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4/07/2019
【情迷热带建筑】他们 让历史再活一次,解码国家建筑
作者: 林德成(副刊记者)●照片:本报资料室、部分翻拍自《默迪卡对话录:建国时代建筑师、工程师及艺术家群像》

【默迪卡体育场】这是我国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于1957年8月31日,在默迪卡体育场宣布国家独立的盛况。

是否想过,为何我国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会选择在默迪卡体育场宣布独立?另外,国家清真寺的顶部为何不是传统半圆球造型,而是折叠式的伞形设计?同时,清真寺内部的48根柱子竟然与椰树有关?

探索是好奇心的解药,尤其旅游时,陌生景物所赋予的感官刺激,迅速深烙脑海而形成趣闻回忆。重返国土,大部分人的好奇心很快降到低点,盖因四周都是熟悉和念得出名字的建筑物。有者更是昼夜经过,但未曾探索。或许过往枯燥的课本让青春生活错过了这些美好想像,也许不知道如何解锁国家建筑美学和历史。

国家领导人往往会赋予国家建筑一个很神圣使命,即象征国家主权、文化、民主精神等,借此激起国民团结,塑造国家认同感。那个时代,没有任何先进科技辅助,建筑师们却有大胆前卫的想法,整体设计除了超时代,亦融合本土元素、新颖造型、采用本土原料,并考量热带气候和潮湿所带来的影响。

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场国家大建设,幕后人员不仅是当权者、政治人物,还包括三大民族、不同国籍背景的建筑师、工程师和设计师,共同为呈现最杰出的作品,创造一个新兴进步的景象。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兼任副教授赖启健博士,与马来西亚资深建筑师洪志忠去年推出了一本书籍,名为《默迪卡对话录:建国时代建筑师、工程师及艺术家群像》(The Merdeka Interviews),访问了17位参与建国的“元老们”,他们所参与的工程包括国家清真寺、国会大厦、国家博物馆、国家英雄纪念碑、默迪卡体育馆等等。

【史坦利.裘斯】

默迪卡体育场、默迪卡公园(Merdeka Park)和国家体育馆皆由已故建筑师史坦利.裘斯(Stanley Jewkes)所设计。他本身也是一名工程师,在1959至1962年期间担任公共工程局局长,并引进了“Fast Track”的工程管理技术,大幅度提高了工程进度和效率。当时得益于这个方法,他成功赶在1957年8月31日之前建好默迪卡体育场。

国家清真寺  彰显国父慈爱

第一手资料是最珍贵,与受访者交谈时,得知不少国父在构想国家建筑的心思和考量,从中也窥探到建筑师如何迸发出设计概念及建造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

以国家清真寺为例,按照原定计划是定在国家英雄纪念碑的位置。据其中一名负责设计清真寺的建筑师巴哈鲁丁说,国父当时坚持必须靠近吉隆坡火车总站,因为顾虑到人们在劳碌奔波时,可以暂且在清真寺过夜或短暂休息。

值得一提的,国家清真寺水蓝色的伞形屋顶是对传统的突破,为清真寺诠释一个新的面貌。巴哈鲁丁构思时不断拷问自己,找出象征大马的元素,他又不想遵循传统圆屋顶的设计。后来,他从苏丹的雨伞取得灵感,便将屋顶设计成撑开的雨伞,象征庇护着子民。于当时而言,伞形屋顶可说独树一帜,也成了许多清真寺的参考对象。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清真寺内部有48根柱子,巴哈鲁丁却说,该设计灵感取自家乡,因为成长的环境中刚好有48棵椰树,就这样投射在清真寺内部。

【国家清真寺】图为巴哈鲁丁向国父和敦拉萨讲解国家清真寺的构造和概念。当时遭受很多抨击,众多人批评很像旋转木马的屋顶造型。连国父也提点,需添加几个圆屋顶。不过,当时敦拉萨吩咐他无需任何顾虑,大胆去执行。后来,他进一步向国父阐明这项概念,由于灵感取自苏丹的雨伞,更能凸显马来西亚独特的元素与特性,最终也获得应允。

资源少,创意烧脑

很多人说,预算决定成品的素质。不过,洪志忠不这么认为,反指建筑师必须具备好点子,假使有庞大预算也不意味可以有更好的建筑物。在条件限制底下,可能会把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能力推向极限,不断烧脑而想出独特新颖的构造。

好比默迪卡体育场,赖启健说,体育场有两个超棒的设计亮点,分别是灯塔与屋盖。当中的4支灯塔材质采用了特制的混凝土管(concrete spun pipe)所制。他说,二战之后,全球许多资源材料面临短缺,如果使用钢铁打造灯塔,费用会飙高。当时负责这个项目的建筑师史坦利.裘斯(Stanley Jewkes)便想出妙招,运用制造大水沟的混凝土管道充当灯塔原料,接着在这些管上钻洞,用预应力钢丝(prestressed wires)将它们锁紧。

由于机械数量和人手有限,要竖立起一支灯塔需耗时1个月。当工人们摆好灯塔位置后,必须确保没有任何倾斜才能继续动工,避免发生意外。赖启健称,在有限的资源和技术下,建筑师和工人们都冒出很前卫的想法、技艺和胆量,成功竖立灯塔可说是一项创举,当时还获得最高预应力塔的世界纪录。此外,体育场的屋盖也是其中一个亮点,它采用了悬臂式的设计,屋盖后方有支撑杆(Tension Rods)拉着。不过,在独立庆典前夕,有一个小插曲,官员们想在屋盖的两端放炮,还安排兵士站上去。虽然事前做了测试,史坦利.裘斯还是十分担心,不知道炮火的振动会否影响建筑的构造,所幸当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国家英雄纪念碑】国家英雄纪念碑最初的构思并不是这个样貌,当时所收到的设计也没有兵士元素,其中一张设计图是由史坦利.裘斯所绘制,不过最后落选。直至国父到美国官访,与“硫磺岛海军陆战队纪念碑”(Iwo Jima)的雕塑家维尔登(Felix De Weldon)交谈后,才决定选用类似的概念,以纪念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紧急状态(1948-1960)为国家而战的英雄。当时也聘请了维尔登为这个设计操刀,并于1966年完工。

大马专属的建筑风格?

那么大马是否有专属的建筑风格?赖启健声称,在1950至1970年代,拥有地域性(Situated Modernism)的建筑设计都体现了一种现代主义风格。建筑师不会全盘采纳外国设计,而会调整转变,符合在地文化和气候。他指,如今不少建筑物安装很多玻璃,但之后又有冷气系统和挂上窗帘。“倒不如直接在建筑外观设计一个隔热的构造。”

因此,国会大厦外观结构虽然看起来好像黄梨,但这些三角形尖柱具有隔热功能,可以调节室内的温度。接着要如何引光、透光或用反射光也是一门学问,很多人或许认为开一个天窗就够了,然而无形中也会把热气引进来。

那个年代有很多实验性的建筑作品值得借鉴,外国建筑师擅于就地取材,糅合了不少在地文化元素,将现代化的设计转变成本土建筑特色。

另外,洪志忠补充,建筑设计也必须契合周围的景观,使其和谐及不毁坏建筑物美感。他指出,目前位于国家博物馆的MRT站入口处就与周围环境不协调,而且还占了很大面积。

“我们希望更多人深入了解城市和建筑美学。”当大家了解建筑物的设计用意后,大家才会有更好的城市。

【赖启健】
【洪志忠】
【突兀的新旧融合示范】洪志忠认为,位于国家博物馆前面的MRT站进出口处与周遭环境不协调,显得格格不入,而且占了很大的面积。(图:马新社)

●后记

啊!差点忘了,国父为什么选择默迪卡体育场作为宣布独立庆典的地点?

据史坦利.裘斯受访记录显示,由于国父热爱运动,特别是足球,他便想要一个体育场,然后也成为宣布独立的地点。

不难猜想,国父也希望透过运动团结人民,宣扬和平与爱。正当所有人共聚在默迪卡体育场,共享独立喜悦的心情时,谁又还会在乎你的肤色?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