应,马华此行是自费,没花人民一毛钱。

行动党支持者和马华仅剩的少数支持者还是时不时互相批评。

同样是华裔为主的民政党虽然是反对党,但是华裔对的惧怕已经超越对巫统的厌恶。也就是说,国盟和国阵若对打,在没有希盟的参战下,二选一,华裔要么不投票、投废票、支持独立人士,或选择国阵。所以民政党,对华裔选民来说暂时不是一项选择。以后则看情况而定。

华裔批评马华的主要课题,不外乎与贪污形象严重的巫统为盟,华教方面做得不足,种族经济政策对华裔不公等等。此等印象自2008年起,已经由城市延伸至全国,由单单的理性演变成理性与感性并驾齐驱。

此等感性因素,也暂时麻木华社对行动党的期许。2018年大选改朝换代后,华社在2018年9月的无拉港补选,以及2019年5月的山打根补选,还是很给力希盟;但是在2019年11月的丹绒比艾补选则开始排斥行动党。直到2020年联邦政府变天后,华裔选票才回流行动党。

那个时候,发生两大课题,一,是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二,是爪夷文字加入小学国语课本。拉曼拨款课题,在这一届政府被陆兆福解决了,陆兆福将拨款支票交给拉曼理工大学主席廖中莱。

但是,爪夷文字、承认统考、大幅度增建华小、平等经济政策,无论是马华还是行动党,都不能在短期内解决。要么华社转换思维和期待,要么等待政局在长远的未来有所转变。任何一个执政联盟,无论是国阵、国盟还是希盟,都不能达到华社几十年来的期盼。因为华社的期盼,恰恰是与马来西亚大多数人民相反的。

马来西亚大多数人认为已经让步许多。他们拿全世界来对比,除了大中华地区,任何一个国家对少数民族的让步都不够马来西亚华社多。而且,还有很多马来西亚华人不谙国语,不能有效沟通。先说明,这是他们的想法,在中文圈子议论无济于事。

这是大多数马来西亚人的想法,无论是民主行动党还是马华,都是少数。民政党更不用说,就连在反对党阵营提出华社诉求都会被同盟政党压制。

马华和行动党的矛盾,将在即将举行的州选,在议席分配上升级。行动党让,还是不让?让的话如何向党员交代?不让的话,以后是敌是友?双方支持者是否要继续政治开打?今天的马华看似没多少支持,不代表以后依然如此。

华社在政局上已经陷入了僵局,反倒是马来政局千变万化。在国盟势力日益增长,希盟国阵政府为了应对挑战,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顺从华社期盼,就连财政预算案都只字不提“独中”,比纳吉政府更保守。到最后,华社只能面对现实,吞回以前对马华的理性批评,降低对行动党的期盼。

这样退了一步,国阵希盟才能与国盟抗衡。疼吗?非常疼。但不忍,则乱大谋。马华和行动党这尴尬的处境,看来要持续下去。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