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3/09/2020
【不如听歌】真的好久不见/苏燕婷
作者: 苏燕婷

这2020年,真把我们困久了。原本还可以静待家中,但太多事物存于其他空间,家,似乎无法承担所有。而且,人也需要游走不同环境,才不至于感觉自己枯萎。理想生活形态应该是有静默思考之处,也有聚合欢笑之境。就像我可以在课堂里滔滔不绝讲课,但实际上我喜欢文字多于说话,能静则静。

当大家可以走出家门的时刻,仿佛要把旅行的岁月加倍找回来,呼朋唤友携老带幼旅游去。(但是不害怕老人小孩面对风险吗?)旅途中,张敬轩唱起〈过客别墅〉:“墙角有数段陷落/ 是上任住户撞破/ 门柄有淡绿铁锈/ 旋转着旧梦/ 像老歌似在招呼我……”带我们走入一间间不同风格的旅馆酒店民宿,一个个驿站承载聚散离合。每一个短暂住处收纳了多少故事,几乎无人能懂。

旅行,有时候是一家人一群朋友欢聚相伴,有时候,是孤独寻找自己的过程。飘荡的人总是孤独,静默的人与其有雷同之处,大家都渴望一个凝视内心的机会。你听,姜育恒沧桑地唱:“曾经以为我的家/ 是一张张的票根/ 撕开后展开旅程/ 投入另外一个陌生/ 这样飘荡多少天/ 这样孤独多少年/ 终点又回到起点/ 到现在我才发觉”。

旅途看似充满未知,但日常生活里或许存在更多偶然与巧合。如同你踏出家门,遇见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他?在人生的舞台上,“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孙燕姿带我们飞奔时间的海,寻寻觅觅,浮浮沉沉。

好久不见之后终可见

想出走,其实简单外出吹吹风也是一种惬意,带着年少记忆、记忆中张学友的歌声,歌声再随风飘扬:“想和你再去吹吹风/ 虽然已是不同时空/ 还是可以迎着风/ 随意说说心里的梦”。或许某个阶段,远赴想像的贝加尔湖,“那里春风沉醉/ 那里绿草如茵……这一生一世有多少你我/ 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里”,沉浸在李健高亢嘹亮空灵的歌声中。在每个驿站住在过客别墅,再走到下一个城市寻一张好久不见的脸。

这时,大家当然会唱起陈奕迅的〈好久不见〉。“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 和你坐着聊聊天……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歌词似乎只讲一个离别故事,情节缓缓道来,细思之,却感受到词的底蕴像一个历尽沧桑的人,欲说还休欲说还休,最终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就把庞然深邃之情浓缩在一句话里。这段旅途用了一生的时间,终于成功熬煮一句“好久不见”。无声胜有声啊。

好久不见的,不只是亲人伴侣朋友学生,也是不见那高速大道、不见那浪涛细沙、不听那演唱会呼声、不听那巴刹吵杂;见到听到的,只是电脑屏幕里的网络演唱会、网络上课、WhatsApp的文字图片。我们应该看看外面的世界,齐秦不是唱了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如果没有一个“在外”的人,又怎会有“我会在这里”?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唉,如秋萧瑟。无论如何,人生旅途中这两个你我必是见面、互诉心声,好久不见之后终可见。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