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3/03/2020
胡须佬/南哥
作者: 胡须佬

3620SWY2020320129101990913.jpg

她俩在看南哥。盆子平日冲洗照片,不必值勤时充当鱼缸供小孩耍乐。

南哥鱼就是顺壳鱼,大中华区称笋壳鱼,是尖塘鳢属鱼类的俗称。北马粤籍人士惯称南哥。

英语就一个名称Marble Goby。友族称IKan Hantu、IKan Ketutu、Ikan Ubi 等。这鱼一整天动也不动,其懒无比,怪不得叫番薯鱼。它最大的贡献是为人类提供蛋白质,是贵价淡水鱼之一。

当老鼠班、苏眉、龙趸和种种贵价海鱼还未大行其道时,顺壳是商业应酬的必点菜式之一。现在每公斤大约150大洋左右吧。

小时住家附近就是大湖,都说了是懒鱼,南哥垂手可得。也常有友族抓了,大量廉价兜售。当年戒严期间,先父早有准备,湖中抓了大量南哥养在家里,鱼缸脸盆皆南哥,记忆中的戒严,是个水族馆。邻家干粮度日,我家天天南哥送饭,罪过。

进入行动管制期,不屑随大队扫货,才不怕物资匮乏,只怕存酒告急。疫情不明不安之际,亿起当年封城南哥鱼香,也想起正牌南哥蔡振南〈太阳〉:

天顶的太阳啊 红啊红搁艳

世间的人情啊 冰啊冰搁凉

世间的人心啊 步啊步步险

天顶来罩云啊 传来雷声响

亲像替阮啊 怨叹心凄凉……

人生已经很坎坷。但愿有太阳的地方,没有灾疫。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