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15/03/2021
非常人物/本地笑匠林有信(Douglas Lim) 用幽默消解生活苦闷
作者: 林德成(记者) 受访者提供、视频截图(图)

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演员天生拥有幽默风趣的基因,说话非常接地气,用不同视角去思考民生课题。一旦麦克风在手,尽管是芝麻绿豆之事,他们有本事化腐朽为神奇,令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去年疫情肆虐导致单口喜剧演出进入冬季,本地资深单口喜剧演员林有信(Douglas Lim)工作悉数停顿。既然生活给他一粒柠檬,那就做成柠檬水吧!他稍微转念,把线下演出搬到线上,在社交媒体继续“搞笑”,用幽默为人们消解生活困苦与郁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5497LTS202133139407735565.jpg

林有信有一串斜杠分隔的身份,可以是演员、编剧、作词人、编曲人、主持、内容创作者或单口喜剧演员。他曾在三种语言的电视剧演出,不少中生代看到他的面孔,马上认出他是本地90年代著名英语情景喜剧《Kopitiam》里的“Steven”。他还参演当地知名电视连续剧《己子当归》和2019年马来喜剧《Spanar Jaya X》。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身为一名单口喜剧演员,除了舌灿莲花,说笑话还得讲究时机,拿捏好现场氛围和节奏。如今把演出搬上网络,最大缺憾是无法看到观众即场反应。尤其现场演出充满无穷魅力,迎合观众口味随机应变,还能零距离与观众互动。倘若用Zoom平台线上演出,他会鼓励大家一起打开视频,至少能看到大家放声大笑。“他们在线上看我表演虽然会很奇怪,但如果没有观众会更奇怪,简直是我对着镜头自言自语。”

由于情势改变,他意识到单口喜剧演出必须转换方式,融入新科技需求。期间,他做了很多搞笑视频,时长介于1至3分钟之间,再上传到社交媒体。“我以前在社交媒体并不活跃,主要专注在纸媒、电视台或电台。我承认有一点‘old school’,毕竟我在那里耕耘了很长时间。”他笑道。

林有信认为即兴演出不是很可靠,想要戳中观众的笑穴只能全凭运气。
林有信认为即兴演出不是很可靠,想要戳中观众的笑穴只能全凭运气。

“国语幽默”大玩谐音梗

ADVERTISEMENT

林有信不谙华语,仅会些许广东话,因此演出和视频皆以英语与国语为主。对比两种语言,他直言国语的单口喜剧较难,然而“国语幽默”(Malay Humour)的范围更广,可以玩谐音梗。反观“英语幽默”(English Humour)有很多容易产生歧义误解的单词,不能随意乱用。

玩弄谐音歌词是最常见的手法,他在YouTube制作了一系列名为“AduhFM”的伪电台节目视频。视频中,林有信一人分饰两角,分别扮演电台DJ和听众。他举例,其中一集节目引用了〈Dance Monkey〉副歌的一句歌词“do it all again”。“听众”拨电点歌,说要点“duit talak gay”,“电台DJ”完全摸不着边际,直至对方播放一小段副歌才豁然明白。

每一位歌手有专属的嗓音特色和咬字,恰好这位澳洲女歌手Tones and I的发音很独特,令他灵光一现,将那句歌词音译成“duit talak gay”,不少观众看了都意想不到。

林有信喜欢玩谐音歌词,有一个视频是关于拜登胜选成为美国总统。他一人分饰两角,扮演“听众”将“Biden”误听成“Bidin”,欢呼有马来人担任美国总统。另一边又化身“电台DJ”,一脸无奈纠正是“Biden”。最后,“听众”听成“bye then”直接挂断电话。
林有信喜欢玩谐音歌词,有一个视频是关于拜登胜选成为美国总统。他一人分饰两角,扮演“听众”将“Biden”误听成“Bidin”,欢呼有马来人担任美国总统。另一边又化身“电台DJ”,一脸无奈纠正是“Biden”。最后,“听众”听成“bye then”直接挂断电话。


素材在生活中随手可得

当然,单口喜剧演员要有幽默态度和敏锐的洞察力,生活周遭事物皆可化成题材。“你一定要有直觉,我们看到一件事,可以马上察觉到是不对和不合逻辑。”好比说,政府在农历新年之前宣布禁止民众团聚拜年,却允许到夜市购物。民众马上揪出两者之间的矛盾,吐槽这个决策烂透了,埋怨政府思考不周全。

“喜剧演员或有诙谐细胞的人会马上抓住机会,构思如何从这起事件萃取引人发笑的元素,创造一个笑话。假设我拍摄视频,在新年期间大开门户,然后前来的亲朋戚友都打扮成小贩。当警察接获投报上门调查,警察会说,‘新年期间不能团聚’。我的回答是,‘警察先生,我们没有聚会,这里是夜市。’”他有时更佩服网民,脑筋转数很高,课题发酵后,网络上很快出现迷因(meme)图和恶搞视频。

ADVERTISEMENT

每一位创作者害怕失去创意灵感,他毫不掩饰地说,偶尔会觉得累和“显”(意指郁闷),一般维持三四天,之后又生龙活虎。“大致上对我有效的解决方法是看喜剧,以前我在YouTube看海外的单口喜剧演员的演出。现在抖音内容也挺好笑,让自己的心情愉快一些,慢慢会恢复元气和灵感。”

5497LTS202133139377735559.jpeg
由于MCO期间只能宅家,林有信在家中客厅设置了拍摄场地,有时采用实景,有时架设绿幕,随心更换背景。
由于MCO期间只能宅家,林有信在家中客厅设置了拍摄场地,有时采用实景,有时架设绿幕,随心更换背景。
2020年,林有信举办两天的线上课程,教导人们如何制作搞笑视频。
2020年,林有信举办两天的线上课程,教导人们如何制作搞笑视频。

从演员走向单口喜剧

成为喜剧演员并非偶然,他小时候已经是“attention seeker”(寻求关注者),爱唱歌、表演、说笑话和模仿卡通人物口吻说话。父亲是一名驾驶直升机的军人,他们一家人在空军基地居住。当时身边军人孩子都想追随父亲背影,成为军人或飞机师,他早期志愿却想在马戏团担任小丑,尽情使人开怀大笑。他笑说,长大后,选项变多了,慢慢转移目标到演员、歌手、律师之类。中五毕业后,他进入剧场表演,接着加入影视圈。后期因收入考量,才转向司仪和单口喜剧演员发展。

他主修英语为第二语言教学(TESL),2000年飞往英国坎特伯雷深造。回国后没有成为老师,反而又回到演艺圈。成为一名艺人需要很大的勇气,尤其在本地连续剧演出,演出费并不优渥。大多数演员是自由职业,需另辟途径寻找一份稳定收入去支持自己的梦想。当时,他就为企业主持晚宴和活动,无形中增加了自己的曝光率和训练临场反应,“那个时候主持一场活动的费用还不错,相等于三四集情景喜剧的演出费。”

林有信一直对单口喜剧有浓厚兴趣,他看过哈利依斯干达、Jit Murad、英文剧团Instant Cafe Theatre的演出,觉得太好玩了。在《Kopitiam》演出,他已是一名喜剧演员,即使在《己子当归》也是倾向谐星的性质。“我对自己说,自己也要这样做,看他们演出是一大享受。”随后,他便出道成为单口喜剧演员。回想起往事,他还是难以置信,前面两年近乎用糟糕二字形容,观众没给反应已算仁慈。

邀请单位拒给演出费

新手过程中,他经历了各种颠簸遭遇,多次踩坑后才懂得避开。他突然问,单口喜剧演员能不能在一个居家派对(house party)表演?我摇头表示不知道。在他的经验当中,有一回接了一场派对工作,出席者在傍晚6点陆续抵达和畅饮,直至10点,他才正式表演。“现在想起来是不合乎逻辑,大家已经喝到半醉,怎么还会有心思听你说笑话?”邀请单位后来不愿付费,声称他没有做好工作。林有信自我评估表现后,认为自己也不应该收费,“其实不是第一次(碰到),而是很多次了。”

ADVERTISEMENT

几年前,有些许知名度的他出席一场活动,现场观众已酩酊大醉,加上大多数不是英文源流的人。当他表演5分钟后,发现没人理睬就静静下台,并把支票退还给对方。“虽然是一份工作,但自己无法表现得很好,不如留待下一次合作。”

千里马遇到伯乐

2007年,他遇到了伯乐——本地单口喜剧巨星哈利依斯干达。“我和他有共同的经理人,对方便询问我要不要帮哈利依斯干达做开场表演,比方说我负责开场前的7分钟,如果表现不好,没关系,至少接下来有哈利依斯干达炒热气氛;如果暖场表现不错,那会让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训练机会。”

林有信从旁观察对方如何管理观众注意力,记得有一次演出,台下观众以中文源流为主,他依旧在台上讲着英语笑话,部分观众明白,大部分不理会。当他走下台,便告诉哈利依斯干达,“Harith, very chinese lar.”对方上台后改变策略,说了很多不标准的华语,马上吸引大家的眼球。“我从他身上学了很多,观众不理会你的笑话有多好笑,如果他们不明白英语,就不要用深涩的词汇。”

2007年,他遇到了本地知名笑匠哈利依斯干达,并帮他做开场表演,从旁观察和学习如何提高单口喜剧的素质。(图取自哈利依斯干达官方YouTube)
2007年,他遇到了本地知名笑匠哈利依斯干达,并帮他做开场表演,从旁观察和学习如何提高单口喜剧的素质。(图取自哈利依斯干达官方YouTube)

单口喜剧让人心理疗愈

单口喜剧演员除了撰写搞笑段子,还得拿去试验才行,因此他们会到喜剧俱乐部(Comedy Club)参与“Open Mic”,观察观众的反应,再从中改进笑料和程度。“普遍上是入行不久的单口喜剧演员练习的地方,在国外,人们给10至20美元入场观看。专业的单口喜剧演员就会去现场测试笑话,如果幸运的话还会遇到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在台上表演。”

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单口喜剧演员如龙仕强(Jason Leong)、潘志豪(Phoon Chi Ho)、Rizal Van Geyzel、Kavin Jayaram、Papi Zak等人,多数曾到本地喜剧俱乐部Crackhouse、The Joke Factory测试自己的笑话。“不懂是幸运还是不幸,我2007年开始做单口喜剧,那时没有俱乐部或‘Open Mic’。”因此,他会很谨慎,逐字记录所有的演讲剧本,将脑海里所投影出来的画面和对话写下来。他必须衡量笑料是否十足,自觉满意后再搬到台上表演。

“我很少会心血来潮即兴讲笑话。”他坦言脑筋转不够快,无法妙语如珠或随时抛出笑弹。“如果没有必要即兴演出,为何要让自己陷入困境。假设你有两个星期准备,好好规划地写下剧本,然后不断练习。我不会选择在演出当天‘rock and roll’。”

单口喜剧不仅是一种表演艺术,也是一种心理疗愈的方式。演员通过自嘲和喜剧的形式,去探讨日常生活所遭遇的挫折、不满和痛苦,然后大笑一场,宣泄积累已久的情绪,进而得到一种心理慰藉。

“很多观众看了视频,留言写‘哈哈’,很享受其中;有些写今天很压力,看了视频之后觉得好多了。这些留言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我却觉得很棒,帮人解决了问题,也很感谢他们告诉我这些真实的感受和想法。”

2009年,大马单口喜剧文化正式起步,然而发展至今还不广为人知。林有信举例澳洲几乎随处都有单口喜剧俱乐部,每晚可以到不同地方看演出。大马的单口喜剧演出会集中在巴生河流域,无法在北马、南马或东马遍地开花。
2009年,大马单口喜剧文化正式起步,然而发展至今还不广为人知。林有信举例澳洲几乎随处都有单口喜剧俱乐部,每晚可以到不同地方看演出。大马的单口喜剧演出会集中在巴生河流域,无法在北马、南马或东马遍地开花。

林友信作品

林有信的YouTube视频并非千篇一律,每一期视频注入了很多搞笑元素,让人出乎意料。
林有信的YouTube视频并非千篇一律,每一期视频注入了很多搞笑元素,让人出乎意料。
林有信曾制作一个关于雪州断水的视频,他用了“扩展隐喻”(extended metaphor)的技巧,用割礼(切割包皮)来隐喻雪州断水事件。
林有信曾制作一个关于雪州断水的视频,他用了“扩展隐喻”(extended metaphor)的技巧,用割礼(切割包皮)来隐喻雪州断水事件。

AduhFM#1 – DUIT TALAK GAY

ADVERTISEMENT

https://youtu.be/xBGr3Isds-Q

ADUH FM #9 (Presiden of Yunaitek Stek)

https://youtu.be/HEtZMDww538

KENA POTONG LAGI??? (a sunat story)

https://youtu.be/d0kGntFYcas

相关文章:
非常人物/生活梦想家Cikgu Ayu:我相信这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
人物/巫程豪:卸下州议员身分,我是一名医生,也想为公共医疗出一份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