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2/05/2016
登山客频闯禁区‧宏愿山封山?
作者: jillyn

(雪兰莪‧蒲种21日讯)蒲种亚依澹森林保留地(Hutan Simpan AyerHitam)因登山客频频擅闯禁区遭破坏,引起雪州森林局及博特拉大学的高度关注,并传出将被封山?

也被称为宏愿山(Wawasan Hill)的亚依澹森林保留地佔地1千100公顷,由雪州森林局及博特拉大学共同管理,也是该大学研究生的研究场地。不过该森林仅开放2.8公里山林步道供登山客行走。

该座森林是蒲种一带唯一的登山场所,週末的登山人潮可达上千人。甚至还有登山客在夜间进入森林探险。

由于该森林的分叉路多,近年频频发生多宗的登山客在森林中迷路,其中在去年11月更发生首宗的登山客死亡桉件。

登山客禁入“蓝湖”

《大都会》社区报记者日前走访亚依澹森林保留地山脚下,发现一大早就有大批登山客准备登山或已经完成登山,在山下歇息。

据观察,位于柏西兰武吉(Persiaran Bukit)的山脚下共有两个入口,一个较多登山客使用,另一个则是非指定的登山入口,惟人潮也不少。

据瞭解,森林内别有洞天,距离登山路口的2公里处有一座瀑布,吸引许多登山客游泳嬉戏。另外在指定路线外还有一座“蓝湖”(Blue Lagoon),碧蓝的湖水犹如人间仙境,惟禁止公众进入。

蒲种唯一登山区

受访的登山客异口同声表示,这是蒲种一带唯一一座可让民众健行的森林,因此不希望被封山,否则就没有其他亲近大自然的休閒场所。

登山客指出,该森林环境幽美,空气清爽,且登山路易走,虽然分岔路多,但只要跟着路线行走,就不容易迷路,惟首次登山或不熟悉环境者必须要有人带领。

部份登山客也认为,非指定的登山路线较好走,不会太拥挤和要“排队”上山,且泥路较稳,不如指定路线的石路导致路滑难走。

受访的社区消拯队成员表示,他们希望登山客不要走入禁区,干扰博特拉大学学生在森林内进行研究,否则会被取缔及罚款。

他们指出,由于週末大批人潮登山并且留下不少垃圾,他们也会在星期一登山捡垃圾,通常都会捡到一大袋的垃圾下山,因此希望登山客不要把垃圾丢在森林内,爱护大自然。

森林局:擅闯禁区将被捕

雪州中部森林局办事处的森林保育员菲查指出,蒲种亚依澹森林保留地为森林保留地,不允许任何人士在不获得批准信的情况下进入森林。

她表示,任何人欲进入该森林,必须向森林局申请,一般是学生申请进入该森林内进行研究或考察。

她也说,该局一旦发现民众违法闯入森林保留地范围将被逮捕,并送往警局或开出警告信。

<font color=blue>消拯局:今年3宗迷路事件</font>

蒲种消拯局局长希山指出,今年截至目前为止,该森林保留地共发生3宗的登山客迷路桉件,分别是1至3月每个月发生一宗,迷路人数不超过10人,4月则无任何个桉发生。

黄思汉:盼登山客守规矩

行动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向《大都会》社区报透露,他早前曾接获登山客的投诉,指该森林将被封山的传言,惟在向森林局证实后,对方称未接获任何信件指示。

他说,2.8公里的指定路线是经由他在多年前向雪州森林局及柏特拉大学争取而来,所达成的协议,经由双方容许的登山范围,惟近来越来越多人不守规矩,引起森林局及博大的高度关注。

他指出,一般上森林保留地都是不允许让公众进入,因此希望登山客配合及珍惜蒲种区唯一的大自然休閒场所,不要逾矩。

他也说,在指定路线内并不包括森林内的瀑布,惟却有许多人到瀑布嬉戏,而该森林涌入大量的登山客,导致环境被破坏,留下许多垃圾等问题。

“此外,更有不法之徒将该森林商业化,在脸书上招揽登山团,进入森林及瀑布野餐或烧烤,我希望能儘快停止这些商业活动,否则将影响导致失去这个登山场所。”

曹健发(41岁,社区消拯队成员):登山客乱丢垃圾

“我来这裡爬山已经4年了,并参与社区消拯队。只要蒲种宏愿路消拯局接获任何登山客迷失的投报,我们就会第一时间前往参与搜救工作。之前较多人迷路,不过最近则较少发生。

距离登山口约两公里距离有一座瀑布,很多人都喜欢去游泳,但许多登山客乱丢垃圾造成环境污染。森林内还有一座不在登山路线范围内的`蓝湖’,若是森林和湖水被污染,就会影响博特拉大学学生进行研究工作。

一些爱冒险的登山客走出所规定的范围外,会被森林局官员取缔及罚款。”

游怀发(47岁,保险从业员):常带家人登山

“我们都不希望会被封山,就算是封了,相信还有很多人会私自进入。

我每星期大约来登山两次,已经有两三年了。官方和非官方指定的路线我都有走过,我认为非官方路线较好走,由于是泥路,下雨不会路滑;指定路线则较多石路,雨天路滑。非官方路线较少人走,不会那么拥挤,不像指定路线还需`排队’上山。

其实两条路线都可以到达瀑布,但非官方路线中有座拿督公庙。我常带同小孩和家人前往登山亲近大自然,孩子也喜欢到瀑布游玩。”

叶秀莲(48岁,小贩):没听说禁登山

“我来过这裡登山数次,一般是和一大班朋友一起来,有益健康。

我没听说这座山要被封和禁止登山,我希望这座山可以继续开放,因为这是蒲种一带唯一一个可以登山的好去处。

这座山很好爬,只需要沿着黄泥路走,不容易迷路。我们一般只爬到三分之二的路线就下了,上下山耗时约两小时。

郑小姐(46岁):幽美凉爽好爬

“我每个星期六都会来这裡登山,这座山的环境幽美、树荫遮盖很凉爽。

我爬过很多座森林,相较大马森林研究院(FRIM)及加星山,还是觉得这裡比较好爬,只要根据路线登山,不会有太大问题,如果这座山关了会很可惜。

首次前往的登山客必须要有人带领或跟随朋友一同登山,因为这裡的山路有很多分岔路口,而且下雨后路会很滑,要特别小心。”

陈泗兴(43岁,社区消拯队成员):分岔路口多易迷路

“这座森林的山路有很多分岔路口,甚至可以衔接至金銮镇及怡观园去,因此若不慎走出规定范围就容易迷路。我们曾计划在山路做记号及放指示牌以减少登山客迷路的几率,但是不被允许。

森林裡环境优美,还有原住民居住,但每逢週末很多人来登山,也造成垃圾遍地,因此我们每逢星期一都会去拾垃圾,一般都会收拾一大袋的垃圾。

我发现有些人甚至带锅进入森林烹煮及野餐,这是被禁止的。”

黄先生(43岁,餐具批发业者):每週登山3次

“我来这裡登山已有三四年了,每个星期会来3次。这座森林的山路并不危险或难爬,山路很好走,也有其他地区如沙登、首邦市或巴生等地的居民来爬山。

整个登山路线需要约1小时的时间。

若森林被封了,我们会觉得很可惜,因此希望可以争取不要封山。”

蒲种亚依澹森林保留地部份登山客迷失个桉

<font color=green>2016年2月21日</font>

7名大学生在登山时擅自闯入非指定路线,受困顶峰8小时后才被救出。这7名男子分别为6名巫裔及1名华裔,他们是在等待其中一名朋友抽筋的脚恢复之后发现天色已黑,不清楚下山的路,因此致电消拯局求救。

2015年11月15日

一名44岁华裔女子早上与一名友人上山健行时遭倒树压伤,因受重创内出血,送院抢救后不治,成为该森林首宗登山客死亡个桉。

2015年9月16日

2名巫裔青年为了喝上一口瀑布水进入森林,受困15小时后获救。他们在早上进入森林看日出及喝瀑布水,不料喝了瀑布水之后找不到出路,受困森林裡。

2014年8月15日

5名华裔男女到该森林健行时迷路,困在山林至少8小时,才被搜救队找到。年龄介于30至52岁的3男2女,于15日下午结伴进入森林健行,直至晚上9时都找不到路下山,而致电向外求助。

2014年1月17日

4名分别为3南1女的青年包括一名8岁的小孩于早上10时左右进入森林裡洗澡而迷路,受困8小时后获救。直至下午2时30分还找不到出路,而致电999求救,并在下午6时左右在河边被寻获。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