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优活
7:00am 05/03/2021
【爱长在】抗癌路上相互扶持/癌症,教会我们勇敢面对
作者: 张露华(记者) 受访者提供(图)

在抗癌的路途上,能够遇到一个同病相怜且相知扶持的朋友,是不幸人生当中一个小确幸。

孙爱美与吴俏郿这对因病而相知的好朋友,不但在抗癌路上互相扶持,也很巧的都是在怀孕期间确诊患癌,所以两人的孩子都是同年出生,下一代也继承了母亲的友谊。

ADVERTISEMENT

这对患难好朋友也开发出第三层关系,那就是生意伙伴,联手创建了一个服装品牌,孙爱美负责市场销售,吴俏郿负责设计与生产,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为自己的重生而奋斗。

孙爱美与吴俏郿是在2014年怀孕期间发现患上乳癌,尽管这个坏消息对两个家庭而言都是晴天霹雳,但她们都一一跨过难关,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生病没有什么好怕,好好面对,勇敢接受治疗,结果虽无法预测,但无悔自己的人生。

癌症令孙爱美(左)与吴俏郿相遇,相知,共同走过抗癌之路。
癌症令孙爱美(左)与吴俏郿相遇,相知,共同走过抗癌之路。

病史

怀孕期间确诊患上乳癌

吴俏郿:我是在怀孕7个月时确诊患乳癌,当时医生曾建议我剖腹生产,然后一起做乳房切除手术,但孩子却提前一个月自然产。生了之后医生马上为我做扫描,确认是乳癌第三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淋巴腺,做手术也无法把所有癌细胞清除,所以就先做电疗。

其实,在2013年时我已经发现乳房有硬块,当时看过妇产科,医生认为是水瘤,叫我不必担心。但我还是不放心,又看过另一位医生,结果还是一样。当时我才32岁,所以也没有做乳房X光检查。

之后我怀第三个孩子时,打算喂母乳,发现挤出来的初乳是褐色,但我不以为意。在怀孕初期,我还出国,在飞机上我的胸部非常刺痛,下机之后就没事,我也就没有理会。

在孕后期时,我跟妇产科医生提起初乳是褐色时,医生马上帮我做扫描,当场面色一变,把我转介去乳房专科,立刻做深入检查,两天后就确定是乳癌。当时医生安慰我应该是初期,切除之后就没事。

自从确诊后,我的体重没有上升,反而越来越瘦,每两三天就掉1公斤,完全不像孕妇。好不容易等到生产之后,我就开始做电疗、化疗、标靶治疗及切除乳房手术,现在每一年都要复诊。

吴俏郿与儿子一起欢庆生日,感恩儿子顺利出生,也感谢自己勇敢面对癌症。
吴俏郿与儿子一起欢庆生日,感恩儿子顺利出生,也感谢自己勇敢面对癌症。

孙爱美:我是在怀孕5个月时确诊。在怀孕期间,胎儿不稳,一直出血,我需要躺在床上养胎及打安胎针,可是肚子一直刺痛,我原以为是怀孕的胀痛,直至做产检时,医生发现我的乳房形状变得不正常,让我做扫描,发现有一粒肿瘤,但不确定是恶性还是良性,于是转介我给外科医生检查。

当时外科医生建议我做详细检查,但家人认为是怀孕的症状,再者即使真的有什么问题,也做不了什么,不赞成我做检查。但我坚持要做活检,一个星期后报告出炉,初步认为是第二期。由于当时还是怀孕中期,距离生产还有一段时间,医生建议做乳房切除手术。

可是我接受不来,我要保留乳房,但医生说肿瘤大,必须切除乳房。我回家跟家人商量,上网找资料,还寻求其他医生第二意见,第三位医生建议我先做化疗。

当我去到医院准备做化疗时,看见化疗病人头发都掉光,人变得很瘦弱,我接受不了自己变成那个样子,因而改变主意,决定做乳房切除手术。

但我还是无法逃过做化疗命运,做了手术后,医生说我的是恶性肿瘤,无法等到产后才做化疗,必须马上做化疗。基于医药费问题,医生建议我转去政府医院,所以我就转到马大医药中心,在胎儿29周时做了两次化疗。

虽然做了化疗,癌指数还是一直上升。怀孕36周时,肿瘤科希望我做了第三次化疗才生产,但妇产科不赞成,经过协调后,定案催生自然产,以便可以尽快做第三次化疗,因为如果剖腹生产要等伤口复原,会延迟第三次化疗时间。

面对这样的生死关头,我害怕无法顺产,所以产前一天我不断做蹲下站起的动作,结果第二天孩子很快出生了。生了之后身体很虚弱,完全无法照顾孩子,原本政府医院是没有帮忙照顾孩子,但护士看见我很虚弱就帮我看顾。

别人坐月子是在进补、调养,但我的月子是在做化疗与电脑断层扫描中度过,过程中又发现肝脏有硬块。我的体重下降到37公斤,医生说再瘦下去就无法做化疗,一定要把自己吃得强壮起来。幸好最后检查报告肝脏的是良性瘤。

从怀孕到生产,前后我共做了9次化疗,20次电疗,两次断层扫描,当时我也只是36岁,怀着的是第三个孩子。

孙爱美怀着老幺时确诊乳癌,经历种种辛苦的治疗,如今已经康复,女儿也健康的成长。
孙爱美怀着老幺时确诊乳癌,经历种种辛苦的治疗,如今已经康复,女儿也健康的成长。

相知

创建网络群组 互相加油打气

吴俏郿:我是在马大做化疗时认识爱美,当时她很瘦弱,每次都是老公扶着进来。我主动跟她聊天,偶尔她看到我在哭,也会走过来安慰我,两个人就是这样互相鼓励,挨过那段日子。

巧的是,那时候也有几个跟我们年纪相仿的病人,我们就在社交平台创建了一个群组,互相鼓励,完成治疗后,我们还是保持联系,至今我们的群组已经有百多位姐妹。

在那个时候,大家都很无助、彷徨,爱美就建议开设一个群组,把相同境遇的人都邀请进来。原本只是让同病相怜的人发泄情绪,后来在社交媒体看到有同样境遇的人,也邀请她们一起进来,互相分享经验与鼓励,让她们勇敢接受治疗。

孙爱美:真的很幸运在治疗期间认识到Mei(吴俏郿),互相鼓励与打气。由于不是每次治疗都可以遇上,所以就创建了一个群组,当时我们还说好,治好之后一起去旅行,之后也真的实现了我们的诺言,大家一起去过很多地方旅行。

孙爱美(左)与吴俏郿痊愈后,结伴四处旅行,兑现治疗时所许下的承诺。
孙爱美(左)与吴俏郿痊愈后,结伴四处旅行,兑现治疗时所许下的承诺。

创业

合伙创业 创办服饰品牌

吴俏郿:我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可是在生病的时候,没有打扮就觉得自己很丑,不敢出门。在做化疗的时候,我突然觉悟如果我剩下的时间不多,就要好好珍惜生命,所以就改变心态,开始打扮,带假发出门,不让人发现自己是病人。

我老公有一家制衣厂,治愈之后我就负责设计衣服,觉得很有满足感,生活也有了寄托,不再那么悲观。而爱美一直以来都是做服装销售,她病后变得很瘦,不敢去买衣服,3年前我趁着农历新年,设计了一些衣服送给她,她穿上之后觉得很好看,自信就慢慢找回来。

爱美的改变,让我想到既然自己有工厂,何不做客制化服装,毕竟每个女性的身材都不同,很多女人结婚生子自后就忘了爱自己,其实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也是一种爱自己的表现。

那时候爱美还没有跟我合作,只是把她的经验分享给我,给我很多想法。看到她逐渐恢复健康后,我一直说服她和我创业。最后她终于答应,创办了我们的品牌。

孙爱美:我生病之后剩下37公斤,头发、眉毛,甚至眼睫毛也脱光,整个五官变得很奇怪,即使戴上假发也无法掩盖,出门遇到亲友都很惊讶。以前的乐观与自信都没有了。然而打击最大的是我妈妈,她无法面对女儿变成这个样子,每天以泪洗脸,叫我不要对外人说生病的事情,所以面对外人的关心,我也难以启齿。

我花了3年才慢慢走出来,在脸书写文章分享自己的想法,鼓励其他跟我一样自我封闭的病人。妈妈看到我的好转很高兴,我就趁机跟她说,不要怕被别人知道生病,这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在还没有恢复之前,有一年Mei在新年前设计了两件衣服送给我,穿上后我感觉自信一点,也很温暖。那次之后,每一年她都会为我设计新年衣服。而我则经常给她一些市场方面的意见,虽然她一直邀请一起合作,但我担心做不好而拒绝,只是偶尔客串当模特儿,为她的服装拍摄硬照,甚至我们去旅行时也穿上她设计的衣服拍照,帮她宣传。

后来渐渐的做出成绩,我才答应跟她一起合伙创业。我们的品牌是有温度的设计,从设计到生产都是自己做,车工都是有老经验的阿姨,所以生产的时间与成本比较高,这是我们的坚持。

鼓励

面对癌症 勇敢接受治疗

吴俏郿:面对癌症,要勇敢,所以我确诊之后没有太多犹豫就接受治疗。不要害怕治疗,不要上网看有的没的资讯,不要道听途说,要好好过滤各种资讯,不要给病人假希望。

孙爱美:人总在有了一些经历后想法会改变。面对疾病,我们要勇敢去接受、放下,至少为自己生命努力过,不会遗憾。

病好之后我变得比较大胆,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爱自己没有什么不好,首先要照顾好自己,才能把力量带给别人,即使是家庭,我也要把自己照顾好,才能照顾家庭。

相关文章:

【爱长在】长照者照顾父母不容易,把握当下,制造最多美丽的回忆

爱长在/遗容雕刻师 用温柔的双手为逝者画最后一趟远行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