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8/01/2021
【冠病下的水灾赈灾/01】当冠病遇上水灾,救援刻不容缓
作者: 白慧琪(副刊记者)

一行医护人员全副武装,乘船又上坡步行15分钟才能抵达。
一行医护人员全副武装,乘船又上坡步行15分钟才能抵达。

没想到2021年开年,大马多个地区就迎来严重水灾。水灾过后,现场一片狼藉,卫生条件甚差,灾民需小心警惕各种传染疾病,例如:鼠尿病、痢疾、霍乱、伤寒、A型肝炎等等。然而,今年的水灾不一样,还需多加防范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

大马伊斯兰医药协会应对救援队(IMARET)秘书长阿末医生(Dr. Ahmad Munawwar Helmi)直言,今年水灾救援任务最大的挑战就是冠病。疫情严重,政府医疗资源本就紧绷,志愿医护人员虽能补足,却得尽量避免调度高风险区人员前去灾区,以免不小心扩散疫情。在水灾临时疏散中心提供医疗服务,他们也是全副武装,穿着全套医疗防护衣,一切马虎不得……

●报道:本刊 白慧琪
●图:受访者提供

在水灾灾区,一辆四轮驱动车就是非政府医疗组织IMARET的流动诊所,载上各种药物、卫生及医疗用品,还有桌椅和帐篷。当卫生部委派他们到一个灾区支援,他们一天可以跑上3到4所临时疏散中心。若中心设备完善,他们找个角落摆上桌椅,不然搭起帐篷布置一下,也能看诊。

流动诊所通常一行4人,医生、护士各一人,另外两名是司机和帮手,有时是没有医疗背景的志工。每到一个中心逗留1至1个半小时,灾民排队接受血压、体温等基本检查。有人也许因连日大雨着了风寒;有些是孕妇或慢性病患,例行检查因水灾中断。糖尿病、高血压患者尤其需长期定时服用药物,医疗救援团队能提供短期药物,让他们至少在重返家园之前能维持健康状况。

水灾现场的卫生医疗服务非常重要,除了灾民逃难时可能造成的外伤,洪水浑浊肮脏,避难环境卫生条件不够完善,也容易造成传染病传播。因此,卫生局都会派员到灾区提供医疗援助。非政府医疗组织扮演的角色则是“补足”,和卫生局协调,如果一区医疗援助充足,他们不会重叠服务,而是把资源带到更匮乏的灾区。

水灾过后得非常注意传染病。因为连日大雨,灾民跟容易患上感冒、咳嗽等呼吸道疾病,都很容易传播开来。长时间泡在水里会造成皮肤病;在泥水中移动或清理灾后现场时容易受伤,伤口若没包扎好也很容易感染发炎。

“不过这次我们更担心冠病疫情。”阿末坦言。

一辆四轮驱动车就是IMARET的流动诊所。
一辆四轮驱动车就是IMARET的流动诊所。

IMARET受卫生局委托到冠病高风险灾区替灾民做冠病检测。
IMARET受卫生局委托到冠病高风险灾区替灾民做冠病检测。

阿末:“赈灾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灾区需要我们怎么做。”
阿末:“赈灾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灾区需要我们怎么做。”

赈灾志愿医护人员,须穿上全套医疗隔离衣

因为在吉隆坡的医院工作,阿末此次并没有参与灾区医疗救援。当常年水灾碰上冠病全球大流行,医疗救援行动得更加小心翼翼。尤其雪隆地区疫情最为严重,实在不应该把风险带过去。

IMARET的志愿人员都是在职医护人员,包括医生、护士、医疗助理等,遍布各州。今次水灾集中在彭亨和柔佛,多数由当地成员动员赈灾。吉隆坡总部只派了4组,1组到柔佛州居銮和哥打丁宜,另外3组分别到彭亨马兰、珍诺和淡马鲁。

“在地非政府医疗组织不多,有需要时我们仍然会派员前往。”不过,阿末强调,这些志愿医护人员都接受了快速抗原检测试剂盒(RTK Antigen)检测,确定结果是阴性才能进入灾区救援。

与过往不同的还有装备,在人员复杂的水灾临时疏散中心,志愿医护人员都穿上全套医疗隔离衣(isolation gown)、口罩和面罩。那里聚集各方政府机构、政党、非政府组织人员,或者前来协助的灾民亲友,风险较高。在偏远的甘榜灾民人数稀少,人员也不复杂,但他们还是会佩戴口罩和面罩。

每到一处设立流动诊所,灾民看诊的排队动线、座位安排都要保持1公尺人身距离。志愿医护人员不断提醒灾民保持个人与环境卫生、戴口罩、勤洗手。“我们提供的卫生用品组向来都有肥皂、干洗手液,这一次多了口罩。”的确,口罩是时下最不可或缺的用品,想必很多灾民的口罩都泡坏了。

还有一项额外工作,是在灾区替高风险群体做冠病检测采样。“有时我们的志工还需穿着防护衣乘船或登山到郊外村落采集检测样本。”

赈灾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灾区需要我们怎么做

冠病第三波疫情非常严重,赈灾与防疫该如何取得平衡?对此,阿末指出,国家天灾管理机构 (NADMA)其实列出很多措施条例,前往赈灾的非政府组织都必须遵守。这是为了避免人员混乱导致疫情扩散。

阿末苦口婆心说,人们可以热心帮忙,但不应帮倒忙。“在冠病肆虐的情况下,尽管你我充满热心,但是若来自疫情红区,切勿一头冲到灾区帮忙,否则你很有可能反倒把风险带过去。”

以IMARET为例,出发之前他们会先做“需求评估”(need assessment),透过水灾应用程式(InfoBanjir)资料了解各地灾情。“通常我们锁定最严重的灾区,那里需要更多帮助。”接着,联系当地天灾行动管制中心(PKOB)了解现况,再和当地卫生局确认是否需要帮助。这是为了把资源投注在最需要的地方,避免重叠浪费。

阿末指出,有关当局也不鼓励外州(尤其冠病红区)的组织把物资直接交到灾民手中,折中办法是交给相关单位集中分配。有心人士或团体若在灾区没有分队组织,不妨和其他在地组织合作提供物资援助。此次,IMARET也是把卫生用品组(hygiene kit)交由当地组织代为发放。

“赈灾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灾区需要我们怎么做。”

“帮助他人,首先我们要导正出发点,帮忙可以不在乎形式。”阿末不讳言,有些人是为了博取注意而行善。不过非政府组织拍照纪录援助工作另有原因,因为款项取自于社会大众,他们必须保持透明,列明这些款项的用途。

深入乡野灾区的IMARET团队。
深入乡野灾区的IMARET团队。

慢性病患需长期定时服用药物,医疗救援团队提供短期药物,让他们至少在重返家园之前能维持健康状况。
慢性病患需长期定时服用药物,医疗救援团队提供短期药物,让他们至少在重返家园之前能维持健康状况。

说回赈灾的态度,阿末认为最重要的是主导单位协调,例如国家天灾管理机构和各地天灾行动管制中心。纵使有一颗炽热的心想要提供援助,若没有事先协调,可能造成资源重叠、浪费食物,甚至引发疫情造成另一个灾难。

电话访问当天是1月15日,彭亨灾情已经好转。阿末透露,当地诊所已经恢复正常运作,当地灾民并不需要医疗援助,更迫切是清理家园。

灾区医疗服务需求大

问起多年来在灾难现场提供医疗援助有什么感想?

“每当我们一架设好流动诊所,很快就有上百人来排队就医接受检查,看得出反应良好。”如此大排长龙,显示灾区医疗服务的需求颇大,毕竟灾民必须离家三四天,住宿卫生条件不如平常完善。

感谢非政府医疗组织援助的,还有各地方的政府医疗人员。尤其今年碰上冠病疫情,他们简直蜡烛两头烧,疲于奔命。“前线人员看到我们到来都很感激,因为能帮他们完善灾区的医疗服务。”

至于IMARET志愿医疗人员,原来也是抱着感恩的心提供服务。阿末分享,就算是有能力的人也未必能配合时间提供救援,帮助他人其实是难得的机会,在伊斯兰教义中也是一种收获(rezeki)。

IMARET在临时疏散中心架设流动诊所。
IMARET在临时疏散中心架设流动诊所。

人员较少的疫情缓和区,志愿医护人员则穿戴口罩和面罩,没有穿防护衣。
人员较少的疫情缓和区,志愿医护人员则穿戴口罩和面罩,没有穿防护衣。

延伸阅读:

【冠病下的水灾赈灾/02】水灾频密发生  人类该检视与大自然的关系

相关稿件:

【瘟疫蔓延时的你和我/01】即使疫情过去,也回不去的生活

冠病康復者抹不去的心中伤痕  谣言比病毒更可怕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